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耐性、細膩?自己哪來這幾些特質?其他也就罷了,居然是自己最欠缺的幾個。難怪祂會說自己學不了,連他自身都明白這是多麼地不切實際。

        「即使皆具備以上幾點,仍無法保證一定成功。更遑論其尚有不小的風險。」冥骸緩然說著。

        「風險?」沈洛年疑惑地重複。

        「好比身首異處或身陷於空間夾縫中,反正你不懂,也無須知曉。」冥骸漫不經心地表示。

        聽起來好像很恐怖。沈洛年不敢輕忽,說:「知道了。」

        話音方落,沈洛年心念一轉,又說:「那招玄空什麼的就罷了,難道沒有其他比較好施展的空間魔法了嗎?」

        「這類法術固然方便,但相對地限制也多。」冥骸緩然說:「若要施展,通常都是鎖定一個地點或對象。比方自己熟悉的空間或信賴的親友,且確定後就無法更改,故不大適宜應用於實戰中。」

        所以于丹翠的目標是艾露,魔法島上的那個年輕人的位置則是他家?看來這也不能寄望了……沈洛年正頭疼,驀地靈光一現,道:「但我曾見過有人會類似土遁的法術,能把一處空間與自己所在的位置交換,應該也算是空間魔法吧?但好像沒這麼麻煩。」

        「那是種將座標定於自己身上的簡易空間魔法,傳送距離短且固定,限制也不少。」冥骸淡然道:「如果你想知道些實用性較高的術法,本尊尋出些是何你程度的送入你心中便是。」

        還能這樣?沈洛年稍感詫異,卻又隨即平息下來。以祂的能耐,能做到這點也不讓人意外就是。

        「說遠了,總而言之,在施法時必須於腦中想像所要的效果,威力與範圍越大所需耗費的能量越多,倘若不知節制的使用,遲早會因力量透支而休克。」

        「想像就行了?聽起來挺方便。」沈洛年說。過去總要靠著念咒和與精靈交談來施法,大多時後彼此均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雞同鴨講,可真是遇到不少困難,現在只需靠想像就能使用,著實方便許多。

        只不過無法見到那傢伙倒也有些寂寞,雖說是無法溝通,但畢竟仍是相處了百年……沈洛年不禁有些感慨。

        「確實如此,但並非你想像中的容易。」冥骸淡淡地說:「倘若想像得不夠真實,如太過模糊或不明確,就無法施展。比方說火系術法,必須徹底去想像其形態、色澤,甚至溫度,否則難以施咒。」

        媽的,考驗想像力嗎?沈洛年暗覺麻煩,但還是耐住性子留意著。

        「另外,關於道咒的部分……」冥骸沉吟:「你當初選擇光屬玄靈的道術,只是為了擔任個治療者?」

        治療者?也就是醫生之類的吧。自己會選修光靈確實只是為了擔任隨軍的醫官以便前往龍宮,雖然在道息尚未恢復時也派上不少用場就是。沈洛年應了聲:「對。」

        聞言,冥骸思量片刻,說:「事實上,光靈術打從一開始便非以傷害為主所創的道術。」

        「啊?」光術不能攻擊?不對啊,記得燄華曾提及光術確實有攻擊方式,百年前懷真經過四川時也曾將核子爆炸後的傷害誤認為是某類光術所為。沈洛年訝然問:「光術有攻擊上的使用方式不是嗎?」

        「是有。」冥骸緩然道:「但必須了解透徹,境界領悟達到一定水平後方能習得。屆時能放出大片金芒灼燒一定範圍內的事物;或將其積聚,再一次迸射而出。要能達到這般程度,至少須耗上萬載鑽研磨練。故能運用者皆為天仙以上的階級。」

        萬年?看來自己想學還太早,即使有燄華協助而能提早是用光靈術,還是無法用出強力的招式……沈洛年暗自歎息。

        「光靈道術乃以療癒為本所創的術法,傷害的使用方式則是後來才被發掘的。假使欲獲得強大殺傷力以便戰鬥,去修雷、炎、凍靈即可。至於闇……你理應熟知。」

        這倒是……當初那狡詐的闇靈在體內埋下種子時亦在腦中賦予了相關訊息。沈洛年一想到此事便覺不快,所幸不去回想。

        「光靈術最初是以『療』為根本,有了『傷』之用途可謂與其原先理念背道而馳。此界當今能使用者少之又少,其中真正了解箇中真諦的也只有麒麟族。」

        麒麟修光靈多半是作為治療之途吧?從艾露的性格來推斷,麒麟似乎也是慈悲為懷的一族,鮮少有戰鬥的意願。

        「撇開傷害用途,你現今能使用的能力應包含了治癒與透視才是。」

        透視?還有這種用法?沈洛年一愣,問:「透視是什麼樣的用法?」

        「十分容易,僅需匯集光芒照向欲透視物即可。」冥骸說著,雙手一闔,一道光華登時自虛空中灑下,腳下地面逐漸化為透明,恍若無物。埋藏於土中的枝枒岩塊清清楚楚地顯現出來,下透數米後更是出現條小溪,卻是地下伏流。

        原來還有這種用法……不知是未曾聽說或是聽過但忘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只拿來治病,倒是沒有另做什麼研究。只不過多知道些相關資訊也好,反正沒有損失。

        「最後,炁息的部份。」冥骸雙手舉起,左右掌上同時升起一團漆黑炁息。「你是雙修,且擁有兩個炁息本源。」

        說著,左方的漆黑之氣轉為碧綠,右邊則化作澄黃。

        「你已能再次自產混沌原息,於戰鬥時可發揮奇效,但若無處存放而任其於體內隨意流竄,將與你自身炁息相抵觸。」

        用道息戰鬥啊……確實十分方便。不過若會影響到自己的炁息,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沒弄好甚至會造成莫大的傷害。沈洛年問:「可否只讓道息亂轉,避開炁海就好?」

        「亂轉既無效率又易出錯,不可。」冥骸搖頭,斷然道:「若是某些地方淬鍊過度,某些地方不足,久而久之可能失衡。」

        「那該怎辦?」

        「可嘗試以血脈運轉,但此法過於繁複而費時,並不適合你這欠缺耐性的傢伙。」冥骸頓了頓,又說:「另一個方法,就是散功。」

        「散功?」沈洛年不甚明白。

        「簡而言之,就是把其中一個炁海換成混沌原息。兩套經脈本互相獨立,不如血脈之法般接近,理論上來說,可從不同路線送出,同時運用。但為避免干擾,使用量便有了限制。」

        可以同時用道息和炁息?這倒不錯。沈洛年正有些心動,旋即一驚,連忙問:「散功有什麼風險嗎?」

        將存想的炁息散去,該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極大的傷害吧?若是因此而嚴重內傷之類的話可不好玩。

        「自然是有,炁息以與本命結合後,將體內存想的妖炁化散掉是有喪命之虞的,但那是修煉以久,道行累積多的才有此現象。但你修煉未久,又是三七分脈,選擇較少的那個,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何況你還有鳳體的自癒能力,不會如此輕易就喪命。」冥骸淡然說。

        那就好,若像懷真那樣元氣大傷可就麻煩了,沈洛年鬆了口氣,細細咀嚼冥骸的話語,片刻後開口:「你研究的那麼透徹,難道也曾遇過相同的狀況?」

        「非也。我炁息特殊,並不與混沌原息相衝突,此法為替後輩所想。」冥骸緩然答道。

        不會衝突,也就是能隨心所欲地使用兩種能量嗎?也太作弊了吧!這可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不過以祂的能耐看來,即使為平時再荒謬不過的事都不顯得突兀。

        沈洛年懶得出聲感歎,細思著方才所聞的一切。

        「武器方面還是給予你最慣用的短刃吧。」冥骸斂回炁息,解下懸在腰際的佩刀,手一伸,虛空中金芒乍現,刀旋即隱沒入其中,下一刻,二把物體從中出現,冥骸順勢取出,耀目霞光亦在此同時消散。

        定睛細看,卻是二把長度與天仙飛翼相仿的短劍。

        這混蛋黑龍珍藏的兵器不是一堆嗎?甚至還能不吝惜地當成箭矢亂拋。結果居然只給自己兩把短劍,未免太小氣了吧。沈洛年終於忍不住抗議:「你武器不是堆積如山,只給這兩把也太少了吧?」

        「其他種類的兵器,你不熟悉又有何用?若將『神之軍武』的使用權交付予你,豈不令你對我軍的威脅倍增?」冥骸冷然回覆:「此二刃性能與堅韌度皆非凡界之物可比擬,待到你實際使用方能理解箇中奧妙。」

        性能與強韌度夠自然是好,戰鬥中也較不易毀損。這在戰鬥中確實重要,卻不知重量為何?若是太重可不方便。沈洛年正思索,冥骸的聲音卻再度傳來。

        「到此為止,若有疑問到時自有解答。」

        不等沈洛年發話,冥骸輕一點地,卻見周圍十公尺寬的環域草地上陡然出現一龐大圓陣,整體由不計其數的圖騰、符文所構成,與當年文森特所繪製與魔法島上所刻的均截然不同,更加繁複而抽象。

        沈洛年尚未回神,冥骸卻是開始默誦著陌生的語言,約莫五秒,地上的圖騰逐漸出現異樣。

        符文、紋路、圖騰均開始泛起耀目的光華。頃刻間,霞光大漲,往上竄升,形成一道光柱,彷彿極光般閃耀騰動,籠罩冥骸全身。

        回過神來的沈洛年,此時終於看清了那耀目霞光的色澤。

        那是陽光嗎?不,陽光沒這般溫暖。那是月光嗎?不,月光亦無此般柔和。

        儘管極為燦亮,卻絲毫不顯刺目的──銀白。

        和杜勒斯與美寧相似,卻更顯神秘與和煦的光澤。

        原來冥骸的魔法光澤是這種顏色?原先還以為會十分灰暗呢。卻不知銀白又代表著什麼含意?

        正疑惑間,冥骸身軀驟然一震,沈洛年突覺一陣無力,似是力量突然耗盡般。

        銀白光芒漸退,取而代之的是如血般的深沉暗紅。

        變回自己的顏色了?沈洛年一愣,卻聽冥骸的聲音於耳畔旁響起:「暫時別過……」其中似乎帶了濃厚的倦怠與睡意。

        話落,沈洛年只覺渾身束縛一鬆,正覺久違的軀殼回歸時,深沉的疲憊卻於此刻排山倒海般地襲來,身子猶如剛歷經折騰般筋疲力竭,眼前頓時一片朦朧,向前撲倒在草地上,沉沉睡去。

 

        □

 

        「這感覺是?莫非……」

        「正是。大人已於不久前進入沉眠了。」

        「既是如此,怎不歸返?」

        「似乎是另有他故,該是尋到樂趣或興致了吧。」

        「這倒是,之前也曾發生過,大人還是喜於外出啊。」

        「大人自有考量,我等無須多言。」

        「也是,不過如此一來,是否會增添無謂的變數?」

        「無須擔憂,大人已做了適當的處置。」

        「那就好。倘若因此對我方造成困擾,可又得多費功夫。近日事務愈趨繁忙,實在無暇分神留心。」

        「我等所能想到之事豈是大人所會遺漏?我們與之相比不過只是娃兒。」

        「哈哈……說得是。嗯?等等……」

        「?」

        「方才十六、十八軍傳來捷報,南域已完全攻占。」

        「敵軍的情況?」

        「多半都抹殺了。漏網之魚應是朝東方前進吧。」

        「東方是嗎……可謂是愈顯棘手。」

        「北域的殘兵敗將也大多是往那兒逃,推測是欲依附並尋求庇護吧。」

        「除此之外無其他可能性。西域呢?」

        「仍在困獸猶鬥,雖然是群烏合之眾,但畢竟是強大的血脈,一時之間也難以完全滅絕。佩服啊!」

        「無妨,擊潰僅是時間上的問題。」

        「所以,需要我把南方的兵力調往東方支援嗎?」

        「不,稍安勿躁。先下令各族統御並整合,等待大人甦醒。真要調兵支援,派遣三統領以上將領前往即可。」

        「大人甦醒?屆時也是『淨世』之時吧?」

        「是。」

        「原來如此……明白了,我馬上安排。」

        ……

        「話說回來,放任他真的無所謂嗎?」

        「你指何事?」

        「那個小鬼。任其隨意行動是否妥當?雖說是近乎無暇,但仍該密切留意才是。」

        「這點大人曾事先交代,我已經做了安排。」

        「安排?那會是……啊!莫非是……哈哈!哈哈哈哈……妙啊!這下可有趣了。」

        「此事值得你如此亢奮?」

        「哈哈……只是為那小鬼感歎罷了。若是如此,只怕他會很慘啊。」

        「慘與否根本無關緊要,充其量不過為造化洪流中的一粒細沙罷了。」

        「呵呵……你會說這話還真令我意外呢。罷了,反正一切是不會有所改變的。」

        「正是。走吧,我想去個地方巡視下。」

 

 


 

 

         自上篇後整整一個月未曾發文。抱歉這麼慢才更新,也謝謝讀者的捧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月影寂狼
  • 所以洛年會很慘囉~要不要為他默哀三秒啊?
    很好看呢~加油囉~
  • 謝謝你的捧場。

    混沌 於 2012/07/10 08:54 回覆

  • 刑x爺
  • 看樣子要和冥骸打還有一段時間囉
    繼續苦等了!!
  • 嗯啊。

    混沌 於 2012/07/10 09:50 回覆

  • 乂淵仔乂
  • 洛年真的把透視給忘了啊@@
    看起來有要回歸原著狀況的傾向(洛年的角色狀態)
    不過這點外掛應該不夠用吧?
  • 也是,目前真的是要回歸原著的設定中?
    至於必要的外掛......正在苦思中。

    混沌 於 2012/07/10 16:51 回覆

  • 一生懸命
  • 銀白光色的魔法,不知道象徵什麼?(托下巴
  • 這個嘛......正在想要不要構思個意義?

    混沌 於 2012/07/10 16:52 回覆

  • 晨夜
  • 年哥總算要出現了
  • 是啊,不過真正麻煩的也是現在才要開始。

    混沌 於 2012/07/10 16:52 回覆

  • ╭☆玥〃星曜~♪
  • 是這幾些還是這幾種?
    我尋出些"是何"你程度→"適合"吧

    終於換真正的主角出場了~XDD
  • 這麼幾些還是幾種?
    可以解釋下真正的意思嗎?

    混沌 於 2012/07/11 07:44 回覆

  • Shiyue
  • 感覺冥骸已經從心靈導師進化成老媽了(?)

    看來就算能要回主導權,未來還是多災多難啊......

    快出文了,別催我OAO

  • 什麼老媽?別搞錯性別了,好歹也說是老爸吧?
    多災多難的生活是在所難免。

    混沌 於 2012/07/11 07:45 回覆

  • 巍巍風
  • 捧場!
    期待洛年打冥骸的那一刻
    感覺洛年沒有勝算阿 難道他只能喊GG了嗎
  • 謝謝你的大駕光臨。

    混沌 於 2012/07/11 07:45 回覆

  • 夜孟語
  • 大大,懷真和洛年有希望嗎??
  • 應該是有吧......
    如果我心腸夠好的話?(笑)

    混沌 於 2012/07/12 19:49 回覆

  • 寧夜狂響
  • 會不會別人以為他還是冥骸,一看到他二話不說就殺啊?那外掛真的不太夠欸,不知道冥骸「一個人」有沒有辦法打贏「全部」數兆隻妖怪
    話說看到沒下文了,快喔!!
  • 我知道了,目前正在努力的想中。

    混沌 於 2012/07/12 19:49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好看!!我推!!!!!
    對了,前面問魔法的那幾段,是本傳第11集的情結吧?
    至於後面炁息修練的那幾段...是第10集的情結吧?
    我沒說錯吧??
  • 嗯,大大的眼睛真利啊。
    大大很認真地在看噩盡島呢。

    混沌 於 2012/07/16 23:00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當然!!(挺胸)
    我可是看到都可以背出劇情來了呢~~(驕傲)
  • (拍手)

    混沌 於 2012/08/13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