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陰曆正月三十,星月無光。

      在一片暗影中,只見一巨大單族鶴狀妖獸載著一國色天香的貌美女子,正迅速飛騰於幽暗的夜空中。

      儘管高處罡風強勁,女子卻絲毫沒有不適的跡象,安安穩穩地坐於那巨鶴的背上。

      女子眺望著遠方,璀璨明眸內秋波婉轉,彷彿有心事般。

      「懷真姊姊,掛心何事?」女子坐下的巨鶴冷不防開口。

      女子一怔,旋即淡然一笑,芳唇微啟,說:「沒事,只是在想些最近發生的是罷了。讓妳擔心了,羽銀。」

      羽銀默然,只微微側首瞥了她一眼。

      「倒是妳離開真的沒問題嗎?山果雖是天仙,可要一面保護小芷、小霽那兩個還沒成為妖仙的娃兒可是件困難的差事。」

      羽銀一笑,說:「姊姊不用擔心,關於這幾點我已經和果姊討論過了。近期內將遷去與其他窮奇、畢方的支脈家族會合,幾名天仙、妖仙合力,要對抗敵人和保護娃兒們就不算太大的難事。」

      「我只是回趟青丘之山,不必這麼勞煩的。現在的妳們同樣有各自的難處才是。」懷真道。

      「姊姊別見外了,這點路程花不上多少時間。況且姊姊身上的傷勢仍有復發的可能,不應讓妳獨自前往,果姊也是這麼認為的。」羽銀和聲說。

      懷真嫣然一笑,輕拍了拍身下的鳥軀。

      自上回與檮杌一戰導致暗傷復發,日後暫居於窮奇、畢方所棲的山谷內已過了一個星期。所幸傷勢並不重,經過幾日靜養總算復元了八成。期間除了休養生息、疏導經脈、暢通炁穴之外,也不乏與兩小嬉鬧玩耍,只是她倆時常過不了多久便被山馨、羽麗抓了回去,表示不應打擾她休息。

      閒暇之餘,她也曾和山果、羽銀商量往後打算。縱然此地有兩名天仙,仍難保不會遇見無法對付的敵人。撇開已達妖仙境的後輩,還不到妖仙的山芷、羽霽的處境更加危險,因此被嚴禁擅自出走,以防遭遇不測。

      近來在鄰近區域內巡視,比起先前並無太大差異。儘管如此,三名天仙卻仍舊放不下心來。縱使現在敵方勢力尚未延伸至此,或許明日,或許後天……終有一日,威脅還是會主動找上門,只是時間上的長短罷了。

      天仙們彼此心中都有了底:此刻的平靜是不可能永存。

      窮奇、畢方的族內之事,山果、羽銀要比她來得清楚許多,對於她們的決定和考量,她也插不上太多話。再說,現在還有更值得她掛心的事。

      眼看戰火蔓延,她也不禁開始擔心起故鄉的狀況。

      位於仙狐祕境‧青丘之山的族人與子嗣不知是否平安?

      那裡和龍宮內宮一樣無法以輕疾通訊,因此就算想打聽也是徒然。她也曾嘗試與幾名較熟識的後輩聯繫,卻音訊全無。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得親自走一趟。畢竟是自家徒子徒孫,做長輩的有所擔憂也是正常。

      縱然她平時均是精靈調皮,卻不表示她沒有作為長輩應有的責任心。

      得知她欲回故鄉,羽銀自願護送她前往,懷真身上的傷還沒痊癒,單獨行動實在太過冒險。

      為此,尋找沈洛年蹤跡的行動只得暫時放下。

      仙狐祕境‧青丘之山一直以來皆以隱密著稱。確切位置除仙狐族外皆無人知曉,為防止地點洩漏的可能,離開此地的仙狐均須立下咒誓,否則恐會帶來許多麻煩,甚至威脅與災厄。

      由於誓約使然,即便交情再好,懷真也無法告知羽銀正確的地點。待到已至目的地一定距離外時,她便讓羽銀將自己放下,孤身前去。反正這一趟的目的只是詢問狀況及給予指示,不需耗上太多時間。

      兩天仙於一處山旁落足。

      此山雲霧環繞,伸手不見五指,彷彿這座山有自我意識般地排斥外來者。

      羽銀環顧四方片刻,突然一振翅,上騰至高空,居高臨下俯視。

      從高處觀察,赫見迷霧籠罩了廣大的一片範圍,似乎不止一座山峰。

      正感疑惑間,地面上的懷真已信步走入霧氣氤氳的山谷中。片刻,那白色身影完全隱沒入其中。

      羽銀微微一怔,定睛掃視下方環域,在那雲霧茫茫的山谷中,哪還有懷真的蹤跡?

 

 

 

      懷真好整以暇地漫步於幽谷間,任憑霧氣在其身邊環繞著。只有她們仙狐族明白這片迷霧的秘密,也只有她們族人才知道如何走出這裏。

      為了保護仙狐族不受外族侵擾,先祖們創造出了一套祕法,將祕境四方環域籠罩起來,令外人難以進入,藉此達到隱藏的目的。

      擅闖此地的外人均會於雲霧中迷失方向,在其中不斷徘徊,最後在朦朧的狀態下莫名其妙地走回原處。截至目前,從未有外來者成功突破迷霧的阻礙,進入秘境中。

      靜靜地走著,不知過了多久,她來到了山腳處。

      山腳看似雲霧縹緲的樹林深處有塊巨石,石面煥發著七彩琉璃般的的光芒,不知用何種材質製成,卻又讓人難以察覺它的存在。

      過去,仙狐族的天仙老祖──天狐懷真曾拜託龍王母製造了一扇玄界門‧七彩石,七彩石與龍宮內宮的入口功能相似,灌入少量炁息穿過石塊,進入長廊的後方瞬間即可得知對方是否為同族。

      穿越一道長廊後則別有洞天,此處風光明媚,完全看不出來山的外側竟是白霧環繞地避人。

      此地稱為「天狐外境」,為仙狐秘境一裏‧塗山的入口,凡是要經過青丘之山的仙狐都必經此地。

      穿越洞口,熟悉的景像旋即映入眼簾。

      自從修至天仙後,她便鮮少回到此地。最近的一回便是百年前為煉化體內的混沌原息而歸返,一待便是近一世紀之久。

      憶起過往,一陣莫名惆悵冷不防襲上心頭,化作聲歎息自唇邊溢出。

      「嗨!」

      一聲輕靈的呼喚倏然響起。

      懷真一愣,停下腳步,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卻見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端坐著一明豔秀美的女子,正笑吟吟地看著她。

      女子笑靨如花,明眸皓齒,及肩的烏黑髮絲與白淨雪膚相得益彰,一身紫棠色的綢緞服飾,仿如神話中的仙女般楚楚動人。

      懷真見著她,竟是愣住了。這名女子她素未謀面,但竟透著股莫名的熟悉。

      對於能自由化形的妖仙來說,不論是英俊挺拔,或是沉魚落雁,均不構成太大問題。況且妖怪與人類的想法本就不同,除了少數例外,多半妖怪皆不大注重人形時的相貌。

      懷真本身亦是驚為天人,並不會因為他人的外貌而詫異。真正令她感到驚疑的,是該名女子通體散發著無比柔媚的氣息。

      喜欲之氣!?

      「呵呵,能抵擋我這麻煩的天生氣息,就代表著有一定程度的道行。」女子微笑著,彷彿懷真從裡到外皆被她看透了一般,「能將炁息內斂到幾不可聞,以及壓抑自己的天成之氣到這種程度,妳是天仙吧?」

      這女子不簡單!懷真暗暗心驚,對方並沒顯出一絲逼人的威勢,可她卻惴惴不安。這種感覺,只有在面臨道行與自己相當或更有過之的仙獸才有過,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誰?

      「既然遇上,便是有緣。可否請教稱謂?」女子笑說。

      「仙狐懷真。」懷真戒慎地答道,細細打量著對方。「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女子笑意深上三分,宛如可擷出蜜一般,緩緩啟唇:「仙狐懷棠。」

      懷棠……懷真心中仔細咀嚼著這個名字,卻沒什麼特別的印象。

      從她的天成之氣看來,其修為恐不在自己之下。仙狐族的天仙並不多,若真是如此,自己應當有所耳聞才是。難道……

      懷真心頭陡地一震,戒慎與忌憚益發強烈。

      天仙等級的同胞,自己卻全無印象,只有一種可能:她不是這一界的族人。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她與冥骸之間必定有所關連。

      「妳並不是這一界的仙狐族人,對嗎?」懷真試探地問。

      「是,也不是。」懷棠笑答,猶如百花綻放,煞是動人。

      懷真聽她說得模稜兩可,茫然若迷,又問:「妳與冥骸有何關聯嗎?」

      聞言,懷棠笑容一滯,明眸中驚疑相參,片刻才回神,緩然道:「妳竟然知道聖上之名?」從語氣聽來似乎十分訝異。

      對於她態度的轉變,懷真略感好奇,表面上仍不動聲色:「知道又如何?」

      懷棠默然注視她半晌,杏目微瞠,喃喃說:「原來還曾見過,且不止一回。」

      她怎會知道?懷真大驚,下意識地退了步,體內炁息漸騰,手也捏上了袖中的金犀匕。

      見狀,懷棠嫣然一笑,和聲道:「不用這麼戒慎,我並沒有交戰的意願。」

      懷真一怔,隨即聽出她話中的玄機。既然提到交戰,代表著她真是敵人。

      「妳來這裡有何用意?」懷真冷然質問。

      「偶經此地,發覺有瑤草的氣味,猜想可能是同族的居所,因好奇而前來查看。」懷棠答。

      「妳竟能突破那迷霧,是否用了什麼手法?」知道該如何走出那片幻陣的只有仙狐族人,眼前這異界存在理應不知才是,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外面的那片霧嗎?真的是挺高明的掩飾。」懷棠瞟了眼洞口,微笑說:「換作他者或許會被矇蔽,但在精通心法者的面前卻是徒然。」

      「心法?」懷真疑惑地重複。

      「簡而言之,就是精神上的修為。」懷棠緩然說:「凡是心法上有一定修為者,方可匡破幻術。除此之外尚有不少應用方式,讓他人看到幻覺自不在話下,修為深湛者甚至能憑意念摧垮他人心智。」

      見懷真一臉驚疑,懷棠淡然一笑,說:「妳不知道也是正常,此法於這一界已經失傳。知道此法的只有上個紀元中倖存的仙狐老祖,但均屬瀞焱軍團麾下。」

      上個紀元的仙狐老祖?隸屬軍團?這是怎麼回事?懷真驚疑交加,愣愣地看著對方。

      「我來此是為拜訪此界的同胞,只是正猶豫著該不該進去,妳就出現了。」懷棠悠悠地說著,旋即肅容。

      「我乃瀞焱軍團六軍的三統領,是妳的敵人。」懷棠語氣一冷,靜靜地說著:「但作為血脈同源的同胞,我就告訴妳,上個紀元中,仙狐一族所做出的苦澀抉擇。」


 




前幾天都在忙著選填麻煩的志願,因此延誤了發文的時間,在此向各位讀者們說聲抱歉了。Orz

另外,此篇中仙狐秘境的相關設定是引用自天龍大的文章,已取得作者許可,感謝天龍大不吝於分享文章的引用。

這篇只有3400字,希望被以往4000字標準養大胃口的大大們可以多多包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寧夜狂響
  • 頭香?
  • 沒錯,恭喜啦。

    混沌 於 2012/07/28 18:12 回覆

  • 寧夜狂響
  • 仙狐VS仙狐啊~~~上個紀元是吧,我一直很想知道「紀元」的定義欸~~
  • 拙作中的紀元定義是:一個世界開始到結束的時間。

    混沌 於 2012/07/28 18:13 回覆

  • 月影寂狼
  • 出了出了出了~
    結局還是很令人玩味呢~
  • 嗯啊,會交代清楚的。

    混沌 於 2012/07/28 18:13 回覆

  • 乂淵仔乂
  • 呃...是我的錯覺還是真的變短了?
    仙狐一族看來分裂的沒有龍族嚴重
    至少不是見面就動刀動槍的
  • 是的,這篇只有3400字,比起以往的要少,請見諒。

    混沌 於 2012/07/28 18:14 回覆

  • 玉米
  • 太短ㄌ,不過癮阿....
  • 謝謝你的捧場,甘溫。QAQ

    混沌 於 2012/07/28 22:23 回覆

  • 刑x爺
  • 那龍王母喊的"您"到底是誰?
    還以為這章會說
  • 那就抱歉讓你失望了。

    混沌 於 2012/07/28 22:23 回覆

  • 艾爾菲斯
  • 快點!!快點!!懷真vs懷棠 兩隻仙狐在床上!哦不!是場上相互pk!!!{興奮過度}
  • 艾爾大,你墮落了...... = ='''
    難不成你要我寫幻想噩盡百合戀嗎?

    混沌 於 2012/07/29 12:01 回覆

  • Shiyue
  • 我怎麼絕得七彩石設定在哪看過!?

  • 此設定是引用天龍大大的百虎君臨,已取得原作的同意了。
    Shiyue大很認真地在看故事呢。

    混沌 於 2012/07/29 12:03 回覆

  • 悄悄話
  • 末日
  • 終於出了,混沌大讚啦!
  • 謝謝捧場。

    混沌 於 2012/07/29 17:14 回覆

  • 月冥雷牙
  • 看完了!!!讚。
  • 謝謝你的讚賞。

    混沌 於 2012/07/30 08:36 回覆

  • 玉米
  • 百合很不錯的!你不可以這樣喔0.0
  • ......

    混沌 於 2012/07/30 08:36 回覆

  • 燄松
  • 仙狐萬歲~~~(犬科動物萬歲!!!((咦?
  • 大大真迷仙狐啊。

    混沌 於 2012/07/30 19:45 回覆

  • 光之翱翔
  • 竟然又殺出一個敵人.... = =
  • 很無言嗎?

    混沌 於 2012/07/31 20:31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還有多久結局??(單刀直入的問
  • 不知道......這是真心話。
    原本打算40幾篇就收尾的,可是寫到現在發覺距離結局還有段距離。
    恐怕得寫到60篇以上。

    混沌 於 2012/09/22 13:30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嗯嗯,沒差,越多越好~多多益善嘛~~(謎:成語是這樣用的嗎......?)
  • ......你想搞死我啊?

    混沌 於 2012/09/22 13:36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啥?我沒這麼想過喔~
    只是太快進入結局的話,會很無趣的說~~
  • 那你放心吧,本作短時間內還不會完結的。
    畢竟還有一堆事情沒交代啊。

    混沌 於 2012/09/22 13:44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喔喔!!那就好,我可是期待您後續所寫出來的文章呢!!!!
    我還沒推夠呢!!!!(激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