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鑽研下來,沈洛年終於適應了讓道息與炁息並用,還有以心念傳遞讓精靈施法的訣竅,藉著過去所學的印象,也能將那雙刀如天仙飛翼那般揮舞自如,但就唯獨那詭異的漆黑炁息,他始終無法完全駕馭。

  不願耽擱時間之下,沈洛年只得以目前所能掌握的能力動身,而那仍無法掌握的力量,就在行動閒暇時再慢慢摸索。

  但現在的他卻遇到了麻煩,卻是他無從與任何人連絡上,不論是熟識的妖怪或是歲安城人類那邊,都沒能取得聯繫。

  不知是否睡太久昏了頭,沈洛年腦袋仍有些朦朧,部分記憶模糊依舊,部分事物雖稍有印象,卻無法明確地想起。

  通過詢問輕疾,他才知道自己目前所處的位置位於大陸東側,但問到附近妖族分布時,輕疾卻不肯透露,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得依著輕疾指出的方位,朝著西邊飛掠,朝大陸中央噩盡島的位置飛去。

  東大陸大多由高原山脈所構成,縱目望去,大多地方都是百千公尺的懸崖峭壁。

  飛過約百多公里,後方地段漸趨平整,該是當年祝融撼地時沒被推擠到的部分吧。沈洛年看著一片又一片的岩山峽谷,這兒妖炁極為分散,飛出一段距離後,偶爾才能感覺到妖群的蹤跡……

  越過山峰,沈洛年突有所感,驟然停下,扭頭望著遠方,一臉怔愣。

  卻是他感應到百里外一道強烈炁息高漲,止騰不定,似是正在交戰。然而真正令他在意的是,該炁息並非生人,正是麟犼族祖姥──燄華!

  原來自己在麟犼疆域?輕疾只透露自己所處的位置是在東大陸,卻沒料到居然在不自覺中跑到麟犼族的疆域內了。

  雖說麟犼一向兇蠻、不歡迎外人,但先前燄華曾允許自己進入疆域,應該不會被當作敵人吧?回想起百年前誤闖時的情形,麟犼「歡迎」外來者的方式他可不敢恭維。

  既然來到了麟犼的境地,他當即決定打聲招呼,一方面看看燄丹,一方面嚐試打聽下懷真與二小的情形,如果燄丹仍與她們有所聯繫,應該能得到些訊息。

  思索間,遠方妖炁益發高昂,這時他才發覺,除燄華之外,似乎還隱約有著另一股截然不同的炁息,由於不甚明顯,再加上燄華炁息太過強烈而被他忽略。

  在那銅筋鐵骨、凶狠好鬥的燄華釋出如此強大的炁息之下還能生存?沈洛年頗覺訝然,燄華雖是新進天仙,可那強悍的軀幹及不怕死的脾氣卻連道行高於她的天仙都感到棘手。此刻她所迫出的炁息遠比擊退赤濤時要來得高,在這狀況下還能存活,對方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燈。

  好奇心大起,沈洛年當下妖炁提起,朝著燄華炁息泛出的方向飛騰而去,打算一睹此戰,反正現下也不知該往哪走,倘若倒楣受到波及,到時趕緊閃遠點就好了。

  飛出百餘里,翻過一處山巔,隨即一陣刺目燄芒與滾滾熱浪迎面而來,逼得他不得不拂袖遮擋,邊透著袖間觀察著前方。

  數百公尺外的上空處,兩道身影正激烈衝突著。

  交戰雙方皆是披著絢爛的炁息霞芒,令人無從看出其形貌。其中一方為烈焰般的赤紅;另一邊則是耀眼的澄黃,交錯著若隱若現的碧綠。

  憑藉著感應,沈洛年確定那團紅芒就是燄華,而另一個則是完全陌生的炁息,只能從妖炁色澤上得知其炁訣是輕柔雙修,其餘的一概不明。

  倏地,燄華妖炁猛一炸裂,撼得大氣隱隱顫動,就連處在遠方的沈洛年都被餘波蕩得有些不穩,正是爆訣的攻擊方式。

  受了這般爆勁直擊,別說妖仙恐會有性命之虞,即使天仙都可能吃虧。沈洛年暗暗嚥了口水,這種層級的攻擊若是挨上了,自己就算不死,只怕也會落了個遍體鱗傷的下場。

  但定神一看,沈洛年眉頭微微一皺,燄華妖炁紮紮實實地炸上了,但對方卻是凝立如恆,全身曾幾何時籠罩在碧綠光華內,將衝勁抵擋於外,彷彿方才那一爆不存在似的。

  燄華見狀,炁息又是一個凝聚,摻雜著熾烈的灼炎熱能,高速壓縮成一顆蘊含高度破壞力的炎彈,眼看就要轟出的剎那間,對方卻是冷不防劈來一道炁刃撞上,炎彈結構旋即崩毀炸裂,首當其衝的燄華被那衝勁硬生生推出兩公尺餘才停下,而敵方也順勢一退,雙方距離登時拉開。

  那凝結如實的龐然妖炁倏然爆散,無疑會造成莫大傷害,更何況是那麼近的距離挨上!沈洛年心頭一緊,冷汗直冒,呆愣地看著燄華的方向。

  所幸,燄華僅一個停頓,馬上又激散出龐然赤燄,一個個劈啪作響的火球朝著敵方轟去。

  對手閃身避過,閃騰間揮出排排刀炁飛射,燄華炁息一爆,登時全數炁刃均被震散消逝。

  雙方互有攻防,一會妖炁急爆,一會炁刃狂掃,鬥得如火如荼,炸裂聲此起彼落,在連綿群峰中反彈迴盪,震耳欲聾。

  這般驚天動地的對戰,過去從未看過。被那龐然威勢懾服的沈洛年目不轉睛地凝望著戰局,彷彿深怕漏看了部分。

  觀望片刻,沈洛年一直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又無從尋著原因。兩方炁勁一比,燄華占了上風,但卻始終無法將敵方擊破,而對方乍看之下處於弱勢,卻又好像不全然是如此……

  燄華妖炁愈顯高昂,攻勢益發猛烈,一擊比一擊更為強猛、迅捷。但無論再強大的攻擊,總是被對方一一抵禦或閃過。而呼應著其炁勁的提升,敵方力量及炁刃亦是更趨凝實,似是有意與燄華僵持。

  僵持片刻,卻聽燄華陡然大喝一聲,渾身炁息毫不保留地激出,登時四面狂風大作,紅雲翻騰,一片龐大的玄界之門於高空中驟然展開,狂猛的炎浪從玄界洶湧而出。

  見此,沈洛年倒吸了口涼氣,像這等龐大強悍的道術,除了懷真和磨齒者之外就不曾見過,雖說上回在魔法島時看過燄華施展,但與此時相比根本小巫見大巫。

  孰料,在燄華的玄界之門大開的同時,一扇稍小的門戶於其前端悄然開啟,裏頭激湧出股冰寒之氣,雙方一對上,頓時炸裂聲大作,大片蒸氣白霧向四面八方急湧擴散。

  不知怎地,兩方道咒衝突的下一刻,燄華的門戶就這麼被破壞,玄界之門馬上崩散消失;與此同時,前方那層玄界之門跟著收斂關閉,彷彿沒出現過一樣。

  怎麼回事?沈洛年一頭霧水,瞪大雙眼遙望那白霧瀰漫的區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還沒回神,燄華那端妖炁又是一泛,大片炁息向外狂湧時再次敞開道幾百公尺寬的門戶,灼炎烈焰耀得天際一片通紅,朝外狂湧延燒。但就在這一瞬間,她門戶之後又開啟一道較小的玄界之門,裏頭十餘道冰柱轟出爆散,把燄華的道咒之術破壞。

  沈洛年這才確定沒看錯,對手確實是以開啟門戶在破壞燄華的玄界門戶。

  而這麼一來,雙方形勢又陷入僵持,每當燄華開啟門戶,對手便又在其附近開啟另一扇予以摧毀,形成了個惡性循環。

  玄界門戶居然有這種應用方式?從沒見過此狀況的沈洛年大感意外,下意識地開啟時間能力,細細觀察起來。

  玄界之門的開啟,主要在於散出淡淡炁息,在空間中做出適當排列方能打開,但為什麼那樣的排列就可以開啟,沈洛年卻從來不知道;而玄界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更是沒人可以給沈洛年解答。

  反正沒人知道,不差自己一個,沈洛年沒有把心思花在那兒。他專注在交戰兩方炁息的排列上,一面暗暗佩服:這些控制門戶的炁息量其實很少,但卻能放出這麼大範圍,而且不只是大,一圈圈淡淡的立體波紋組合成環,整體構造也十分精細,天仙對炁息的控制力果然遠比自己強大,就算自己學會這些排列方式,也不代表做得出來。

  沈洛年正有些失去興致,卻突然一愣,那些炁息波紋凝聚組合時,似乎隱隱帶動著圈內的道息?

  起初他以為是感應錯了,但隨著注意力集中、時間能力開啟,他馬上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那一圈圈的炁息波紋,確實可以影響道息的波動,雖然影響的幅度很少……

  炁息可以有限度地影響道息並非新鮮事,早在仙凡重合之前,人類就曾以此法聚合道息,制造兩界通道,進而造出了「噩盡島」;而懷真當初帶著三小四處偷寶,也是讓她們彙聚妖炁,影響道息,使應龍洞府顯現……

  洞府顯現……對了,那些洞府門戶,不也存在於玄界中嗎?自己早該知道這件事,卻一直沒有察覺。

  原來只是這麼簡單的道息震盪,就可以開啟玄界門戶?而眼前的炎寒相剋、門戶湮滅,也就是因為凝聚的炎能、寒氣不斷相衝突,破壞了道息結構,門戶遂因此消失……對一般妖族來說,必須要用這種方式才能影響道息……自己似乎並不用啊……

  思索間,場中燄華妖炁又要凝聚出一扇門戶,對手妖炁隨之一聚,眼看也要開啟,沈洛年當下心神一動,在那門戶圈內,倏然產生一股淡淡的道息波動,那即將開啟的門戶中道息一震,周圍炁息四散,戰場中兩扇門戶也跟著消失。

  成功了?沈洛年仍有些懷疑,見遠方玄界門戶又是開始凝聚,一轉念,再度將雙方的門戶抹消無蹤。

  真的可行?自己本就可以控制、吸納體內道息;至于體外道息,雖然能感受、吸收,卻一直不認為能操控。直到剛才他才發覺,雖然無法順利控制,但感應的同時,制造一點微微的擾動,卻是可以辦到的……也正是這樣微微的擾動,當場就破壞了玄界之門的凝聚。

  但隨著他這麼一弄,交戰雙方似乎皆陷入了一陣茫然,玄界之門的開啟陡地停下,而籠罩於該環域內的白霧也逐漸散去。

  不好,自己該不會多管閒事了吧?沈洛年一驚,趕緊收手,安分地做個觀眾。

  片刻,燄華那方妖炁一聚,又開啟了一扇門戶,只是規模上比起之前要小,似乎帶著些嘗試的氣息。而燄華這一開,對手那端動靜又起,仍是與之前一樣,凝出另扇門戶摧毀燄華的玄界之門。

  十餘分鐘過去,燄華凝聚的門戶不斷被毀,不論她如何變換開啟位置與方式,對手總會做出相應的回擊,久而久之,燄華似乎失去了耐性,索性妖炁一漲,又是朝對手那端撲去。

  在道術無法奏效之下,只能以妖炁及軀幹相搏,可如此一來,豈不又要變成方才那種僵局?

  冷不防,敵方那端炁息陡然激升,龐然妖炁宛如怒濤般向外泛出,竟是以壓倒性之差大幅超越了燄華的炁息!

  不會吧!沈洛年大駭,雖曾想過對手或許有所保留,卻沒想到居然離譜至此。這炁息量之大遠超乎他的認知,就連當年龍王母現形時,也沒帶給他如此大的壓迫!

  下一瞬間,敵方那龐然妖炁向外激迫,淹沒了燄華的身形,再下一刻,只聽得一陣撕心裂魄的痛嚎,半空中一道身影如隕石墜地般急衝而下,轟地一聲陷入了下方地表,砸出了一個大坑。

  沈洛年茫然若迷,目瞪口呆地注視著那墜落在下方,一動也不動的女子身影,接著視線一移,來到那猶在空中的耀眼身形上。

  憑依著感應及雙方炁息消長,沈洛年知曉,那靜躺於巨坑內、全無動靜的女子,正是燄華本人。

  僅僅一瞬──貨真價實的一瞬──

  燄華,那強悍好鬥,無人可匹的燄華,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擊敗?

  從那隱隱的炁息波動,沈洛年感覺出她仍活著,只是暫時昏厥而已。

  即便如此,其之敗北,仍是帶給了沈洛年莫大的震撼。

  正發愣,上空那人龐然炁息倏然一歛,現出燦亮光芒下的身形。

  那是名清秀可人的少女,體態纖細嬌小,面容端莊,乍看之下頗為嬌弱。若非親眼目睹方才景象,不然初見她的人,恐怕都沒法料到這外表柔弱的女孩,竟是擁有著如此駭人的力量!

  默然俯瞰著下方的手下敗將片刻,那俏臉嘴角一揚,勾起抹與猶帶稚氣的秀麗臉龐極不相襯的陰笑。

  於此同時,她玉手一翻,一股龐然妖炁旋即泛出,朝其掌中央聚集。

  隨著積聚炁勁愈趨凝實,那歡愉之情益發高漲,彷彿一殘忍的狩獵者,在盡情玩弄獵物至其心力交瘁後才予以殺害!

  不好!此時的燄華毫無防備,若被這般強大妖炁砸上,絕對是死路一條!沈洛年熱血一上湧,顧不得自己行蹤將會曝光,全身輕化炁息急催,朝燄華那端直衝。俄頃,少女素手一甩,妖炁即刻脫手而出,於虛空中散開籠罩大片環域向下砸去。

  電光石火間,沈洛年掠至燄華上方,道息大片泛出,將臨面壓下的龐然妖炁化散無蹤。

  面對沈洛年突如其來的現身,少女杏目微微一瞠,明眸秋波蕩漾,似乎有些吃驚。

  但她的訝然僅持續短短一瞬,頃刻間,俏臉的微怔之色馬上被了無情緒所取代。

  少女漠然俯視著他,揚掌輕推,一股妖炁當即朝沈洛年壓去,質量上雖不及剛才那波,但也是股強大的炁勁。

  只不過對身懷道息的沈洛年來說,這般攻擊並不具太大威脅性,那龐然妖炁觸上道息的瞬間,隨即如飄絮入火,消散殆盡。

  見此,上空少女微怔,冷不防妖炁一凝聚,虛空中驀然張開道十餘公尺寬的玄界之門,裏頭寒氣隱隱,就要衝出。

  若被這波攻勢打上,且不提自己是否能全身而退,後方的燄華恐怕承受不起。沈洛年心念一動,少女那扇玄界門戶立即破滅。

  自家門戶被毀,少女明眸蕩漾,旋即凝止,此刻她確信,身下那人正是先前擾亂她戰鬥的元兇。

  她表情雖無太大變化,但沈洛年看得清楚,少女注意力逐漸朝他這裡集中,彷彿發現了新的獵物般。

  沈洛年暗暗叫苦,原本只想在旁觀戰,到頭來居然被迫捲入其中。且不論能否抽身,就算能逃好了,難道要放著身後燄華不管?

  上下打量沈洛年片刻,少女纖手一升,妖炁凝聚間一扇微小門戶驀然開啟,下一剎那,其掌中已握上一把手腕長的刀刃。

  這女人把武器收在玄界中嗎?沈洛年微微一怔,少女似乎和冥骸用的是同一種法門,只差沒有將堆積如山的兵器當箭矢狂射。這招倒是挺方便,省得隨身攜著武器的麻煩,而且攜帶量也比放在身上要大多了。

  不過自己在道術上接觸不深,對於玄界空間的概念不及懷真等天仙,或葉瑋珊、奇雅那些發散型變體者來得了解。就算進一步探索好了,以自己的個性恐怕也不見得能知悉透徹。

  距離一近,沈洛年才終於看清少女的樣貌。

  只見她明眸皓齒,膚白似雪,四肢纖細,蓄著頭稍顯凌亂的淺褐及肩秀髮。亞麻色外裳將上身覆得緊實,下身卻是著了件天藍色的短裙,底下一雙圓潤如玉的勻稱小腿展露無遺,竟是絲毫不比葉瑋珊、黃清嬿遜色,看得沈洛年不禁有些出神,愣愣地盯著那雙纖細玉足猛瞧。

  其外貌看上去約莫十五、六歲,清麗中仍帶了些稚嫩之氣,若非那淡漠到面無表情的神態氣質,否則定能令不少人為之傾心。

  少女默然凝望他片刻,冷不防一個閃身,右手的刀聚上了炁息一個直來對著沈洛年胸前揮去!

  沈洛年吃了一驚,御炁急閃間朝後方飛撤,撲空的少女沒理會下方的燄華,而是身形一轉,朝沈洛年這方衝來。

  既然是衝著自己來,還是離得遠些,免得波及到燄華。沈洛年看得出,少女的注意力已完全放在自己身上,當下往外直掠,少女見此,旋即追上。

  飛出百餘公尺,沈洛年稍感心安,突覺後方妖炁一漲,微側首,卻看少女妖炁凝聚堆動間,身形在半空中陡然加速,直朝自己後背刺來。

  沈洛年大吃一驚,時間能力開啟,轉身拔出雙刀直接格擋少女攻來的一刀,少女刀刃上的炁勁觸上他護體道息的瞬間倏然一散,少女一怔間,沈洛年左手刀刃即砍上其短刀側面,轟然聲響中,一陣山岩似的莫名巨力猛然撼上,少女被震得差點握不住兵器,當下順著力道於空中一翻,往外飛撤。

  沈洛年正欲追擊,卻見少女炁息一散,一扇小型玄界門戶頓時開啟,四道冰柱破空飛射殺來,沈洛年一愕,轉攻為守,劈落最前端的冰柱,挪移間避過了其餘三道。

  攻勢受阻,另一邊的少女偷著空檔,轉瞬間穩住了陣腳,見她秀眉微蹙,臻首輕挪,透著疑惑及怔愣的氣息望著沈洛年。

  少女兀自困惑,沈洛年也甚感愕然。少女從出手到現在,居然完全沒有一絲殺伐之氣,彷彿心室一片空白。正因如此,少女適才發動奇襲時他才沒法預先知曉,導致稍有些措手不及。

  靠著鳳體看透真實的能力,他得以洞悉他人情緒判別對方可能採取的行動,然而依賴這法門久了的結果,就是自身洞察及推斷能力的下降。

  自己太過依賴鳳靈氣息的感應了,以後遇到這類無法明確窺知情緒的角色可得閃遠些……沈洛年暗暗埋怨之際,少女那方動靜又起,周身妖炁升騰,十數扇小型門戶倏然出現。

  好快!少女開啟門戶之速過於迅捷,沈洛年還來不及引發道息震盪,旋即二十餘支冰椎於門戶中衝出,撕裂大氣般激速朝他飛射。

  道息能抹消炁息,可擋不住物質與動能,且那冰椎可不是用手扔的,而是儲存在玄界的強大力道推動,速度之快,一般人根本無法反應。

  然而具備時間跟輕重能力的沈洛年也不是省油的燈,炁息催動與輕重轉換雙管齊下,又是身形騰躍,又是拐彎閃折,有驚無險地躲過了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還來不及喘息,少女那方又是另一波冰椎掃來。施術的少女本身亦是持著利刃疾飛,殺了過來。

  難纏的傢伙!沈洛年暗叫不妙,若是單純的冰椎飛射他還能應對,但如果要分神留意少女的動向,閃躲上必定會吃力不少!

  沈洛年不敢遲疑,一面高速閃躲來勢洶洶的冰椎群,邊於腦中苦思阻攔少女的方法。驀地,腦中靈光一現,卻是他想起了曾學習過的「顛倒翻轉咒」。

  據狄韻描述,「顛倒翻轉咒」是結合翻轉、緩速、推移的魔法,可在近距離戰鬥中一定程度干擾對手行動。

  當下聚精會神,於腦中奮力想像「顛倒翻轉咒」的效果,盡可能構思得詳盡些,令精靈得以確實明白他所要的效果。

  孰料,在他苦思的同時,少女明眸微微一凜,速度略緩,似是有所戒慎。

  少女行動的細微變化,沈洛年雖有察覺,但現在的他可顧不了那麼多,待精靈傳來肯定意念的同時,隨即刀鋒指向少女。

  卻在此刻,少女妖炁冷不防爆出,倏然一個高速飛閃,略出老遠,頃刻間脫離了「顛倒翻轉咒」的作用範圍。

  不會吧!這女人也知道魔法的缺點嗎?不過想想又不對,自己明明是以心念施展,無須念咒,應該沒有露出破綻才是,怎麼會被識破?

  只不過他詫異歸詫異,卻還不至於到方寸大亂的地步。沈洛年心神定下,一身化五,搖晃出五個身形,迴避少女隨之而來的追擊。

  少女見眼前人數突然增加,微透出抹迷惑,可她當即揮刀掃斬離其最近的身影,接著一陣妖炁激迫,身形似電向左前方急轉,直取另兩道虛影。

  見狀,沈洛年在險境中仍不由得驚歎。少女動作俐落精湛,挪移技巧出神入化,速度上亦是迅疾非凡,過去如懷真、敖歡這些天仙之速就曾令他心驚,眼前的少女更有過之。

  沈洛年這功夫畢竟不是真的幻術,純是快速移動下造成的殘像,且因準備不甚充裕,分身彼此距離雖不算近,但也不算遠。須臾,所有虛影皆被少女橫掃。

  破去殘像,少女星眸驟冷,覷向沈洛年真身,妖炁一催,身形陡然扭轉趕上,沈洛年來不及施展分身法門閃躲,當下只得操起手中刀刃,直接迎擊。

  對方動作雖快,沈洛年揮刀的速度卻也不含糊,眼看即將短兵相接,沈洛年全身質量倏然提高,朝著殺來的刀鋒奮力砍去。

 

 

 


 

 

        由於加密文章的更新與推薦無法顯現於動態時報上,故若要推薦此篇文章麻煩在發文通知那裡推,謝謝讀者的支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一生懸命
  • 頭香。
  • 恭喜啊。

    混沌 於 2013/02/09 11:19 回覆

  • ★殤Sunsan杉★
  • 精彩精彩,刺激刺激
    在這章之中透過兩天仙的戰鬥,合理得讓洛年習得進度未到的原作中技巧
    請受小弟一拜(!?
  • 受寵若驚啊,謝謝捧場啦。XD

    混沌 於 2013/02/09 12:30 回覆

  • 悄悄話
  • 寧夜狂響
  • 這種戰鬥場面果然描述得很精細= =潮強
  • 謝謝你的捧場啦。

    混沌 於 2013/02/09 14:02 回覆

  • 闇鳳Terry
  • 戰鬥的場面描述的好仔細喔!佩服、佩服
    我目前還在大量參考原著,等到第二部後應該就不會了
  • 謝謝啦,彼此加油吧。

    混沌 於 2013/02/09 15:07 回覆

  • 晨夜
  • 這篇是你近幾篇來,最讓我意猶未盡的,好久沒有那麼期待下一篇了。

    這篇看的出來,你花不少心力,巧妙的融合了「運用道息破壞玄界之門」的設定,這好厲害^ ^
  • 過獎,真正厲害的是想出這點的作者,我只是沾光而已。

    混沌 於 2013/02/09 23:12 回覆

  • 月冥雷牙
  • 繼續戰鬥吧!!!
  • 你很愛看這種戲嗎?

    混沌 於 2013/02/09 23:12 回覆

  • Shiyue
  • 除夕夜一上線就讓我燃起來,您要我命不成?

    漂亮地銜接了噩盡二 11集的內容

    讚喔!
  • 謝謝誇獎啦!話說你那邊打算何時更新呢?

    混沌 於 2013/02/09 23:13 回覆

  • 光之翱翔
  • 此女不像惡人
  • 何以見得?

    混沌 於 2013/02/09 23:13 回覆

  • 幻月仙境
  • 寫的太刺激了!!
    雖然有很多是按照噩盡島最後一集的描寫,可是還是很棒啊:)
  • 謝謝誇讚,不勝惶恐。
    方便的話能幫推下發文通知嗎?因為加密文章的發表與推薦無法顯示在動態上。

    混沌 於 2013/02/11 09:55 回覆

  • 仙狐懷真
  • 好看阿 這是除ㄌ噩盡正傳我看過最好的ㄌ
  • 謝謝啦~~

    混沌 於 2013/02/11 09:54 回覆

  • 乂淵仔乂
  • 悠哉的寒假讓等文變得好漫長啊(茶
    雖然焰華打輸不意外
    但我記得虛弱的時候應該會變回原形吧?

    不管怎麼說
    好文果然值得等待啊!
  • 呃.......我是沒設定成這樣啦......(搔頭)
    謝謝你的抬舉,不勝惶恐。

    混沌 於 2013/02/11 20:52 回覆

  • 闇鳳
  • 好看 ^^

    我好久沒上了 一次要看好多人的= =
  • 謝謝啦~~
    真的挺久沒看見你的。
    (PS:方便推下發文通知嗎?)

    混沌 於 2013/02/14 13:53 回覆

  • 流影
  • 這人...是末仙的手下嗎?

    不管是否,這篇超精彩的。

    這種等級的戰鬥文超少見的,給你一個推~!!
  • 看下去就知道啦~~

    混沌 於 2013/02/14 22:08 回覆

  • 舒亦澈
  • 混沌大大的文,小的必推!必看!必留言!
  • THX~~
    感覺好段時間沒看見你了,應該是過年的關係吧。(吐舌)

    混沌 於 2013/02/16 11:14 回覆

  • 舒亦澈
  • 去花蓮喔!加油
  • 沒變數的話這禮拜會發文吧。

    混沌 於 2013/02/20 23:06 回覆

  • 刑x爺
  • 哎呀 原本想說一次看4集的結果那個老龍叫捨名字忘記了
  • 敖容啦。
    話說能幫推下發文通知嗎?

    混沌 於 2013/02/23 00:50 回覆

  • 一生懸命
  • 真忘了XD!?
    敖容= ~ =
  • 金吾
  • 神文~~讚!!!!!!!!
  • 謝謝了。

    混沌 於 2013/03/23 16: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