四訣內,爆訣以瞬間破壞力及爆發性見長,短時間內威力固然可觀,卻也具備不易連貫,持久性差與防禦力低的問題。最大原因在於其瞬發力大,施加於自身時對軀體造成的負擔也高。

  可就天生銅筋鐵骨的麟犼而言,爆訣的劣處多半被強健的體魄所彌補,故相對地不顯眼。

  也因此,作為敵人的威脅性遠比其他同修此訣的妖怪來得大。

  對此,置身於與燄華纏鬥的沈洛年有深刻而清楚的體會。

  巨劍劈砍,多道刀炁倏然破空飛射,纏繞著炎靈的熊熊烈焰,肆意灼燒著大氣。

  轟!

  剎那間,險峻山崖塌了一隅,幾株攀附於上的綠株登時化作灰燼,谷底樹叢受烈火波及開始猛烈焚燒。那轟然炸裂聲,正是炁勁觸上山壁迸裂的巨響,抬頭上看,可見無數碎石泥塊伴著火星,慢慢地從空中落下。

  避開攻勢的沈洛年透過眼角餘光,將此慘狀盡收眼底。

  燄華的爆訣與炎術搭配的破壞力極強,硬碰是絕對不得,自己縱然能靠道息化散妖炁,可一旦對手操縱妖炁迸散,他可就沒法輕鬆應付。

  追擊、躲避。自開戰以來,雙方便一直重複著相同的行動模式。

  他也不願一直屈於被動狀態,但在沒有確實的對策前,他只得不斷採取守勢、避開敵方的追擊。

  閃避著不斷襲來的成排炁刃,在竄燒的灼炎內尋找著出路,還得提防燄華瘋狂的進攻,令沈洛年頗有分身乏術之感。

  燄華速度縱然快,但沈洛年卻也不含糊,憑時間能力爭取空檔觀察對方動向做出判斷,輕化配合妖炁推移讓燄華屢屢撲空,多番失手的燄華怒火更盛,妖炁益發高昂,熾焰愈顯猛烈。

  直到現在,他才真正體認到麟犼一族的可怕。

  強大的妖仙已經不大好應付,何況是道行更為深遠的天仙?而在「不得殺之」的桎梏約束下,困難程度更是又高了數成。若今日換作陌生之徒,或許他還不會如此地吃力。

  一方投鼠忌器,另一方則全神貫注,兩者相比,優劣立現。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只能試圖讓她恢復意識了,可是該怎麼做呢?

  沈洛年心裡發急,動作依然穩健靈敏,分毫未有紊亂跡象。因為他明白,此時稍有疏忽都可能致命。

  如果能使她陷入久些的昏厥,或許就能讓其意識有充分時間冷靜下來。問題是自己根本沒有堪比少女的強大攻擊力;就算真有,在妖炁炎彈不斷轟炸且敵方搏擊能耐亦高的情況下,得手可能極低。

  此時能做的,就只有和她不斷地周旋,耗到她體力透支進而收手……在纏鬥時刻分神費盡心力的思考,這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解決之道。

  可在此之前,還得先突破聳立在前的猛烈攻勢;縱使能克服阻礙,能否達成目標又是另一回事。

  不論如何,比起徒能閃避挨打、不知該如何是好,有個明確標的要好得多。

  綜觀敵我戰力差,妖炁方面燄華處於遙遙領先的位置,魔法對擁有強大護體炁勁的妖仙效果不大,道咒部分自己造詣遠遠不及。當下最能倚靠的,還是配合道息、妖炁與輕重能力的十八撩亂。

  論速度,燄華在瞬間具有優勢,但就長時間來說則是他占上風,要近燄華的身,最大的難題便是那裹著炁勁的強健軀體,以及令人猝不及防的爆閃。

  旋身迴避凌空砸下的炎彈,震耳欲聾的炸響隨即灌入耳內,但專注於思索的他卻是恍若未覺,視線始終集中在煙雲塵幕後的對手身上。

  卻見炎彈直擊無功而返的剎那,燄華倏地陣爆閃急速欺近,挾著猛烈爆勁的寬劍向著沈洛年直劈。此般勁道,沈洛年不敢硬接,當即騰身閃開老遠,拉開雙方間距降低威脅。

  然而就在他閃身的一刻,虛空又是數顆火球驟現,分別自四方襲來。沈洛年大駭,原本以為陷入癲狂的燄華徒會單純硬砸,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她!

  眼見火球從四面八方劈頭蓋臉罩來,沈洛年心頭發涼,快速外閃,下一刻,兩個火球於飛離處陡然炸裂,暴風熱浪盪得他一個不穩。

  媽啦!真燙!縱使有妖炁護體,這般龐然熱流仍讓他頗覺難受。但此刻的沈洛年可無暇考慮熱氣,連忙重整態勢,而才閃過兩發,左側又是一團赤炎砸來,閃避不得的他只得運足炁勁,朝著火球砍去。

  觸及之時,火球內蘊藏的爆裂妖炁旋即被道息散化得一乾二淨,登時威力大減,火焰本身的熱能,亦多被護體炁勁給攔了下來。

  擊散炎彈,沈洛年沒慶幸的餘裕,旋即深吸一口氣,全身炁息泛出,一面留神,一面身形詭異地挪移飛掠,才險險避過這波火攻。

  才剛喘上一口氣,心頭驀地一寒,右手刀刃急起格擋,頓時一陣巨力猛然撼上,激烈震盪竄遍全身,卻是燄華的一記欺近直劈!

  媽的……手還真痛……

  沈洛年咬緊牙關,忍著臂膀上不斷傳來的陣陣痛楚,才剛接回不久的右臂裂傷,在燄華的猛擊之下復發,雖因衣袖遮蔽無法瞧見,但依稀可覺斷處滲出溫熱與濕稠的觸感。

  縱然他疼痛難耐,但燄華可不會給他喘息的空檔,妖炁激騰間又是陣狂風暴雨似的猛砍排山倒海而來!

  相較於精煉技巧的人類,燄華動作顯得單純而直接多了,只不過其中所含的勁道,卻是人類所遠不能及,真被打中就算沒死也會受到重創。沈洛年咋舌,舞動雙刃,依賴一心與張如鴻所授的卸力之法,配上可抹消炁息的道息,將接踵而至的狂劈依次瓦解。

  燄華雙瞳翻滾著狂怒,發出懾人的咆哮,手中寬劍烈焰纏繞,隨著主人的暴喝揮出一道又一道狂猛的斬擊。

  憑著輕重轉換,沈洛年在勁道上不至於屈居下風,迸散的妖炁也被護體道息化散,加上柔訣炁勁本就適合防禦,一時之間燄華也無法將他擊潰。

  不過燄華雖擊不敗沈洛年,沈洛年卻也奈何不大了她。一來是因有所顧忌造成進攻上的受限;再來是與少女的一戰中已經耗去他了不少精力,更別提還有負傷帶來的影響。

  反觀燄華就算不用玄靈道術,體內不斷運轉的妖炁也沒這麼容易耗光,更不可能讓沈洛年輕易甩脫。

  從旁看來,燄華狂猛進攻,沈洛年奮力抵禦,雙方如是纏鬥、僵持著。

  然而隨著寬劍不厭其煩的猛攻,沈洛年右臂的不適感也愈發強烈,傷處流淌的痛楚逐步侵蝕著整條臂膀,多次勁道猛烈的短兵相接更讓掌心開始逐漸麻木。縱使積聚道息至疼痛處催動治癒,卻是趕不上受創的速度,疼痛逐漸從手臂向外蔓延。

  不好,右手似乎越來越痛了,再這樣下去遲早會支撐不住……

  沈洛年暗嘆不妙,腦袋急轉搜索著應對之法,驀地靈光一現,立時偏身,將燄華劍刃岔向側邊的同時一個上翻,乘著燄華架勢尚未重整時迫出炁息,頃刻間掠出老遠。

  被甩下的燄華僅停頓一瞬,旋即又爆出妖炁朝沈洛年直衝,殊不知在這段期間內,沈洛年暗中準備的魔法已經完成。

  省去默念步驟確實方便,只要想像得夠具體便能比以往施咒要來得迅速。沈洛年趁著脫離燄華到其追來的空檔,布妥了「顛倒翻轉咒」。

  原本燄華就是偏向猛進衝撞、不加防禦閃躲的打法,如今神識不清的狀態下更不會多加思考,行動相對容易預料得多。

  燄華不比少女,未細加提防沈洛年的招式,頃刻間,「顛倒翻轉咒」已然生效,無防備的燄華頓時中招,只見她行進路線驀地往左偏去,尚未穩住身形之時又是一個前傾,待到好不容易重整了態勢,一移動卻又旋即朝後翻仰。

  彷彿受到了某種阻礙般,原本風馳電掣的動作陷入了緩滯。

  此刻從旁看上去,就像是燄華在空中不規則地翻滾搖晃,模樣十分滑稽。

  這就是「顛倒翻轉咒」嗎……?過去只聽狄韻敘述過,一直沒能知曉實際效果,卻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見識到。

  「顛倒翻轉咒」是結合了翻轉、緩速、推移的複合魔法,可讓目標和一股勁道不大的繞身旋風糾纏,不斷無規則地影響對方的行動,進而小幅削減敵人的近戰能力。若在實戰中應用得當,可說是個效果不錯的輔助招式。

  縱然聽來簡單,實際上卻不然。此咒主要是干擾行動,考慮到念咒時間及魔力消耗,對主遙攻的魔法使而言用處並不算大,所以多半不會費時練習,但卻十分適合不需要念咒且以近戰為主的沈洛年。

  趁著燄華行動受阻之際,沈洛年施行光術催癒右臂的傷勢,待痛楚不再那麼明顯後才撤回。

  燄華那方仍陷於魔法的阻擾,接連的行動受阻似乎令她越來越怒,只聽她猛地爆吼,全身妖炁毫無保留激出,化作一道紅光疾掠長空。

  掠出幾百公尺,她的身形才停了下來,接著立刻扭身朝著沈洛年這端撲來,疾行如雷,全無適才的滯礙。卻是她的爆閃脫離了「顛倒翻轉咒」的影響範圍,魔法旋風來不及追蹤,效果遂就此消失。

  果然沒那麼容易……見燄華脫出,沈洛年並不感到意外,面對作為天仙的燄華,他原本就沒寄望能靠此招長時間牽制,自然也就不怎麼慌張。

  從剛才的成效看來,這招最多只能牽制幾秒的空檔,且若是燄華熟悉了,效用又將減損……看來使用上得審慎斟酌才行。

  此外,鑑於之前的經歷,尚未完全復原的傷勢使近戰方面的能耐不如以往,如果又被纏上,能否像這次全身而退難無法肯定。就當下來說,還是盡可能保持距離比較妥當。

  沈洛年並沒有思索太久,燄華再次凝聚炁息,玄界之門於其下方展開,炎流滾滾上揚。

  嘖,有完沒完……沈洛年咂舌,正欲以道息破壞,下方炎浪陡然一爆,龐然熱流勁風將其吹上九霄。

  媽的,太大意了!小型門戶開啟得快,饒是他感應得快,也無法即刻毀之。

  在他暗罵自身之際,上方、兩側又是幾道門扉敞開,熊熊烈火逼來。沈洛年趕緊回神,操縱道息將其摧毀。卻在此時,他微有所感,驀然回首,燄華周圍十餘炎彈環繞,在爆閃心法驅動下一齊飛射,宛如彗星群般襲向他的背心!

  下一刻,為首的炎彈倏然炸裂,裏頭蘊含的妖炁、炎氣立即散出,而從後方追來的其餘炎彈也隨之爆開,龐然炁勁自各方對著沈洛年衝擊!

  道息固然擁有散化炁息之效,卻沒法抵禦妖炁迸裂造成的衝擊,多不勝數的火球在燄華操縱下接連轟來爆炸,從四面八方不斷湧來的爆勁衝撞著護體妖炁,更逐漸通過防護圈撼上身子,沈洛年雖嘗試利用質量轉換予以擊散,卻仍是持續受到傷害。

  隨著時間流逝,沈洛年臉孔逐漸泛白,額上滿是汗珠,挨了一次又一次的爆勁使不久前被刺穿的身軀開始隱隱發疼,不自覺地咬緊牙關。

  就在此時,置身窮地內的沈洛年驟然一愣,分神覷了眼燄華那端。卻看燄華全身紅芒激騰,一股龐大妖炁與玄界灼熱能量高速凝聚,下一刻,竟成了隻通體熊熊燃燒的炎鳥!

  這是什麼!饒是身處險境,沈洛年仍不禁瞪大眼睛,他過去從沒見過這種招數。事實上過去他面對天仙時,只要對方大範圍攻擊他就沒轍,自然也就沒什麼機會見到。這可是凝聚了強大妖炁與玄靈之力才得以凝出的玄靈生物,威力與純粹因熱能而生成的火鼠自是不可同日而語。

  須臾,隨著燄華的一陣長嘯,炎鳥在其驅使下以雷不及掩耳之速飛射,直取沈洛年。

  周圍熾熱炎浪環繞,爆勁接連襲至,炎鳥高速進逼,令沈洛年下意識心生絕望。

  媽啦,完蛋了!

  沈洛年心急如焚,恐懼令意識陷入混沌,思緒情感支離破碎,徒順應著本能驅使尋覓著求生之道。

  於是乎,墨黑的能量從體內激騰而出,轉瞬間籠罩了全身。

  下一剎那,炎鳥猛然擊上身軀,當中蘊藏的能量頓時炸裂,熊熊紅焰竄升天際。

  但,此景象僅持續不到一瞬,炎鳥炸散的妖炁忽地消逝,奔竄的灼炎亦隨之滅散無蹤。

  與此同時,沈洛年突覺體內妖炁微微一震,更有股劇烈能量驟然湧現盪開,波動之大令他不由壓上胸口發喘。

  怎麼回事?沈洛年緩了緩呼吸,細細感應,赫然發現體內的炁息竟是莫名增長了許多。

  另一邊,攻勢無功而返的燄華亦是微愣,隨即又劈了道炁刃掃來。大半注意力被自身體內的異樣吸去的沈洛年竟幾乎未察,待刀炁來到咫尺之遙時才陡然回神,卻已無法閃避。

  然而,猶如先前的炎鳥,炁刃在觸上那黑暗能量剎那陡地一衰,漸趨微弱,最終蕩然無存。而在同一時間,體內炁海漣漪又起,妖炁些微增長。

  沈洛年此刻才恍然大悟,冥骸的黑暗炁息並非抵銷了燄華的熾焰,而是將其吞噬!

  燄華灼炎妖炁莫名地消逝,還有自己體內能量的膨動,皆是因此而生。

  適才襲來妖炁跟火焰,在觸上那墨黑炁息的同時便受到吸收,連同其中蘊含的能量盡數轉化成了自己的氣力。

  燄華的進攻,均在黑暗炁息面前化為烏有,不僅如此,甚至還增長了對手的真力。

  此外,雙方力量在根本上的相異性亦是關鍵。

  冥骸的黑暗炁息比起天仙之上持有的精純妖炁,猶如海水之於河水,在質量方面高上一籌。這意味在雙方炁息等量衝突時,冥骸的炁息有著無可動搖的優勢,更能以弱擊強,用少於對手的能量與之抗衡。

  沈洛年運起的炁息固然不如燄華來得強烈,可彼此間力量「質」上的差距卻令他能以低於對方的量成功擋下攻擊。

  媽啦!這黑色怪炁也太恐怖了吧?沈洛年瞠目結舌,僅是這些量就有如此能耐,那麼冥骸的全力豈不是……

  沈洛年正為那駭人的詭譎力量嘆服,卻見燄華那方的氣息似乎有了變化,定神望去,原先的蓬勃怒氣緩緩降低,意識漸轉為清晰而凝定;環繞在身旁的激騰妖炁,也慢慢安定了下來。

  冷靜下來了?沈洛年安心了幾分,但又隨即察覺有異。

  她的情緒,那滿腔敵意卻是高昂依舊,毫無削減。

  怎麼回事?沈洛年一頭霧水,明明她已經恢復意識了,為何仍對自己帶著這麼強的敵意?

  下一瞬,不久前僅會嘶吼咆哮的燄華驟然開口,喝道:「你是什麼人?」

  啥?沈洛年甚感愕然,剛才那一摔讓這龍頭馬腦袋撞壞了嗎?怎麼連自己都不認得了?

  難道是……沈洛年微微一驚,俯首看去,身軀依然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登時他恍然大悟,自己運使著冥骸的炁息,通體發著異於常人的詭譎黑氣,對比起外表更側重妖炁感應分辨身分的妖族來說,自然會將他視作異類,即使是與自己有交情也未必能認出。

  不好,若不趕快澄清,只怕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沈洛年心頭發寒,正欲解釋,燄華那端突然殺氣陡現,妖炁泛出,凝聚如實朝著他洶湧而來。

  沈洛年一驚,下意識提炁擋禦,燄華的妖炁撞上護體的黑氣,旋即被吸得一乾二淨。

  見此,燄華微透出抹疑惑的氣息,卻仍猛一提劍,身軀劍刃一同泛起紅色焰光,轟然巨響中化為道紅色閃電,向著沈洛年衝來。

  媽啦!這龍頭馬不論清醒與否都這麼衝動嗎?沈洛年心中暗罵,御炁輕身避過時喊道:「住手!」

  可燄華卻是毫不理會,似是已經認定他是敵人,撲空時妖炁驟散,上空一扇門戶大敞,灼炎壓下。

  沈洛年可不是好好先生,眼看對方敵意高昂,頓時打消了多做解釋的念頭,覆蓋體表的黑暗炁息流動纏上兩手刀刃。

  介入戰團救援、還差點為此丟了性命,結果竟是換來個恩將仇報?沈洛年不由怒火中燒,彷彿聽見腦中一陣斷裂的聲響。身形挪動,迎上燄華的追擊。

  兩方一個輕化身軀,一個爆閃衝勁,衝速遠凌駕一般妖仙。

  忽地,一陣深沉的疲憊無預警地自體內湧出,沈洛年意識一陣恍惚,卻又旋即察覺異狀而勉強提振起精神。

  這感覺,在之前與少女對峙時也曾有過,沈洛年回憶著彼時的情形,腦裡靈光掠過。

  是這身黑暗炁息造成的嗎……當時運起這股能量時也是冷不防感到十分疲累,看來應該沒錯……

  理出個頭緒後,沈洛年審視自身狀態,推測再戰下去的可能。

  最終,他做出了判斷。此時自己負傷在身,恢復意識的燄華占了上風,且又視他為敵,此地是不可久待了。

  下了決定,他旋即扭身,輕化身軀,妖炁聚積一催,騰身時將渾身墨黑炁息轉換為全輕訣,更布妥風行咒,猛然朝天邊急速飛射,頃刻間掠出了老遠。萬里無雲的天際中,徒剩下圈白色的雲霧。

  方才的他是顧忌任由發狂的燄華遊走可能波及到其族人才沒立即逃走,現在的他無所記掛,全力遁逃的速度乃燄華所不能及。

  飛出幾十公里,燄華並沒有追來的跡象,以她的本事,真要追過來也不是無可能,沒追來想必是有其考量,但那究竟為何,也不得而知了。

  媽的,這趟真的賠了夫人又折兵,求訊無門反被誤會,還讓身體負了傷,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了……

  看來不能期望從燄丹那獲得消息,接下來也只能靠自己了。沈洛年如是想著。

 

      □

 

  異界,暝雲殿。

  磅礡雄偉的宮殿,是凡塵一切殺伐的起源,亦為倖存生靈的依歸。

  神殿深處,將領集會的主殿,此刻呈現一片慘澹的寂寥。

  高不見頂的浩瀚夜穹中,一座祭壇穩然懸浮,昂然聳立於上的,是一孤獨的王座。

  在其下方,三根百丈石柱拔地而起,卻無一觸及祭壇,好似恭迎主上的臣下般。

  而在當中最為高聳的一根上方,端然盤坐著一名神色冷峻的青年,閉目不語儀態淡然,似在冥思。

  冷不防,閉合的雙目細微顫動,緩然睜開,雙眸炯炯有神,隱隱透著凜冽寒芒。

  接著,啟口。

  「接過來。」

  話落,卻見其掌心驀地竄出團銀白的砂狀物質,於空中旋繞變換,化成了一條指頭粗的蛇狀形體。

  「啟稟大人。」

  那蛇狀異獸微微頷首,恭敬道。語調全無抑揚頓挫,彷彿在默誦般。

  「有什麼事嗎,清海?」

  青年既沒寒暄亦無閒談,而是單刀直入地提出詢問。

  其神情雖無任何變化,眼神中的凜冽卻是深上了一分。因為他十分清楚,位在另一端的並非是會輕易來訊叨擾之徒。

  身為全軍最高將官,當主人無暇或不在時,統御整支軍團的責任便落到了他肩上。正因如此,此刻軍中各項重大戰略及決策均是由他來定奪。

  「十一及十三軍統領失去音訊,不排除已歿的可能。」

  清海語調平穩沉靜,陳述著足令聽者猶如五雷轟頂的事實。

  「……什麼?」

  青年素來冷凝的目光中,罕見地掠過一絲驚疑。縱然如此,語氣卻是依然沉穩,並未產生動搖。

  「此事聽來著實荒謬,然卻是句句屬實。」清海淡然答道,似是不予理睬聽者接受與否,兀自說:「據兩軍副統領所言,兩者分別於日前音訊全無。不知去向,亦無從連繫,或許是誤入無法傳訊之空間;抑或是遭到不測。」

  青年臉色愈趨凝重,顯然是認同對方所言屬實,並且十分地重視。

  「由於能擔當統領之職均非泛泛之輩,兩軍遂靜待數日觀望才予以告知,因此屬下接到通知也是其失聯三日後的事了。目前兩軍皆由副統領代司其職,然軍權歸屬仍有待指示,請您明斷。」

  語畢,清海不再開口,靜靜等待著上司的決策。

  作為一軍之長的統領行蹤成謎,甚至可能喪命,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且一個已十分嚴重,更何況是兩個!還是在短時間內發生!

  饒是久經沙場的將領,聞之後一時也難免會感到愕然。

  青年眉頭深鎖,默默思忖了數秒,旋即目光一凜,擺手間散去空中的蛇體,四散的銀砂於虛空縈繞、飛灑,循著其身側環繞,最終在他的周圍形成道銀環。

  確認已和眾將取得聯繫,青年以低沉而渾厚的聲音,斷然下令:

  「全軍聽令!十一、十三兩軍統領目前失聯,兩軍副統領正式接替統領之職,倘若兩者歸來方還之。

  此外,全軍發布戒嚴令,時刻保持警戒,一旦察覺異象立即通報各軍將官。

  當下尚不知敵方虛實,全軍不得懈怠,作戰之餘勿忘觀察情勢!眾統領密切留意,有所發現即刻向我與其他兩名大將彙報!」

  單向宣布後,絲毫不予提問及異議的餘地,果決地截斷了通訊。

  因為此刻的他,並無閒暇聆聽疑問並一一給予答覆。作為統御全軍的指揮,他必須全神貫注地思索此突發事件帶來的影響,思考其後隱含的一切可能,進而推斷日後的情勢,以及擬出對應的方針。

  當下他的任務,便是在主人覺醒前,擔起領導統御之責,執掌全軍的戰略方向。

  祈求凱旋,歌頌勝利。

  持續邁進,待到身軀崩潰;不斷前行,直至精神覆滅。

  終有一日,他終將逝去,化為造化洪流下的一粒細沙,沒入歷史的長河之中。在此之前,他將作為主人的劍,討伐一切阻礙;作為主人的盾,阻擋任何傷害。

  此,即為他的──

  生存之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闇鳳Terry
  • 頭香???
    終於擺脫燄華了啊~~,還真辛苦
    話說接下來是蒼炎的故事?
  • 恭喜了。
    燄華是天仙,本就不好對付啊。
    至於下篇發展,就先賣個關子囉~~ XD

    混沌 於 2013/07/19 21:55 回覆

  • ★殤Sunsan杉★
  • 洋洋灑灑七千字
    戰鬥描述又是更上一層樓
    氣勢磅礡精采絕倫什麼都以前都說過了,但不用便無以形容每每讓我們大飽眼福的字裡行間呢~
  • 感謝你的捧場囉。(笑)
    承蒙你這麼看得起拙文,在此致上謝意。

    混沌 於 2013/07/19 21:56 回覆

  • 刑x爺
  • 又要從前面幾章開始看了 明天看了
  • 慢慢來沒關係。

    混沌 於 2013/07/20 08:46 回覆

  • 乂淵仔乂
  • 最後應該顛倒翻轉+消去黑色炁息然後澄清的
    不過以洛年的智商大概也想不到吧(?)
  • 哈哈,可能喔。
    當下的他是以保住性命為首要目的。

    混沌 於 2013/07/20 08:47 回覆

  • ╭☆玥〃星曜~♪
  • "閉目不語儀態淡然"中間要加逗號
    如果是有意不加的,就別理我囉~
    戰鬥方面的描述依然十分出色,給你十個讚!!
    不過沒想到真的飆到七千字了@_@
    辛苦你囉^^


  • 那地方確實是有意不加的,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建議。
    坦白說我也沒想到會如此,有種成就感。

    混沌 於 2013/07/20 08:46 回覆

  • 悄悄話
  • 月冥雷牙
  • 文超長!!需複習前文。
  • 慢慢看吧。

    混沌 於 2013/07/20 15:02 回覆

  • 光之翱翔
  • 吞噬阿.....挺懷念的= =
    這次七千字真的深感佩服,不過每次都要請你提醒發文通知,真是不好意思
  • 為啥懷念........?
    坦白說我自己也沒料到會寫到七千多。
    沒關係,訊息多本就容易遺漏。

    混沌 於 2013/07/20 15:02 回覆

  • 暗深一只
  • 兩個怪物終於打完了(?
  • 算是吧。

    混沌 於 2013/07/20 23:08 回覆

  • 闇鳳
  • 七千字,好佩服!!{好吧,說真的我前面忘了一些惹QAQ
  • 忘了也無可厚非,畢竟我出文很慢。

    混沌 於 2013/07/20 23:07 回覆

  • 寧夜狂響
  • 感覺焰華變的好強阿(是本來就強,只是周圍有更強的....吧)
    是說還真的打好久.........(過程真是鉅細靡遺阿....)
    到了後面,終於有主要劇情開始走的感覺(?
  • 周圍是指......?
    她本來就挺有實力的,主要是想把她的長處寫完整才會拖這麼久,抱歉啊。
    如果你認為是的話,就是了。

    混沌 於 2013/07/21 10:56 回覆

  • 寧夜狂響
  • 我只主角周圍,感覺洛年周圍常常出現比焰華強的......
  • 這麼說也沒錯啦.......(笑)

    混沌 於 2013/07/21 17:19 回覆

  • 流影
  • 嘛〜總覺得洛年的智商變高勒〜
  • 會嗎?
    好吧,我承認他用腦次數變多了沒錯。

    混沌 於 2013/07/21 20:44 回覆

  • 舒亦澈
  • 好久沒來了,大大,我才幾個月沒來看而已,您的文章已經到達神地境界了喔!
    強ㄝ

    等你的下一篇喔!
  • 謝謝你的支持啦!
    甘溫。QAQ
    能否幫推下發文通知?加密文章的推薦無法顯示在動態上的。

    混沌 於 2013/07/22 21:04 回覆

  • 焱龍亂舞
  • 戰鬥過程的詳細描述,讓這些畫面如此清晰的呈現在我的面前,
    混沌大,你的寫作技巧我遠遠比不上啊!!(讚嘆)
    天仙果然不是普通的強大啊((莫大沒有清楚的描述出來))
    不過呢,主角洛哥才是最強的!!(主角威能嘛~~)
    我相信冥骸的部隊、下屬以及本人,最後都一定會敗在洛哥的手中!!(堅信不疑)
  • 天仙本來就很強啊.......只可惜都沒能和主角全力搏擊打上。
    如果你想看主角威能開掛克服一切的話,那恐怕要失望了。拙文中並不打算安排不合理的外掛(如區區靈妖於短時間內超越天仙之類的),如果要收,就要收得讓人能信服。
    最後我能很明確地說,沈洛年是絕對無法與冥骸為敵的。

    混沌 於 2013/07/24 13:35 回覆

  • 焱龍亂舞
  • 咦咦?!洛哥無法與冥骸為敵?!!
    那結局會是好還是壞啊?
  • 見仁見智囉。

    混沌 於 2013/07/25 12:31 回覆

  • 焱龍亂舞
  • ......我是在問你所設定的設定啦......
  • 結局的好壞與否是很主觀的,所以才說是見仁見智。
    不過該稱不上是悲劇。

    混沌 於 2013/07/25 16:49 回覆

  • 焱龍亂舞
  • 所以你的設定是HAPPY ENDING囉?
  • 某方面算是。

    混沌 於 2013/07/30 17:10 回覆

  • ★殤Sunsan杉★
  • 其實很多東西不是好或壞這種一翻兩瞪眼的結果
    望魯路修的結局 是HE還是BE呢? 恩 TE
  • 說得好。

    混沌 於 2013/08/01 17:48 回覆

  • 焱龍亂舞
  • TE是啥啊?
  • 應該是True end吧?

    混沌 於 2013/08/07 16:57 回覆

  • Shiyue
  • 吸收炁息嗎......

    這種省去繁雜的修練,便能換來強大修為的黑炁

    真是外掛保證,不過洛年的仙體承受的量上限不知道是多少?

    不過能承擔之前冥骸附體的強大妖炁,能承受焰華的這點炁息也是摸幾弄得事。

    (話說是不是有冥骸自身強大炁息在另一空間的設定?怕這設定是自己腦補出來的。)
  • 就暫時先保密啦。不過大大想法還挺準的……
    可否幫推下發文通知?

    混沌 於 2013/08/15 08: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