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紅櫻瓣,隨風輕揚。

      碧葉搖曳,翠草嵡動。

      繁茂密林深處、蒼翠綠原盡頭,靜躺著一清澈明湖。

      寧靜深邃,水波不興。

      風,輕輕走過湖面。泛起陣陣漣漪,跫音迴響湖心。

      涼風微微,空氣清新,花香醉人。

      突地,一異樣打破了寧靜。

      虛空中一陣歪斜扭曲,須臾,一道暗影輕落足於湖畔旁。

      來者是名少年,面容冷肅,仿如燃燒烈焰般的瞳仁中透著冷似玄冰的寒芒。

      其身披一襲幽玄袍服,幽暗如夜,又深邃如淵。

      風吹,霧繞,湖面波光粼粼。少年不發一語,眼眸半閉,不予理會頂上為清風拂得略顯凌亂的烏亮黑髮。

      花絮紛飛,枝葉輕顫。

      蒼木簇擁,霧氣氤氳,清幽明湖格外靜謐。

      瓣,輕輕飄下,靜靜地落於少年掌心。

      少年俯首,手指微挪,撥弄著掌中紅櫻。

      片刻的撥拂,少年手一前伸,一抹漆黑倏然自紅瓣上擴散。卻見鮮紅欲滴頓時轉為濁黑枯乾,頃刻間化作粉塵,隨風飄逝。

      少年凝望那清如明鏡的湖面,緩緩啟口,低吟聲:「起。」

      話聲方落,異樣頓現。

      周遭混沌原息濃度突然一升,一股灼紅氣息自湖面湧出,彷彿要吞噬一切地猛烈。

      清澈水面驀地一陣蕩漾,一團紅焰自池中湧了出來,飛上天際。

      旋風驟起,吹拂著湖邊花草與枝葉,帶起點點絢爛花瓣飄揚,繪出幅絕美之圖,令人屏息,令人驚艷,令人為之陶醉。

      赫然見到絲絲細羽飄落,一根根朱色羽毛點綴著蒼翠草原,紅得如此令人驚心。

      紅芒熒熒,艷麗非凡。

      無視身邊的絢爛,灼瞳上移,捕捉到一奇異之景。

      一大片耀目絳紅緩然降下,同他一般幾近燒灼的雙瞳,往下俯視著。朱紅雙翅,遮蓋了半邊天空,映得通紅。耀眼之甚連高懸穹頂的金烏也被其所掩蓋,卻一點也不覺刺眼。

      朱色之鳥微微展動雙翅,渾身散發著緋色之氣,嚴正之氣,渾然天成。

      「幽峭清境,著實為極佳的居所。」少年定神四顧,輕聲讚嘆著。

      「末仙冥骸,」鳥喙微張,深具威嚴之聲倏然響起。「來此何事?」

      少年抬首,仰望著天上的巨大赤鳥,灼眼與浮於空中的明豔幻獸相碰撞。

      「閒暇之餘,來此拜訪。」冥骸語氣如水面般平靜,「相隔萬載,汝等之能也更上層樓了。」

      「猶不及祢。」鳳凰緩緩地道,言語內蘊含著若有似無的冷然。

      「時過境遷,人事全非。」冥骸沉吟道,「上個紀元殘留下來的倖存者均已喪生,親眼見證終末之象者如今已寥寥無幾,唯一不變的也僅有生靈間彼此的鬥爭殺伐,不勝欷歔。」

      「不必如此拐彎抹角,直說便是。」鳳凰冷冷道。「祢應當不是為提往昔而來,是不?」

      聞言,冥骸面容微沉,淡然開口。

      「此次淨世,汝等切勿介入干涉。」

      鳳凰赤紅的雙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祢本無權支配我等……」

      「是,你們的創造者並非我等,本尊是不應多加介入。」冥骸紅眸微凜,「但為界之平衡卻不得不如此。」

      鳳凰默然,瞳中慍怒卻愈顯濃厚。

      「即便汝等為此界初始仙獸,亦無法與末仙相抗衡,妳應熟知。」

      「正是。若祢有意,我等豈能干預?」鳳凰冷然回應。「末仙之能,我等望塵莫及,豈有反抗之理?」

      「妳是無意,可其他娃兒卻非如此。」冥骸語氣毫無半點抑揚起伏,「與妳並列的娃兒中,便曾有過與本尊為敵的愚行。」

      「其他四仙之事,我無權涉入。」鳳凰漠然道。

      「妳不曾忤逆,是因不願介入事端,又或是……不具戰鬥能力使然?」冥骸面若寒霜,紅瞳中寒光隱隱。

      鳳凰巨軀微微一顫,紅羽紛落,赤色燄芒騰動不止。

      「可否收回『霸宇之氣』?」

      聞聲,冥骸神色稍稍緩和,道:「妳身負混沌原息,應能抵禦。」

      鳳凰身上赤霞恢復平穩,整體威勢卻已不如初時。緩緩地啟口,說:「祢應知曉,末仙之氣非凡塵之輩能及之。」

      冥骸不語。

      「這回,祢選中了我的換靈者作為軀殼?」

      「妳指這個小鬼?」冥骸指了指自己的身軀,「這副軀殼確實省去了本尊不少麻煩,就這點而言,本尊也必須感謝妳。」

      鳳凰冷哼一聲:「無須多言,我等為之換靈乃因眾仙要求,為增益下界混沌原息,並非為祢所造。」

      冥骸冷笑,戲謔之意,表露無遺。

      「當時,妳是特意為此宵小之徒換靈,而對那天仙丫頭視而不見,是吧?你打算何時收回換靈?」

      沉默的換成了鳳凰。

      「妳在顧慮這孩子?本尊已絕了其五感,外界狀況他無從得知。」

      鳳凰俯視身下的少年,低歎一聲。

      「原本,我是打算於千載後,仙凡分離之際將之收回,但現狀卻不盡期望。」

      冥骸輕笑兩聲:「這孩子的成長之快超乎了妳的預期?不具炁息時受到換靈,倘若無變數將因混沌原息而終生無法引炁,這是妳最初的設想。可他卻偏偏成了特例。」

      鳳凰以沉默代替回覆。

      「身負混沌原息的換靈者為此小鬼是幸還是不幸,本尊也無法明確斷定。」冥骸悠然淡笑:「平時看似與世無爭、遺世獨立,友人發難時卻積極異常,聲稱怕麻煩又不斷朝險境中跳,可謂是極為矛盾。」

      鳳凰不語,難以判讀感情的鳥面卻是蒙上了股絲若有似無的哀戚。

      不予理會鳳凰,冥骸自顧自地說著:「換作其他通曉箇中奧妙之徒,想必會用於己族之利上吧。屆時恐又會有一番爭端,為占有珍貴的原息而戰得如火如荼的情況。將此能力賦予一介弱小之輩,妳還真是有意。」

      語罷,冥骸劃上抹帶了些許戲謔意味的笑容。

      「我僅是選擇了最適當的換靈者,如是而已。」鳳凰淡然表示。

      「最適當嗎?確實呢……」冥骸悠然一笑:「以此般宵小種族的能耐,即使再專精修練也難成氣候。此格局看來壽命至多三百,道行不足;就算假混沌原息修練,至高亦僅止於妖仙初境,根本無能於時下寰宇內占有一席之地。應付名妖仙便心力交瘁,倘若遇上天仙也只有滅族的份了。」

      「各族格局能力本就不一,這是無可奈何。」鳳凰冷然回應:「並非所有生靈均如祢一般擁有得以毀天滅地的能耐。在祢眼中極為容易之事,對他者而言卻未必,甚至可能是終生無法觸及的夢。」

      「呵呵……」冥骸忽然一陣輕笑,「妙哉,妳竟為凡塵之輩發聲?實為始料未及。」

      鳳凰冷哼一聲,不置可否。

      「是因身為此界的生命之母使然,或是另有其故?」冥骸冷笑,灼瞳閃騰,「不論為何,這般理念倒是像足了瑩。」

      聞言,鳳凰勃然大怒,一振翅,草地被這強勁的風襲過,草芽紛紛貼倒在地,根根細草伴著風飄落在冥骸腳邊;湖面上漣漪紛起,激盪不定,翻騰不已。

      「切勿……提及娘親之名。」鳳凰巨目內怒意盈滿,沉聲道。

      赤燄激騰,周遭混沌原息陡然一震

      見狀,冥骸笑容斂起,但仍是不動聲色,只肅然仰望眼前的赤色大鳥。

      混沌原息愈發濃烈,如怒浪般湧來,籠罩著湖畔的闇影。

      「別白費功夫。」

      無視身旁足以使宇內眾生陷入沉眠的精粹靈息,冥骸鎮定如恆,漠然道。

      「混沌原息乃始於末仙之軀,我等焉有懼怕之理?」

      鳳凰不予回應,混沌原息卻是不減反增,益發強烈。

      以此般濃度,天仙……不,甚至上仙都得不醒人事了吧?冥骸暗自思忖著,一面在心底揣度著另外的打算。

      片刻,見周身混沌原息依舊未散,冥骸眉頭微微一皺,灼瞳一凝。

      驀地,一股深邃黑氣自其身上泛出,迅速擴散。

      黑霧一現,鳳凰頓時透出一抹駭然,卻見黑氣擴散甚速,轉瞬間,其周身五尺環域已被吞噬。

      黑霧滾滾,侵蝕花木,淹沒翠草,籠罩湖面。其之幽暗,即使天上金烏亦無法驅散,彷彿一黑洞,無比詭譎,又無比駭人。

      鳳凰巨目中已不見怒火,取而代之的,是忌憚。一動念,混沌原息斂了回去。

      原息一退,幽玄氣息旋即收攏,匯聚之際,方才籠罩的環域也重見天日。

      一片蕭索。

      紅瓣?沒了。蒼木?沒了。草地?想多了。不久前仍生機盎然的區域,此時空蕩蕭瑟,徒剩悠然浮於空中的漆黑身影,其他一切均消失無蹤。

      下方地表呈現一圓弧狀的巨大凹陷,邊緣處殘留數根斷面平整的枝幹,上方枝葉花朵皆因受黑氣波及而散逝。

      「洪荒之息……」鳳凰俯首低歎。

      「終焉之氣,將萬物盡化為虛無。」冥骸抬手,一抹深邃黑息自掌上升起。「即使是上等之仙,也將歸於塵土。」

      語畢,抬首,紅眸捕捉到赤色巨鳥的身形。

      「是否想感受下,身軀覆滅的痛楚?」冥骸挑眉:「就像當初被瑩與其他末仙打入域外界縫的本尊一般。」

     晦暗黑霧騰動,彷彿幽冥深淵的鬼域陰氣。

      「那是種……無可言喻的痛楚。」冥骸語氣溫和,如清風般輕柔,卻又透著股萬年玄冰也有所不及的刺骨冰寒。

      「筋骨血肉被侵蝕、被撕裂、被扯碎、被吞噬,軀殼喪滅的劇痛無時無刻不折騰著意志。漸漸地,觸覺消失了,嗅覺、味覺、聽覺、視覺相繼喪失,最後,存在也失去了。唯一剩下的,只有元神。」

      「那是個沒有時光流逝的玄暗領域。徒有混沌不斷變換著,反覆形成,反覆瓦解。一會兒水流,一會兒火燒,一會兒土掩,一會兒風吹,一會兒電鳴,可就是無法持續,倏忽即逝。無序的狀態下,萬物均無法生成其本質狀態,只能於那無垠紊亂中不斷輪迴罷了。」

      「儘管元神尚存即為存活,非全然逝去。可軀殼喪滅卻始終為一撕心裂魄的疼痛,無時不覺空洞、虛無、悲嘆、寂寥。而這一切,皆是拜吾妻──爾等娘親──所賜。」

      縱使語氣依然平穩,能看破本質的鳳凰卻仍清楚洞悉了其內心深處的波波漣漪,朦朧,玄虛而深沉。

      「祢……痛恨娘親嗎?」

      「痛恨?也許是。」冥骸心底波紋歸復寧靜,淡然開口。「瑩使本尊身崩神離,沉淪於凝滯的混沌,趨近喪滅,本尊是應恨她,不過……」

      冥骸一頓,旋即默然。

      鳳凰似乎也沒有追問的興致,只是戒慎地俯視著他。

      「罷了,就此為止吧。」冥骸聳肩,一派從容地旋過身子。

      「最後仍是告誡你們:切勿插手。倘若為之,休怪我不客氣。」

      話落,虛空中一陣扭曲,漆黑身影頃刻間被捲入其中,倏地消失。

      鳳凰目睹著他離去,沉默了半晌,鳥喙微啟,一絲低吟流出。

      「即使時隔良久,仍是如此可憎……」

      理所當然,已離去的男子,並沒有聽見她飄散於風中的呢喃。

 

       □

 

      冥骸一腳跨出,步入一個大草原中。

      「這是什麼地方?」

      宿主少年的聲音從心中傳來,在與鳳凰相別後,他重啟了沈洛年的感官。

      「不知。」冥骸敷衍地說著,漫不經心地環視周遭的景物。

      萬里無雲的浩瀚蒼空,一碧萬頃的遼闊草原,在他的眼前無盡延伸。

      綠草茵茵,繁花似錦,芳香幽幽,一望無涯。

      草原中星羅棋布地點綴著無數的小湖泊,湖水碧藍;河溪如藤蔓般將大大小小的湖泊相互串連,河水清澈見底。

      「!?」

      正當他沉浸於美景的同時,眼前突然一陣模糊。

      左手按上胸口,眉頭稍稍蹙起。

      時間到了嗎……

      冥骸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異光,雙眸輕闔,靜靜地輕喘。

      感應到他的異樣,沈洛年正想發話,卻被冥骸搶先一步。

      「從現在開始,無須多問,只管回答便是。」

      「啊?」沈洛年莫名其妙,不明白為何冥骸會突然丟出這句話。

      不理會他,冥骸輕呼聲,緩然開口:

      「你想出來嗎?小鬼。」

 

 


 

比起上篇,這篇只有四千出頭,明顯減少許多,請各位將就下。

本篇內容有部分字句與設定引用星曜大的文章,衷心感謝星曜大不吝於分享。

星曜大部落格:http://sy71212002.pixnet.net/blog

封筆三周終於發了,這陣子學校考試繁多,沒什麼空檔構思劇情。此外,由於要參加七月大考,恐無法迅速發文,在此向各位讀者致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大拇指外露
  • 頭香?
  • 沒錯,恭喜啦!(灑花)

    混沌 於 2012/05/18 22:00 回覆

  • 天舞
  • 作者有事 那也沒辦法
    先應付考試吧
  • 嗯。
    接下來就不定期了,可能有空時才會發吧。

    混沌 於 2012/05/18 22:01 回覆

  • 殤之神
  • 四千字一樣是精采絕倫
    讓人無比期待後續發展呀
  • 謝謝你的捧場,甘溫。QAQ

    混沌 於 2012/05/18 22:49 回覆

  • Shiyue
  • 鳳凰果然只有麻痺功能(不對

    從對話中看來,似乎末仙有獨自造出一個世界的能耐?

    冥骸看起來似乎要進入類似"冥想"之類的狀態了?
  • 天機不可洩漏啊。(笑)
    看下去就知道了。

    混沌 於 2012/05/18 22:49 回覆

  • 天御嵐
  • 原來大大也出古文啊(誤
    四千字還是一萬字都一樣好看,期待後續發展啊
  • 謝謝你的捧場。(笑)
    你說的古文是?(疑惑)
    是指筆法像文言文嗎?

    混沌 於 2012/05/20 08:02 回覆

  • 訪客
  • 大大辛苦了。
    冥骸究竟要做什麼呢?真令人好奇。
    期待後續發展啊。
  • 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2/05/19 11:26 回覆

  • 悄悄話
  • 月冥雷牙
  • 讚!!!
  • 謝謝捧場。

    混沌 於 2012/05/20 08:01 回覆

  • 斐傲蓮空
  • 洪荒氣息不是玄武掌握的嗎?
    照理來說應該是旗鼓相當阿?
  • 和使用者也有點關聯......往後應該會解釋到。
    事實上,我一直反覆思考:混沌原息對上洪荒之息結果究竟會......?

    混沌 於 2012/05/20 07:47 回覆

  • 天御嵐
  • 抱歉~顧著留言忘了推文,下次會記得
  • 沒關係啦。
    話說你的下文什麼時候會出?

    混沌 於 2012/05/20 08:01 回覆

  • 天御嵐
  • 最近再想二、三部怎麼完結,可能要晚一點才會有下文,抱歉啦~

    謝你的捧場
  • 好說,好說。
    話說完結......我都還沒開始想。 = ='''

    混沌 於 2012/05/20 09:14 回覆

  • 末日
  • 冥骸恐嚇啊......究竟祂的打算是?(汗)
    超期待未來發展。
  • 嗯。

    混沌 於 2012/05/20 09:14 回覆

  • ╭☆玥〃星曜~♪
  • 這篇也很精采呢~
    覺得混沌大把整個場景敘述得更加完美了。。
    讚!期待大大的續篇.
  • 你指的場景是?
    感謝捧場,不勝惶恐。

    混沌 於 2012/05/20 09:33 回覆

  • ╭☆玥〃星曜~♪
  • 鳳凰出現的場景。。。
  • 喔。
    再次謝謝你的許可。

    混沌 於 2012/05/20 20:39 回覆

  • 天御嵐
  • 唉~想結局好累啊!
  • 是非常累。

    混沌 於 2012/05/22 09:04 回覆

  • 一生懸命
  • 這篇我看得出你「名」符其實的表達了創作理念~GJ
    另外請解答下題~~
    1.白螢=鳳凰的媽
    2.白螢=冥骸之妻
    by1.2.--->冥骸=鳳凰的.....爸???

  • 以理論上來說......是的。
    至於為什麼鳳凰對冥骸會是這般態度,故事發展下去便知道了。

    混沌 於 2012/05/22 19:17 回覆

  • 一生懸命
  • 問一下,字體要怎麼變大但行距保持正常?
    我是先打在word上面再直接貼上來,他會直接有一個很小的字體
    想要放大的時候行距都會很怪= =
  • 這個嘛......我都是直接貼上來再調整大小到12的,至於行句部份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混沌 於 2012/05/23 15:17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瑩是鳳凰的母親嗎??
  • 是啊,語意應該很明顯吧?
    這方面的設定,故事發展下去就會提到啦!

    混沌 於 2012/06/13 19:24 回覆

  • 寧夜狂響
  • 關係好複雜,我只知道冥骸他時間快到了
  • 哈哈,這點後期會提到的。
    我知道這真的有點雜啦......

    混沌 於 2012/07/12 19:48 回覆

  • 風夜末∮神
  • 你語文一定很好可以打文言文寫得那麼好()_()
  • 承蒙讚賞,不勝惶恐。

    混沌 於 2013/02/24 2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