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年醒來,頭疼欲裂。

        綠草的芳香沖淡了腦中的倦意與不識,意識逐漸清晰。頃刻間,他憶起自己身處此地的前因後果。

      久違的「身體」回歸,他並沒有太大的興奮或感觸,只覺有些虛幻及惆悵。

        神智一清,口唇微動,一股乾裂灼痛感馬上自唇邊傳來,緊接著又是一陣強烈的飢餓。

        不僅如此,四肢皆彷彿歷經折騰般痠軟無力,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得以挪動身體。

        媽啦!那混蛋黑龍都不吃東西的嗎……沈洛年暗罵著,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一面吃力地支起身子。

        環顧四方,舉目所及盡是青山碧水交織,看在愛好山水的人士眼中儼然是一世外桃源。只不過他無心欣賞良景,只想盡快解決喉中的乾澀。

        原本欲起身走動,孰料雙腳久未使用,一時之間竟是難以站起,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得輕化身軀,手腳並用,朝離自己最近的一條溪流爬了過去。

        來到溪邊,他也不以手掬水,而是直接將頭埋入溪流中,大口大口牛飲起來,結果喝得太急而嗆到。

        「咳……咳……」

        咳了好一會兒,喉嚨才終於舒坦些。沈洛年拍著胸口,漫不經心地盯著清澈的水面。

        水面如鏡,清晰地映出了他的倒影。

        宛如火炎的紅色瞳仁像是冷卻了般,恢復成了原先的黑色。

        解了渴,氣力似乎也回復了些。手腳比起之前要來得靈活,不適感減去大半,唯獨腹中的空虛尚未滿足。

        肚子不斷抗議之下,他索性跳入溪中,打算抓些魚充飢。

 

        片刻後,沈洛年拎著三大條魚上岸,就這麼在溪畔坐了下來。

        才剛坐下,他彷彿想到了什麼,眉頭旋即皺起。

        附近連棵樹都沒有,哪來的柴薪生火?難不成要切成生魚片來吃嗎?沈洛年瞥了眼冥骸留下的短刃,腦中不自覺浮現出百年前壽司店中的場景。

        正胡思亂想,他猛然一愣,心神凝定,進入冥思的狀態。

        轉瞬間,一股熟悉的意念傳入心中。他不由得又驚又喜,卻是自己的魔法契約對象──精靈。

        他仍和自己有連繫?當初冥骸提過,在祂進入自己身體的剎那間,精靈便因察覺到了危險而主動切斷了連結。若真是這樣,那為什麼現在自己仍感覺得到?

        精靈的意念再度傳來。

        「!?」

        驀地,他竟理解了。

        原來冥骸在陷入沉睡前曾替他再次締約,重建了與精靈間的連繫。

        沈洛年想著,又是一驚,自己怎會這麼快就明白精靈的意思了?之前不是都雞同鴨講,費上好一陣子才勉強能領悟出少許嗎?

        而現在,縱然仍聽不懂精靈的語言,可他卻能清楚地理解精靈想表達的內容。

        難道……是冥骸?祂動了什麼手腳嗎?

        腹中的空虛將他從思量中拉回現實,他這才猛然想起原先的打算。

        如果能用火系魔法,應該就能迅速生火。可問題是咒語早忘光了,小抄本也不在身上……沈落年暗暗叫苦,後悔當初沒將基本的幾個背熟些。


        ─『你要施法時都得與精靈互相溝通對吧?我可以令你省去這個階段,直接以心念施法。』─


        冥骸的話語陡然閃過腦中。

        沈洛年一怔,旋即望向不遠處,將「生火」的想法傳遞給精靈。

        毫無動靜。

        呆瞪了數秒,沈洛年不死心,又再一次將念頭送了過去。

        不知為何,精靈那卻透出了抹疑惑的氣息。

        出錯了嗎?沈洛年搔了搔頭,百思不得其解。

        該不會是那混蛋黑龍騙自己吧?想到這點,胸中不由得冒起一把火,迅速延燒。


        ─『倘若想像得不夠真實,如太過模糊或不明確,就無法施展。比方說火系魔法,必須徹底去想像其形態、色澤,甚至溫度,否則難以施咒。』─


        不耐地抓頭間,冥骸的話又一次浮現。

        想像得明確些……沈洛年再次於腦中模擬「生火」的景像,並且盡可能地將位置、形態、溫度、色澤描繪得真實鮮明些。

        精靈傳來肯定的意思。

        剎那間,不遠處燄光驟現。下一秒,灼息熱浪迎面撲來,逼得他不禁拂袖抵禦。

        隔著衣袖,他依稀望見前方十餘丈環域籠罩於大片烈燄中。

        媽……媽啦!只是想生個火,怎麼變成「燎原」了?

        眼看火勢益發猛烈,沈洛年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應對,只得在腦中不斷下達「停止」、「熄火」之類的指令。

        出乎意料的,灼炎竟真的開始衰退,涵蓋範圍逐漸內縮,最後從一片火海變成只有一團火堆的大小。

        成功了?沈洛年直盯著那團火半晌,確認它沒有突然爆炸擴大後,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放眼望去,附近五十公尺的區域已化為一片焦土,餘溫未褪,灰黑煙氣冉冉上飄,大氣中充斥著刺鼻的焦味。

        一放鬆,肚子馬上開始抗議。沈洛年低歎聲,走到火堆旁坐下,烤起魚來。

 

        不知是否太久沒有進食,胃口竟是一反常態地好,不消多時,三條手臂粗的河魚已被啃得只剩下骨頭。

        填飽肚子,又到溪旁喝了幾口水,沈洛年總算滿足,輕呼口氣,向後躺臥在地上。

        沈洛年慵懶地躺在未受方才熾燄波及的草地上,眼神迷茫,心中悵惘。

        不是夢,身體真的回歸了。他升起左手,注視良久,又無力地垂下。

        往事若雲,如夢似幻。縱然音容皆無,彷彿未曾存在,沈洛年卻是知道──祂在的。

        只是暫時沉睡罷了。

        想著,他下意識地壓上胸口。

        靜默則矣,舉手投足間方得以毀天滅地的怪物,此刻正在這副軀殼身處靜靜地睡著,不知何時甦醒。

        在祂休息的這段期間,便是他自由的時光。

        那混蛋黑龍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沈洛年想著這不知已思考過多少遍,且最終都是徒勞無功的疑問。

        不知過了多久,沈洛年放棄了揣度,轉而探索身體的情況。

        冥骸說過會封住九成九的功力,卻不知究竟會剩下多少?以祂的個性看來,應不會留給自己過多的能耐來扯其麾下大軍的後腿才是。

        沈洛年坐起,心神凝定,暢通筋絡血脈,緩緩運起炁息。

        體內炁息量與印象中並無太大變動,僅比身體被侵奪之前強上二、三分,勝於計楚,與三小母親那輩差不多,可比起赤濤那種高等妖仙仍是遠遠不及。

        這該死的黑龍混蛋,還說什麼可以一搏妖仙仍綽綽有餘,居然只給這麼一點量!說百分之一,該不會其實只有百分之零點五吧?

        沈洛年正跳腳,忽然愣住了。炁息似乎和以往不大相同?

        於體內川流不息的真力帶著種莫名的深沉、凝重。

        心念催動,一團炁息自掌上升起。

        既非柔和的碧綠,亦非耀目的澄黃,而是深邃晦暗的漆黑。

        見到那至暗的色澤,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陡然竄起。縱然過去曾接觸過不少妖仙的炁息,甚至曾懾服於天仙的龐然威壓下,卻是從來沒有過現在的感覺。

        恐懼、驚駭、忌憚、厭惡交織翻騰,占據了整個心室。

        是冥骸的炁息!

        沈洛年只覺呼吸不暢,心臟跳得厲害,身子不住地發顫。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他自己也不曉得,或許是出自於本能的戰慄?

        被冥骸殘殺的生命,是否都和他有過相同的感觸?

        想必是有的吧。

        呆看著掌上黑息好一陣子,沈洛年才從混亂中回復了神智,連忙壓下心中的波瀾,仔細研究起這異常的炁息。

        深入摸索,又是一驚。

        卻是那漆黑炁勁中,爆裂、輕銳、柔韌、凝實等性質混雜變換,彷彿宇宙誕生前的混沌狀態般難以捉摸。質量方面也和一般妖炁迥然不同,更加地稠密,更加地深邃。

        若真要形容這種感覺,應該就是什麼密度上的差異吧?沈洛年腦中不禁回想起高中時期的理化課程,一大堆惱人的概念、理論、分子式登時從記憶深層傾巢而出。

        沈洛年猛搖了搖頭,將腦中那些煩人的東西一掃而盡,重新投入對這詭譎氣息的研究。

        即使如懷真、敖歡那天仙以上的精純炁息,與這玄暗炁息相比仍顯稍弱,彷彿河水之於海水,縱然等量,可蘊含的質能卻是差了一截。

        悟得其中奧秘,沈洛年忍不住暗暗咋舌,怪不得冥骸應付敵人時都能那麼從容,且不提炁息量究竟高出多少,以等量炁勁相衝突也是占足了優勢,且在運用技巧和時機斟酌上又更勝一籌……

        雖然被壓抑住,沈洛年一就能感應到體內深處那極端龐大,近似無限的可怕能量,自己目前持有的量不過是冰山一角,好比黯淡燭光之於驕陽烈日。

        這吝嗇的傢伙,多給一點又有何妨?看來祂真的是那些貪財龍族的祖先,小氣的毛病簡直是如出一轍!

        此刻的他就像個寶庫在前,卻苦無鑰匙來開啟的可憐傢伙。

        沈洛年埋怨著,順勢拾起擱在一旁的短刃,好奇地打良著。

        只見這二把短刃造型簡樸,缺少護手的一黑一白握柄連接著手腕長的刀刃,長於未出竅的金犀匕,與寓鼠族的天仙飛翼長度相仿,從外觀上看來與一般的短劍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意外地,其重量遠比預料中要來得輕。原本還一度擔心重量過重會造成戰鬥上的不便,看來是多慮了。

        除此之外,腰際不知何時多了個皮套,應該是作為收納的用途。

        武器部分的問題解決,注意力來到了身上的衣著。

        紅豔的血飲袍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襲漆黑的袍服。

        連衣服都變了?血飲袍的止血效果素來是自己極為依賴的能力之一,失去可真是虧大了……

        沈洛年在心底暗罵那沉睡在體內的怪物兩句,卻又轉念一想:說不定這衣服也有些玄機?冥骸秘密本來就多,祂所給予的事物恐怕也都不平凡……

        仔細觀察身上的變動許久,沈洛年有些倦了,向後仰倒。

        好不容易重獲自由,接下來該何去何從?現在世上沒一處安全的,或多或少都受到波及,往哪兒去似乎都不是良策。

        另外,自己掛念的那些友人此時又是如何?分別在什麼地方,作什麼事呢。

        戰鬥?逃難?療傷?休養?又或是已經……

        想到這裡,沈洛年驀地起身,習慣性地迫出炁息,便要騰身飛去。

        怎料一御炁,整個身體宛如被一股巨力猛推般,一個重心不穩,就這麼向前摔了出去,一頭栽入水中,煞是滑稽。

        倘若這時有人在一旁,鐵定會爆出一陣大笑。

        看來在行動之前,有必要先學會如何使用這見鬼的陌生炁息……沈洛年狼狽地甩甩頭,一臉苦惱。




 

修刊近兩周,在此說聲抱歉,最近靈感枯竭,讓人十分苦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刑x爺
  • 等待是值得的!
    等待下文囉!
  • 謝謝你的捧場,甘溫。 QAQ

    混沌 於 2012/08/17 13:36 回覆

  • 冷冽
  • 下篇!!
  • 可能得等了,最近沒靈感。

    混沌 於 2012/08/17 14:03 回覆

  • 一生懸命
  • 未來一片混沌~
  • 是呢。
    將來啊......

    混沌 於 2012/08/17 14:10 回覆

  • 闇鳳
  • 怎剛好在我耍白癡去淋雨的時候出文阿~!在書局等雨停了 等了兩個小時多 回來才看到 :(
  • ......辛苦你了。

    混沌 於 2012/08/17 17:39 回覆

  • 月影寂狼
  • 嗯.......我願意等待混沌的將來~
  • 啥?我的將來嗎?(吃驚)

    混沌 於 2012/08/17 18:06 回覆

  • 一生懸命
  • 樓上這句有莫名的曖昧...
  • 似乎真的是如此......

    混沌 於 2012/08/17 18:06 回覆

  • 月影寂狼
  • ........你們/似乎/想太多//了!!
  • 呵呵。

    混沌 於 2012/08/17 19:56 回覆

  • 寧夜狂響
  • 好可憐啊~~~年年竟然用爬的去吃土(誤!是喝水
    話說~~渾沌嘛,一切的始也是初,我不認為只有4種訣吧,要不要自己多想一些?
    說到未來嘛,我個人真的挺渾沌的~~現在在下一秒結束,等等在下一秒開始^^(好吧,我不太會表達0.0)
    嘻嘻,年年終於出現!!等好久喔(年他真的是主角嗎?= =)
    加油啊,我最近也靈感枯竭(反正又沒差)
  • 吃土......(噗哧)
    四訣嗎......目前尚未思索是否該加新的,害怕會變得太過混亂吧。
    未來方面我也有相同的問題,有時非常混沌未明,惘然而迷失。
    本篇的主角......應該真的是沈洛年,雖然有點走向雙主角的感覺。
    彼此彼此,加油喔!

    混沌 於 2012/08/17 19:59 回覆

  • 徐子恆
  • 推推!!
    渾沌的未來阿~~
    真令人期待
    迷:其實你只是想早點看到下一篇巴!?
  • 謝謝你的捧場。
    下一篇嘛......可能得等了,請見諒。

    混沌 於 2012/08/17 20:00 回覆

  • 晨夜
  • 比想像中的少啊!
  • 抱歉啦。

    混沌 於 2012/08/17 21:42 回覆

  • 鳳雨
  • 加油,要努力喔!乖。很棒喔。要再出喔,乖。
    加油!
  • 我會加油的。

    混沌 於 2012/08/17 21:42 回覆

  • 寧夜狂響
  • 越混亂越有渾沌的味道吧~~你只要在其中找出那細微的規律,那你就真的厲害了(亂中有序,序中有亂XD)
  • 就是這個意思啦!
    混沌與秩序,我一直在尋求那個微妙的平衡。

    混沌 於 2012/08/17 23:09 回覆

  • Shiyue
  • 沈洛年一向得過且過,怎了?

    這回也對未來迷惘了?(笑)
  • 被關太久迷糊了?(笑)

    混沌 於 2012/08/18 21:32 回覆

  • 一生懸命
  • 這次沒有以前那麼從容,應該是震懾於冥骸的宰制力吧。(還有瀞焱軍團
  •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啦!
    真站在比自身還強大的存在前往往會畏怯。

    混沌 於 2012/08/18 2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