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宮內此時籠罩著一股詭譎的氛圍。

      年輕一輩的虯龍議論紛紛,卻無一膽敢大聲喧嘩。

      多數年長的虯龍妖仙亦是疑驚交參,不時耳語。

      儘管心中所思,口中所言之事不盡相同,眾視線卻是皆落於同一處。

      內宮。

 

 

 

      內宮中,龍王母背倚龍座,眉頭深鎖,柔美面容籠著抹陰霾。

      「虯龍王母。」一道深沉而極具威壓的聲音驟然響起,如山崩般撲向龍王母。「可否繼續商議?」

      聞聲,隨侍於龍王母左右的敖冷、敖言均是一怔,卻沒有任何表示。

      換作他者膽敢如此向龍王母發話,他倆勢必出手警示,但現在卻是不容為之。

      「可以。」龍王母低歎一聲,明眸一掃方才憂慮。抬首,毅然仰視著前方的碩大身影。

      「有何指教,蛟龍王公?」龍王母緩然道。

      那足足有十餘公尺高,一身金黃寬袍,手執粗大長戟,生著金鱗龍首的龐大身影,正是威震八方的三大龍族之一的計氏一族之長──蛟龍王公。

      與龍王母相同,其左右亦伴著二名高約十公尺的蛟龍族天仙。

      「妳方才提及之事,是否當真?」蛟龍王公沉聲道。話語中的懷疑與不悅,清晰可聞。

      與其說是發問,倒更像在質問。

      「此事焉能以戲言之?」龍王母絲毫不為所動,挑眉反問。「鳳體已落入敵方手中,為其首領操縱。」

      「什麼末仙?什麼整肅?荒誕至極!」蛟龍王公冷不防暴吼,猶如雷轟電鳴般撼人心魄。「自古以來,古仙塑造寰宇萬物為眾所皆知之理。而今一莫名存在的胡言亂語,妳竟當真?」

      「對於該名自稱『末仙』的存在,我至今仍抱持著懷疑,並未全然相信。」龍王母平靜依舊,未因蛟龍王公的吼嘯而動怒,「不論其所言是真是假,此界遭逢威脅卻是不爭的事實。」

      蛟龍王公雖怒,卻也懂得權衡時局。聞言,他沉吟了片刻,道:「此次災厄比起屍靈大劫要來得更有過之。我族雖奮力克敵,但終將寡不敵眾,故在此提議與虯龍族協力。」

      「我也正有此意。」龍王母頷首:「此役規模之大空所未有,我族無法兼顧各地,保全諸族。但憑一己之力難以獲勝,必然得與他族合力抵禦。願蛟龍族能念在與我族之交情上予以協助。」

      「那是當然。」蛟龍王公點頭說:「既然事已至此,蛟龍、赤蛇、騰蛇族均將參與這次戰事。」

      「虯龍族與其他尊奉之族亦將傾力為之,共同殲滅敵軍。」龍王母緩然答道。

      「那麼……那鳳體該如何處置?」蛟龍王公沉聲說:「若已成為敵方勢力,任其成長茁壯,終有一日必成禍害。」

      這話有理,身懷混沌原息的鳳靈之體落入敵方控制已是一大損失。假使其能力提升後欲危害己方陣營,著實將為一大禍患。但……那也是萬年來好不容易才出現的啊……龍王母正為難,卻聽蛟龍王公冷然開口:「若是我,會在那之前將之剷除。」

      龍王母一驚,正想發話,卻又旋即打消了念頭。蛟龍王公的說法也不是沒有道理,鳳體固然重要,可終究不及宇內億萬眾生。

      沉默良久,龍王母才艱澀地出聲:「明白。一旦確信其為敵人,即刻誅殺。」

      蛟龍王公不語,但贊同之意已不言自明。隨侍於兩者身旁的四名天仙也心領神會。

      難耐的靜謐再次降臨,龍王母眼簾低垂,陷入沉思。

      她狀似鎮定,實則憂心如焚。

      即使已做出犧牲沈洛年的最壞打算,能否將之抹殺卻仍是個大問題。

      對天仙來說,要對付道行未達妖仙境的沈洛年並不是太大的難事,只要炁息與道咒配合得當,並謹慎防範混沌原息的威脅,方可將之逼入絕境,甚至擊殺。

      真正危險的並非沈洛年,而是冥骸。這點曾目睹過其能耐者方能理解。

      蛟龍王公並未與之打過交道,故不知其可怕也是無可厚非。

      當時他以壓倒性的能力,於轉瞬間便擊敗了兩名虯龍天仙,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連戒備森嚴的龍宮都被其輕而易舉地潛入,當今與內又有何地能將他擋下?

      且不提冥骸所言是否全部屬實,他想將與內眾生全部抹殺是無庸置疑。其麾下大軍亦是兇狠非凡,似已作足不成功便成仁的決意。

      相較於儼然為一精銳大軍的敵方,己方陣營卻是面臨著各族間難以放下仇隙共同作戰的麻煩。就算真能擊退瀞焱軍團,又該如何對付冥骸?

      對寰宇內一切生靈而言,祂的存在猶如神明般遙不可及。

      連被譽為初始仙獸的古仙也為其所造的話,又有誰能撼動他那可謂是不容動搖的地位?

      ──『末仙冥骸固然強大,卻非所向披靡。』──

      在仿仙界時,白澤是這麼說的。然而確切含意,他卻沒有明說。

      而這至今仍為謎團的話語亦為支撐著知道真相而一度幾近絕望的她的梁柱。縱然不知其意,但她相信白澤並沒有說謊,也對此預言抱持著信賴。

      為此,絕對不可向敵方屈服。

      絕對不能任冥骸隨心所欲地支配生死。

      只要一息尚存,眾妖將拚死纏鬥抗戰。

      在她思量的同時,蛟龍王公一語不發,似乎也正專注於忖度。

      冷不防,不遠處的入口大門開啟。一個青年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

      龍王母眼皮一跳,蛟龍王公眉頭一動,連同身旁護衛,眾仙視線不約而同地落在大門的方向。

      進門的青年似乎被這陣容的龐大威壓震懾住,只呆愣愣地杵在原地,一臉惶然與錯愕。

      「敖歡,何事?」敖言出聲打破僵局。門旁青年的身分也隨之明朗,正是敖歡。

      聽到他的叫喚,敖歡這才猛然回神,走進兩步,畏怯的目光掃過眾仙,戰戰兢兢地說:「重明、夫諸族長求見。」

      龍王母、蛟龍王公均是一愣,彼此對望一眼。重明、夫諸皆是南疆赫赫有名的仙獸族群,怎會來到東域?難不成……轉瞬間,兩人心中已有了最壞的覺悟。

      縱然抱持著疑惑,龍王母仍是果斷如恆,隨即望向敖歡,道:「請他們進來吧。」

      「是。」敖歡躬身,走出門外。

      「諸位仙長,請。」

      話音方落,旋即四道身影掠過大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眾仙所處的位置。

      在場的都是道行高深的天仙,感應能力自然不在話下,在對方炁息迫出剎那便已明白──來者皆為道行不在己方之下的存在。

      待到完全停下,眾仙這才看清來者的樣貌。其中三名為人形,另一個則維持妖怪的形貌。

      三名人影外貌皆為女子,體態高瘦,身著類似古代獵裝的衣飾。其容貌雖尚稱秀氣,但定神細看可發覺其明眸中竟有兩個瞳仁!乍看之下頗為可怖。

      與三人一同前來的另一天仙,則是一頭生著四支分叉犄角,通體如雪般潔白的巨大白鹿。

      孰料,那四角大白鹿瞧見蛟龍王公,登時透出怒意,猛一頓地,大吼:「蛟龍族!何故無端攻擊我族,解釋清楚!」

      此話一出,眾仙均是一愣,紛紛朝蛟龍王公那方望去。

      蛟龍王公最初一陣怔忡,卻也旋即回神,卻見那巨大龍首臉色微慍,沉聲道:「夫諸角林,此話怎講?」

      「事到如今仍想裝蒜?計氏蛟龍原是如此卑劣。」

      「胡鬧!」蛟龍王公大怒,暴吼出聲,手中寒霧隱隱的大戟猛一點地,震得地表隆隆作響。

      不只蛟龍王公,其身側的二名蛟龍天仙亦是透出怒意,便要上前,卻被蛟龍王公制止了。

      「我計氏蛟龍向來行事磊落,不行粗鄙下流之勾當。你竟含血噴人?此等侮辱不容忽視,上來!便讓我親自懲治你的誹謗之言!」

      「仍想辯解?果真卑劣。」角林怒氣勃發地吼道,偌大白軀上紫芒隱隱,似乎就要上前與蛟龍王公相搏。

      「二位,請住手。」龍王母輕柔但蘊含威勢的聲音驟然響起。

      聽到此話,原先劍拔弩張的兩者均是一滯,騰動的龐大妖炁也隨之止歇。

      此處畢竟是虯龍族的地盤,在這兒爭鬥無異於對虯龍族的嚴重冒犯。如果與當今雄霸天下的虯龍族結下樑子,必然會帶來許多麻煩與問題。故龍王母這一開口,兩者立即停下。

      見雙方都已冷靜下來,龍王母緩然道:「角林仙長,你說蛟龍出手傷及夫諸,此話可當真?」

      「正是。」角林雖冷靜下來,怒火卻似仍未平息。「我族於南疆死鬥,纏鬥數日終於逐漸取得優勢,原可一股作氣擊潰敵方。孰料竟遭遇偷襲,腹背受敵,終至一敗塗地,南疆失守,我族不得不撤至這兒。」

      角林頓了頓,瞟向蛟龍王公那方,目光一厲,沉聲道:「我族族人回報,從後偷襲我族者便是蛟龍一族。」

      「一派胡言!」蛟龍王公巨目一瞪,厲聲叱道。那仿如打雷般的嗓音刺痛著場中諸仙的鼓膜。

      「原先我也不大相信,只當是孩兒們誤解。但當我族據地遇襲,我才確信,來者炁息確實為蛟龍族,這點絕不會錯!」角林怒道。

      龍王母靜靜地聽著,想了想,突然問︰「夫諸族何時遇襲?」

      「三日前。」角林答。

      蛟龍王公冷哼一聲,漠然道:「我蛟龍一族自七日前來到虯龍龍宮後便一直停留於此,其間除天仙以上皆不得任意行動,天仙們也均戍守於浮殿旁,怎能有空閒前往南疆?」

      角林一怔,看向龍王母。

      「蛟龍王公所言屬實,蛟龍族早於七日前便達我族境地內,期間並無任何可疑之舉。若真有擅自離開此區者,我族理應有所察覺。」龍王母平靜地說。

      角林一聽,怒火頓散,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疑惑。

      「既然蛟龍一族是清白的,那……襲擊我族之輩又是何者?」

      眾仙默然。

      片刻,龍王母淡然啟口:「數日前,我族後輩前往救援九嬰時,曾遭逢疑似同胞的敵人。但據他表示,對那名仙長卻是毫無印象。」

      這話一說,隨即所有天仙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

      龍王母歇了下,接續說:「基於疑惑,我於不久前入仿仙界探訪上仙白澤,從他口中得知了驚人的真相。」

      「真相?」蛟龍王公皺眉重複。

      龍王母悠悠一歎,道:「現今宇內這般亂象,早於太古時期方已發生過。當時有部分妖族受敵方首領蠱惑,而加入其麾下。」

      蛟龍王公臉色驟變,沉聲說:「妳的意思,莫非是指我族先祖中有投入敵軍的叛徒?」

      聽出蛟龍王公語帶不快,龍王母平靜答道:「這僅是推測,並無冒犯之意。只不過既有這般情形,倘若真是如此,那方才角林仙長所言之疑點也就解釋得通了。」

      蛟龍王公面色鐵青,緊握大戟,微微發顫的巨軀洩漏了其內心的震怒。

      半晌,他神色稍緩,似已恢復鎮靜。

      「若是如此,如果見上,我必親手誅之。」蛟龍王公語調平緩,目光如炬。

      龍王母視線一轉,望向角林。

      會意的角林上前,面向蛟龍王公,緩緩說:「本仙誤解,有多冒犯,還可望蛟龍族諒解。」

      蛟龍王公只冷哼了聲,不置可否。見狀,眾仙皆明白其意:他將對方才那般無禮之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免了場無謂之爭,龍王母暗鬆了口氣,目光來到從方才進門後便未發言過的三名女子身上。

      「重明之長翎翠,來訪龍宮有何指教?」龍王母和聲問。

      為首的女子上前一步,開口說:「如角林仙長所言,南疆已全然淪陷。我族在敵方狂攻下甚感疲憊,又因遇襲而傷亡慘重。敵軍援兵抵達後,攻勢益發猛烈。夫諸族亦因受到圍困難以出手相援,故不得已只好棄守疆域,全族撤至東方。」

      「南疆失守,北境亦不樂觀。估計敗逃族群將全數來到東域,也意味著此處終有一日將成最大戰場。」蛟龍王公捻著龍鬚,沉吟道。這一句話猶如把鋒銳刀刃,刺入諸仙心中。

      倘若這裡真如蛟龍王公所言成了最大的沙場,屆時將會時何等的慘況?且不提戰勝後的善後,一旦敗北,所有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一想到此,眾仙心中都彷彿壓著一塊大石。

      「怎麼,氣氛為何這般凝重?」

      一道清朗宏亮的聲音冷不防傳來。眾仙一愣,卻見大門又是一敞,一道藏青色的身影走了進來。

      看清對方面貌,龍王母與其護衛皆是一驚,詫異地望著那逐漸走進的男子。

      「……是您?」


 




折騰數天終於打出來了,完成後有種虛脫感。

有時不禁埋怨自己為何那麼執著於湊字數,但又覺得字數太少對讀者不夠盡責(?)。

算了,總而言之這篇算是完成了,如果覺得尚可不妨幫推下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