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發愣良久,沈洛年終於出聲。

      「本尊問你是否有出來的意願。」冥骸覆誦。

      難不成……?

      「出來是指……?」

      「就是將身體還給你的意思。」冥骸淡淡地表示。

      真是如此?怎會?沈洛年大感詫異,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自從身體遭到占據後,他無時無刻不想擺脫冥骸的支配、奪回身體的主控權。無奈冥骸威勢之強遠超乎意料,且戒心極高,一旦稍有行動便會換來無情的壓迫或束縛。

      在冥骸壓倒性的力量面前,他的存在實在過於微小。有如渺小蚍蜉妄想撼動參天巨木。

      多次徒勞無功的嘗試後,他放棄了。

      冥骸支配著身軀,無能抗命的他僅能放任其為所欲為。

      而現在,祂竟然主動表示要將身體歸還?到底是在打什麼主意?驚愕之餘,沈洛年疑心大起。

      「你有何目的?」

      「本尊要暫時沉眠。」冥骸淡然說。

      「沉眠?」沈洛年疑惑地重複,「睡覺?」

      「類似,不全然。」冥骸答道:「總而言之,就是休息一段時間。」

      「為什麼?」沈洛年追問。究竟是什麼緣故迫使冥骸必須如此?他對此產生極大的好奇。

      「與你無關。」冥骸漠然回答。「再者,本尊應說過只消回答,無須多問。」

      聞言,沈洛年旋即噤口,打消追問的打算,思索著現有的訊息。。

      顯然,冥骸有所隱瞞,而且並不希望被他人知道,由此可見祂對此的重視。莫非是有什麼對其不利的因素?

      換作是狄韻或黃清嬿,或許能從中推敲出更多訊息,只不過沈洛年本就不擅於用腦,只可觸得皮毛,難以深入真髓。

      「你的答覆是?」

      正當他想得入神,冥骸的聲音冷不防響起,打斷了思緒。

      「想。」沈洛年旋即答道。

      長期被監禁在這幽森陰暗的鬼地方,他渴望自由的慾望分外強烈。

      不出所料……冥骸暗想。沈洛年提問的動機祂不難猜出,因此不論其如何詢問都是徒勞無功。

      縱然坐擁強大的威能,冥骸卻是忌諱著看輕他者,此為長久以來的閱歷與經驗使然。雖說以其能耐要壓制沈洛年易如反掌,但也正因如此才更不能輕呼。

      零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時的輕忽大意亦可能招致無法挽回的後果。

      「在我沉眠期間,身體便交還於你。」冥骸緩然說:「要前往何處,與誰見面均是你的自由,本尊不會加以限制。」

      絕對有詐!以祂的個性不應如此慷慨才是。沈洛年並不信任冥骸,心中戒慎逐漸增大。

      「你究竟有何意圖?」沈洛年沉聲問。

      冥骸眉角微微一顫。

      剎那間,沈洛年突覺一股沉重威迫自四面八方襲來,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彷彿被百噸巨岩包夾,動彈不得。

      片刻,待到他幾乎已經到了極限時,壓迫陡然一退。

      「本尊不喜重複以往所言。」冥骸漠然道。

      這算是某種懲罰或警告嗎……沈洛年吃力地喘息著,一邊想。

      「本尊是一時心血來潮,不要也罷。」

      「等……等……」沈洛年斷斷續續地說著。

      「罷了,這次暫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冥骸默然思量片刻,這才淡然說道:「本尊回答你的問題,但僅此一次。」

      沈洛年訝然昂首,既驚訝於冥骸態度的轉變,又生怕漏聽了任何一個字。

      「首先,本尊要讓你洞悉現今的寰宇內情勢。」冥骸悠然說:「其次,本尊打算實踐日前的承諾,背信有違原則。」

      背信?他曾做過什麼承諾嗎?沈洛年一頭霧水,卻不敢再多問。

      「雖說是將身體歸還於你,但亦不能讓你對我軍造成困擾。」冥骸沉吟:「為此,我必須締下約束。」

      「約束?」

      「簡而言之,就是針對部分能力或行動予以規範。」

      居然來這套……沈洛年暗感不快,哼聲說:「你考量得可真徹底。」

      聽出其話中帶刺,冥骸倒也不動怒,只輕描淡寫地說:「如果可以,本尊也不願多耗用精力。可你在信用方面難以令人完全信服。」

      報以反諷。

      沈洛年不信任冥骸;反之,冥骸亦是如此。

      媽啦!混蛋黑龍!沈洛年在心中暗罵著,沒有說出口。

      現在不方便與冥骸翻臉,萬一觸怒了祂,一切就完了。

      「所以,你所謂的規範是?」沈洛年試探地問。以祂的個性來看,恐怕不是口頭要求那麼單純。就算真是,他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堅守。

      如果真要約束他,還是只能靠咒誓之類了吧?畢竟是帶有強制性的效力,比起口說無憑,這招的實用與保險性無疑高出許多。

      想到咒誓,沈洛年自然地憶起百年前被懷真強逼立約的往事,以及之後所遇到的種種事跡,一抹笑容難得地在臉上綻開。

      縱然曾有所接觸,咒誓的明確概念究竟為何,他仍是不大清楚。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需要契約之靈的見證,還有違誓時會受到反噬這兩點而已。前者在與納金族下賭時曾稍微接觸,後者則是完全沒頭緒。

      從懷真迫切地嘗試解咒與其他一些實例來判斷,「違誓」的風險似乎比想像中要來得恐怖許多,否則怎會連天仙都如此忌憚?

      當初受咒誓反噬之苦的就只有懷真,自己倒是沒受什麼苦,對此也不甚了解。

      聽懷真當時的說法,受咒誓反噬是非常痛苦的折磨。想到此處,沈洛年不由得膽戰心驚,這黑龍該不會要用什麼可怕的誓約來侷限自己吧?

      沈洛年思索時,冥骸也沒閒著。

      雖然早已考量到這個情況,但實際情形卻比預料得要來得早,果然不能盡如人意啊……一旦沉睡,就無從得知這小鬼的動向,倘若一有閃失,恐又會增添變數。

      雖然可直接返回暝雲殿將其監禁,令蒼炎看守,但如此一來對小姑娘的諾言便無法實現,言而無信,這違反自己的原則。

      當沈洛年重獲自由,肯定會去找懷真,亦可能尋到人類那兒。就算他再怎麼逞強,還是會因放不下心而介入其中。

      真是嘴硬而心軟的矛盾小鬼……

      冥骸視線一轉,瞟往東方。

      倘若到小姑娘那兒,就毋須太過擔心,有天仙在旁,威脅相對也少。

      目光一移,睨向西方。

      假使去了同胞那裡,只怕這小鬼馬上就血衝腦門上前拚命,這樣一來可能會增添不必要的困擾。

      不過,假如他看到同胞目前的處境,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想必是一大樂趣吧,不能親眼見識可真有些遺憾……

      總而言之,他應是會前往這兩處,雖然置其於天仙環繞下確實能省去不少麻煩,但相對地也有一定的風險。若是天仙群起圍攻,這小鬼也只有挨打的份了。雖說他是生是死對祂均不構成困擾,但若死了,可就損失了一大樂趣,還是多授予他一些保命之道吧。

      另外,蒼炎那兒也得交代一下才行……

      冥骸闔上雙眸,正專注思索的沈洛年並沒有察覺到祂心底漾起的波紋。

      片刻,冥骸睜眼,悠然輕呼。只聽其泰然自若地說:「有什麼想問的嗎?」

      「!」沈洛年驀然回神,想開口詢問,卻又顧忌著。

      「只要別過問沉眠的理由即可。」冥骸說。

      看來其中果然有玄機。沈洛年遲疑數秒,終於開口:「你說的制約,是指咒誓?」

      「相似,但不是。」冥骸緩然說:「所謂咒誓,是指雙方皆同意,再加以契約之靈為證方能立下。但這個制約卻是可片面施加,意即強制性地加於施咒對象身上,而毋須經過其同意。此為與咒誓間最大的差異,這類術法,本尊稱之為『咒縛』。」

      也就是強迫要求他人遵守嗎?可真是霸道……沈洛年暗罵在心中,道:「那麼這招的解法是?」

      既然咒誓能解咒或蓋咒,這招應該也有破解之道才是。

      冥骸聽出其中的弦外之音,隨即莞爾,卻也不挑破,平靜地說:「由施法者親自解除,或道行在其之上的人方能破除。」

      聞言,沈洛年心已涼了半截。現今宇內,上哪去找個道行在冥骸之上的人物?看來這束縛是跟定自己了。

      「那麼……你打算約束什麼?」幾乎已經放棄擺脫桎梏的沈洛年隨口問著。

      「本尊九成九的炁息與能力。」冥骸右手壓上胸膛:「這份力量過於強大,倘若交到你手中,哪怕稍有一閃失此界就完了。何況你本就不安分,恐有濫用之嫌。」

      考慮得這麼多,看來祂果然也信不過自己……細思冥骸的話語,沈洛年說:「你說封住九成九,到底是多少?」

      「你無須擔憂,至少應付中等妖仙已是綽綽有餘。」

      自己聽錯了嗎?沈洛年愣了半晌,這才戰戰兢兢地問:「應付妖仙?」

      「此身真力過於強大,平時無戰時均受本尊壓制著。」冥骸淡然解釋:「否則會影響到此界的平衡。」

      影響整個世界?僅有冰山一角就足以擊退懷真等強大妖仙,那完全時豈不……先前的幾戰,都只是祂的娛樂嗎?

      「除炁息外,玄功部分本尊也會加以限制。」

      「玄功?」沈洛年不懂。

      「就是你們所謂的道咒、仙術、魔法,本尊統稱為玄功。」冥骸漫不經心地回應:「道咒部分就你原先能使用的光術。魔法方面,你與精靈間的契約已經斷了,本尊會再賦予些相關知識。」

      「嗄?」沈洛年瞪大眼:「你說我與精靈間的契約斷了?」

      「在本尊入駐此身的同時,他便因察覺到威脅而切斷了聯繫。否則僅需本尊一有意,其就會喪命。」

      「媽啦!那我豈不是不能用魔法了?」沈洛年怒喝,恨不得馬上揍對方一頓。自從開始修煉以來,於妖怪界中少見的魔法便一直是自己的罩門之一。如今不能用了,自己就相當於是少了一隻手。

      沈洛年咬牙切齒,卻聽冥骸緩然說道:「鎮靜些,本尊又沒說你從今後就無法使用。」

      沈洛年訝異間,冥骸平靜地說:「不僅如此,而且會比之前更加實用。」

      「更加實用?」

      「一直以來,你要施法時都得與精靈互相溝通對吧?本尊可以令你省去這個階段,直接以心念施法。」

      沈洛年大吃一驚,期期艾艾地說:「你的意思是,用想的就能使出魔法?」

      「正是。」

      也太犯規了吧!沈洛年登時回想起魔法島,那些魔法仙人雖也能不詠唱咒文施法,卻不是全然皆可,部分較為艱難的法術仍須念咒。而這頭黑龍卻只憑意念方能施法,不知那黑心丫頭與魔法仙人們知道後會作何感想?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使用魔法就一定得與精靈立約?這其中莫非有什麼特別用意?

      當初聽文森特說,魔法是由應龍傳給人類的,在西方世界流傳下來。卻不知應龍學習魔法又是為了什麼,以該族實力用炁息或道術就能應付敵人了,根本不需要倚靠魔法才是。

      「欸,冥骸。」沈洛年喚道:「你是否知道學習魔法就得和精靈締約的原因,還有應龍族學習魔法的理由?」

      「為什麼這麼問?」冥骸難得以反問代替回答。

      「應龍族本身就是強大仙獸,何必多費心思學習魔法,殺傷力還不如道咒。」沈洛年說。

      「確實是。」冥骸悠然輕歎,想了想,說:「告訴你也無妨。事實上學習魔法的用意並不在於戰鬥,而是與精靈溝通。」

      「溝通?」

      「與精靈溝通,藉以加速理解如何成為精靈。」

      「嗄?」沈洛年張大嘴:「成為精靈?」

      「沒錯,獲得永恆,成為仙界之靈。以翼龍族的水平來研判,大約得至天仙境方能完全理解,加以嘗試。」冥骸漫不經心地回道,旋即冷笑:「雖說是永恆,實際上不過是多個幾十萬年壽命罷了。」

      仙界精靈是這樣來的?沈洛年想了想又皺眉說:「不對啊,天仙之上不是上仙嗎?」

      「由上仙慢慢修煉轉化成精靈是較為按部就班,風險低的方法。但不知得耗上多少時間,也不肯定絕對能成功,在凡界的行動還會受限。」冥骸說:「過去曾有不少天仙因想提早成為仙界精靈而採用危險性高的此法,可九成以上都失敗了。由於太過冒險,而後就鮮少有妄想以此法偷吃步的實例了。」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想了想,又問:「那你知道精智力嗎?」

      「精智力?你是指精神之能?」冥骸挑眉問。

      看來祂知道精智力的含意,那就方便了。他可不想解釋后土曾提及的關於這方面的複雜長篇大論。

      「對,你知道精靈要索取精智力的原因嗎?」沈洛年追問。一直以來,精靈要取得精智力的原因始終是個謎,一方面是因為修練魔法的人實在太少,專精的人又不知確切原因,故只能將此問題埋藏於心中。現在有機會得到答案,他自然提出了疑問。

    「那是為了要延續壽命啊。」冥骸冷笑:「仙界精靈捨棄會因時光流逝而衰老的軀殼,讓自身元神不會因肉體關係而使得生命受到限制,但要使元神不斷存續卻須倚靠精神之能,也就是你口中的精智力。」

      「那麼,如果一直沒有索取精智力,精靈還是會死?」沈洛年訝然問。

      「當然。凡是生靈,均有壽命限制,終將是難逃一死。沒有所謂的永恆,頂多延長罷了。」冥骸聳肩,漠然道:「不論如何苟延殘喘,最終仍須迎接死亡,這就是真理。」

      原來如此……沈洛年對長生不死並無興趣,學習魔法對他來說只是多一個保命之道,與精靈溝通藉此嘗試得到永生什麼的他一點興致都沒有。他想了想,接著說:「你說我能以心念驅動魔法,是指任何類型都可嗎?」

      如果能用出個核爆之類的攻擊,戰鬥時就不必那麼辛苦了。

      「不行。」冥骸的回答無情地粉碎了他的想法。

      「超出你能力所及的便無法施展,倘若硬要使用,輕則神智崩潰,重則有性命之虞。」

      「呃……」看來還是別嘗試得好。沈洛年光想像結果就倍覺駭然,當下打消了其他幾個妄想。

      簡單整理下思緒,他突然靈光一現,說:「那可以向你討教些招式嗎?」

      「討教?」冥骸微微一怔,心念一轉,道:「好吧。要問什麼?」

      「就是你瞬間移動的招式。」沈洛年說。

      「瞬間移動?你是指『玄空挪移』之法?」

      好長的名字……沈洛年壓下心中蠢動的那份不耐,說:「對,那招如何施展?」

      那個招式應該也是某種空間系魔法吧?和自己過去在魔法島時曾接觸的空間通道有幾分相似,卻是更加迅疾。如果能運用自如,行動上想必能快上許多,逃命時也十分實用。

      「一言難盡,其中道理難以口述。」冥骸緩然說:「你想學?」

      「嗯。」

      「不行,你不適合。」冥骸斬釘截鐵地表示。

      沈洛年沒料到會被回絕地如此斷然,不免感到些微的愕然與不快,愣了數秒才說:「為什麼?」

      「此招除講求資質外,尚須滿足冷靜、耐性、細膩三種特質,你具備嗎?」冥骸冷然答道。

      「……」

 

 


 

 

本來是想寫到標準四千字就收手的,沒想到居然超過一千之多,而且居然還沒寫完,只好移到下一段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巍巍風
  • 四千自就收手,居然超過一千多....
    這句話怪怪的
  • 我的意思是原本預定寫到4000就收手了,結果把筆記本內的手稿全打上來才發現居然超過標準整整1000多字,讓我有點驚訝。

    混沌 於 2012/06/01 22:07 回覆

  • 夜昊語
  • 大大,你太威了喔!
  • Shiyue
  • 1%應付妖仙,30%應付天仙......

    媽啦~~

    這對話完全是場壓倒性的「嘴砲」戰(?


  • 「嘴砲」?啥意思?

    混沌 於 2012/06/01 22:08 回覆

  • 殤之神
  • 好看好看
  • 謝謝。

    混沌 於 2012/06/02 09:19 回覆

  • 晨夜
  • 不管是一千字或是四千字,

    對我而言都是很厲害的。

    且文字都很流暢,看的很爽快。
  • 謝謝你的捧場,彼此勉勵吧。

    混沌 於 2012/06/02 09:20 回覆

  • 一生懸命
  • 冥骸也有壽命嗎?
  • 這是秘密。

    混沌 於 2012/06/02 09:20 回覆

  • 一生懸命
  • 我大膽猜測冥骸的''身體健康''是反抗軍的契機~~
  • 天機不可洩漏,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2/06/02 09:20 回覆

  • 燄松
  • 處處皆是外掛王
    我覺得生在此世真沒意義......

  • 為什麼這麼說呢?

    混沌 於 2012/06/13 19:24 回覆

  • 天御嵐
  • 好久沒來~一來就看到你的文,只有兩個字,好看
    希望下次從深海浮上來還能在看到下篇~加油
  • 謝謝你的捧場。

    混沌 於 2012/06/03 07:34 回覆

  • ╭☆玥〃星曜~♪
  • 冷靜、耐性、細膩。。。
    真期待混沌大怎麼描述這三項特質^^
  • 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2/06/03 07:34 回覆

  • 小小訪客
  • ㄜ混沌大要不要讓冥骸跟洛年講一下光靈咒術的用法??感覺會很猛捏!!
  • 我會的,大概下篇就會提到吧。

    混沌 於 2012/06/03 16:25 回覆

  • 光之翱翔
  • 洛年對三項特質可是超不符合阿= =
  • 是。

    混沌 於 2012/06/04 12:21 回覆

  • 末日
  • 同樓上的意見,沈洛年對這三種特質根本沾不上邊吧...... = ='''
  • 是。

    混沌 於 2012/06/04 12:21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沒錯沒錯!!!!!((大大的點頭!!
  • 哈哈,大家都這麼想啊?

    混沌 於 2012/06/13 19:21 回覆

  • 刑x爺
  • 期待下篇!!!
    冥骸的外掛應該得到期了
    叫他在續費吧!!!
    (真想送懷真或洛年無敵外掛 快把冥骸整死吧)
  • 謝謝你的捧場。

    混沌 於 2012/07/03 15:33 回覆

  • 悄悄話
  • 乂淵仔乂
  • 一次看好多好開心~~(轉圈圈
    洛年:懷真啊~~~
  • 嗨!好久不見啦!

    混沌 於 2012/07/03 15:34 回覆

  • 寧夜狂響
  • 果然只要是生物都有弱點啊,現在冥骸時間倒了,身體的主人回來了,外掛要傳承了= =被侵占身體可以學外掛,這是好是還壞事啊?
  • 我想都是吧?
    有時乍看之下是壞事的也不一定全然是壞。

    混沌 於 2012/07/12 19:4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