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燄焚天,寒冰凍地。

      仰首,燃燒的天空。

      低頭,凍結的大地。

      火紅與冰藍,灼熱與酷寒交織成一片奇異的光景。

      天上不時墜下拖著灼熱炎流的斗大炎球,但均尚未抵達地面便被地表散出的刺骨寒氣剋制消散。

      雷轟電鳴充斥於灼炎覆蓋的蒼穹,仿若神祇的狂怒般,宣示著無匹威勢。

 

      死寂籠罩著冰雪覆蓋的大地,場面煞是蒼茫。

      如林般拔地而起的無數冰錐,奇寒沁骨的凜冽凍氣,為這生機葬歿的曠原平添上幾分黯然、幾分滄桑。

      透著冰寒的霧幕,隱約可見遼闊的凍土上佇立著兩個身影。

      一名少女駐足在雪地中,外貌年約十八九歲,五官清麗,生著一雙如清泉般的冰藍眼眸,膚似冷玉,一頭及腰的雪白長髮如瀑般披散而下,儼然是個氣質不凡的貌美女子。

      但,其目前的狀態卻是令人不忍卒睹,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

      淒慘。

      少女全身衣裳殘破不堪,處處露出白皙的肌膚,從幾與破布相去不遠的衣裝殘骸看來,她身上原本應有類似白緞古袍的衣飾。而如今,破爛的衣服上血跡與焦痕遍布,外露的白皙肌膚上淌著好幾道鮮血。

      少女全身上下僅有一把劍,正尖端朝下地倒插在地上,藉此支撐傷痕累累的嬌軀。

      儘管身負重傷,冰藍的雙眸中卻不見痛苦或幽怨,反而透著堅毅與凜然。

      映入清澈明眸中的,是一道黑色身影。

      那是名身著戰甲的精悍青年,蓄著如夜般深邃的俐落黑髮。烈燄般的火紅眼瞳炯炯有神,手持一把與短髮及衣著相同色澤的漆黑長刀,正默默地與少女相望著。

      相較與少女的遍體鱗傷,青年不遑多讓,身上同是慘不忍睹。

      漆黑的鎧甲嚴重毀損,幾乎已無功用。甲冑上處處可見深淺不一的裂痕,右側護肩,左方護腕、護膝完全毀壞,胸甲更是整個碎裂,內側結實的身軀上滿是傷痕與血汙,叫人怵目驚心。

      雪白與漆黑,兩者呈現強烈的對比。

      突地,青年紅眸微冷,一頓地,身形一閃,化作道闇影直取少女駐足之處。

      卻見其迅疾如雷,彈指間欺近少女側翼,手中刀刃上紅霞縈縈,似在訴說著嗜血的渴望,朝著少女纖腰橫掃而去。

      少女面不改色,長劍升起抵禦。

      兵刃交鋒,清脆的金鐵交鳴聲驟起。

      二神兵於相接下一刻旋即分離,青年一整架勢,黑刀劈砍而出,卻仍被長劍截下,少女偏身,岔開漆黑刃峰,躲過青年尋隙踢來的左腳,素手格開緊接而至的正拳,一點地,躍出十丈之外。

      方落地,旋即陣刺耳的破空聲自上方傳來,仰首,凶刃蔽天,千多刀器懸浮於不知何時被渲染成一片金紅的虛空中,正大肆綻放奪目輝芒,如瀑,如豪雨般急速落下。

      刀、槍、劍、戟……不計其數、各式各樣的兵器於漣漪波盪的光幕中射出,拖曳著刺眼金芒,爭先恐後殺向少女。

      轟鳴聲撼動著大氣,不斷炸裂的炫光灼燒著少女的視網膜。

      凍土承受著如雨點般灑落的無數兵刃,土石濺散,霜雪紛飛,激起粉塵飄散,為寒氣形成的帳幕添上幾分朦朧。

     十彈指過後,少女周身區域化作一片蕭索,原先尚屬平坦的地面被炸出數以百計的窟窿,百餘兵器倒插於地,遠看彷彿一曾發生激烈交鬥的沙場,肅穆而蒼茫。

      青年停下光矢,手一招,散落的武器頓成光粉消散。正欲上前查探時,他驟然一驚,蹬地上掠,只見其足下冰岩於其離地瞬間爆裂成數十尖銳石稜竄起,煞是駭人。

      青年一怔,視線方掃向塵霧瀰漫的區域,突然一陣呼嘯聲鑽入耳中,一股旋風不知從哪颳來,將他捲上九霄。

      旋風中炁勁交逼,如刀劍衝撞,一些被捲入當中的岩石土塊,都在一剎那間被絞成粉末。

      旋風既起,捲入之中如刀劍亂斬,周遭事物多半已成碎末,青年卻是毫髮未傷。

      他輕叱一聲,尋著破綻,陡然穿透風壁,在高空中站定,深吸一口氣驟然張口,一道火柱從口中衝出,於飛出五丈外一爆,化成道百多丈長的粗大火矛,直轟方才千把凶器肆虐的環域。

      炎矛觸地,熾燄奔竄,灼流狂捲,驅散寒霧,方圓十丈內凍土瞬成焦土,冰雪寒霜蒸發殆盡,灼炎盤據地表。

      「!?」

      冷不防,一陣凜冽寒氣捲上火矛,順著火燄逆流而上,卻見原先熊熊燃燒的烈燄竟倏地滅卻凍結,洶湧凍氣撲向青年。

      青年收回熾燄,縱身躍起,下一刻,火矛成冰柱,受重力牽引直墜而下,震天價響中斷裂碎散。

      浮於空中的青年瞟了眼身下的碎冰岩塊,望向前刻火炎灼燒的位置。

      瀰漫的寒霧已被炎流引發的狂風吹散,該地光景此時表露無遺。

      少女佇立於滿目瘡痍的曠原,仰首凝望著他,星眸依舊靜如清泉,不帶一絲怨懟。

      青年不語,身側卻升起了陽炎似的輝芒,數十兵器隨之出現。

      金芒乍現,刀器猶如箭矢般轟然齊射,尖銳的破空聲刺痛著鼓膜。

      眼見以天女散花之勢殺來的萬千劍刃,少女仍是氣定神閒,明眸中秋波嫣然,側身避過飛在最前端的鉞,劍一揮,打落緊接而來的槍,掃飛襲來的鎚,不計其數的刀器貫穿地表,轟然炸裂。冰稜狂濺,泥塊紛飛,震耳欲聾的爆碎聲此起彼落,窟窿激增。

      少女抄起一把刀,左右開弓,擋、彈、掃,一一擊落射來的凶刃,身姿輕盈,優雅而迅疾,有如舞蹈般柔美,卻又無比俐落,精湛非凡。

      突然,一把戟擦過左臂,殷血濺出,少女微一皺眉,卻見創口竟旋即癒合,彷彿未曾受創,只有白袍上多了幾點紅纓。

      金芒箭矢不間斷地降下,換作他者置身於內恐已被炸得粉身碎骨,少女卻安然穿梭於其中,蘊含著驚人破壞力的兵器絲毫無法對她造成致命傷害。

      迎面而來的武器多半被打飛,少數漏網之魚也僅是造成皮肉傷,傷口又於頃刻間癒合。少女抵禦著不斷砸來的武器,一面急速上騰,逐漸逼向青年。

      位處高處的青年又是一躍,上升十來公尺,猛一張口,噴出道焚天烈燄。不同於先前的火矛,熾炎急速擴散,形成面百多公尺寬的火牆,居高臨下向少女燒去。

      為無數兵刃所擾的少女猝不及防,眨眼間,那窈窕身影被灼炎怒濤淹沒。

      熱浪狂湧,燄火熊熊,好似要燒盡萬物般猛烈。

      火炎突衰。

      「!」

      一條冰龍陡然穿越火壁,逆著火路直衝而上。

      青年劍眉蹙起,左手急揮,冰龍霎時粉碎崩解。方打碎冰龍,又是個物體如離弦之箭急速射來,定睛細看,竟是之前被少女拾起的刀!

      青年愕然,心念一動,刀於刺至額前兩指幅處時頓成金粉散去,逃過穿腦之厄。

      與此同時,刀劍破空聲突起,一抹白色倩影映入眼簾,青年又是一驚,黑刀劈掃,岔開砍來的劍刃,旋身掃斬,卻被截下。

      少女默然望著他,神情凜然,顯得肅穆而沉靜。

      火瞳迎上冰眸,刀鋒劍刃相抵。

      青年猛一施力,迫退對手,黑刀刺出,高速吞吐不定,登時一片劍花於少女前方綻開,炫目而華麗。

      少女長劍掄起,橫截縱攔,砍、削、刺、劈,瓦解青年凌厲的攻勢,一面尋隙祭出反擊。刀劍交鋒,不分軒輊。

      青年側力一推,黑刀偏向直襲少女肩頭,劃開一個大口,頓時鮮血如泉湧,濺上白袍,繪出一朵紅花,淒美而艷麗。少女悶哼一聲,左肩上滲出汩汩殷血的口子頓合,刺出長劍,擦過青年側腹,割出一道深痕。

      吃痛的青年一咬牙,左掌握起揮出,少女纖手倏起,將青年直擊錯出外門,右足猛擊對方腹部,利用反作用力往後一掠,拉開距離。

      這一踢落在青年尚未破碎的腹甲上,青年僅後退數尺,倒是沒受到什麼傷害。少女退開的同時,他左手覆上血流如注的側腹,泛出一陣柔和白光,傷口頓時合攏。

      少女於空中一翻,玉手一指,青年周圍十丈環域內青光閃現,十多條電蛇竄出,盤據四方。霹靂電流旋繞細長蛇軀,騰動不定,摩擦著大氣,刮出陣陣刺耳的霹啪聲。

      少女素手一握,頓時群蛇身軀雷光大漲,自四面八方朝中央急衝,挾雷霆萬鈞之勢轟向青年。

      雷光炸裂,青芒刺目,煙塵繚繞,焦氣撲鼻。

      少女站定,明眸凝望不遠出的煙塵裊裊,秀眉微微蹙起。

      定睛細看,散去的煙幕中,青年安然漂浮著,神情自若。方才猛烈的雷轟電鳴,竟絲毫沒有對其造成任何傷害,身軀上連一絲焦痕都無。

      驀地,青年俊容一沉,雙手合攏,一陣深邃的漆黑之氣驟然升起,籠罩全身。

      剎那間,天地頓暗。

      原本受高空燄光照耀而幾無陰幽的天地突然籠罩於一片冥暗中。

      正疑惑時,高空猛然傳來一聲深沉洪亮的巨響。

      抬頭望時,隨即一驚世奇觀闖入眼簾。

      一寬達數百丈的碩大物體無端端出現於燃燒的穹頂,急速墜下。

      隕石。

 

      轟!

 

      山岳般的巨岩重擊曠原,撞出一陣低沉而震響如雷的地鳴,將地表砸出一個空所未有的大坑。

      震盪直衝雲霄,又向四方橫掃而去。

      怒雷般的巨響上接天穹,下連地原,如天崩,似地裂,若終末之音地懾人心魄。

      大地崩裂,岩土潰散瓦解,裂縫愈發擴大,半徑一里內之事物全然陷落。

      沙幕散去,青年俯瞰著身下的混沌,悠然降下,落足於從天上殞落至地表的岩嶽上。

      紅璧般的雙眸環視四周,最後移至前方。

      少女黛眉緊蹙,明眸略朦,神情疲然,輕輕地喘著氣,站在距他二十步外的位置,默然望向此處。

      青年平靜地凝望著她,灼眼炯然,冰冷的俊容籠上一絲若有似無的哀戚,若有所思地輕歎一聲,緩然開口:

 

      「妳仍執意於與本尊為敵嗎?瑩……」

   

      少女聞言,冰眸內朦朧盡散,重回明澈,拭去額上玉珠,斂回虛弱疲憊之態,神情凜然,朱唇微啟,溢出一絲低語:

 

      「此言無義,我倆理念背道而馳,此生勢不兩立,至死方休。」

 

      聞聲,青年默然低首,又是一低歎,沉吟道:「既是如此,無須多言了。」

      抬頭,灼瞳炯炯有神,神貌冷然,肅殺之氣透出。

      少女見狀,長劍操起,直指青年。

      僵持了半晌,兩人目光同時一凜,猛然一蹬地,朝對方直逼而去。

      兩人的距離急速縮短。

      「「喝啊──」」

      聲音重疊。

      鏘!!

 

 

 

      眼前的景象倏然一片黑暗。

      夢境中斷了。

 

         □

 

      西域,深夜。

      東域時值拂曉,此區則正逢暗夜。

      彼地的殺伐暫歇,此地的屠戮卻正拉開序幕。

 

      黑夜中,交雜著詭譎的玄機與驚人的異變。

      灰暗的天穹燄光騰動,彩芒閃爍,將方圓十里內照的有如白晝。

      憑藉炫亮的彩光,可見得無數偌大身影盤聚於上空,威震天地的嘶吼咆哮撼動著荒山幽谷。

      遮蔽穹頂的大群異獸均生著蝙蝠般的翼膜,腹大頸細,全身覆以鱗甲,四肢粗壯,正是三大龍族之一的應龍。

      無數巨翅揮擺,激起陣陣狂風急捲,交織為亂流肆虐高空,宛如利刃般削砍著夜氣。

      冰晶爆散,炎彈炸裂,雷光閃爍,伴著炁息衝突的響聲震懾著整個西域。

      半刻鐘前,此地仍是萬籟俱寂;此時,沸反盈天。

   

      「恭迎您的到來,紫燼大人。」

      荒地一隅的一處山巔上,一個高壯的大漢正向另名男子躬身。

      大漢體格魁梧,五官深刻分明,巨軀披著件灰色大袍,腰際配掛一把古樸鋼劍,卻是不久前領著大群應龍集結於谷地中的灰霜。

      男子外貌約三十餘歲,相貌堂堂,英氣凜然,一身靛紫袍服,身後揹著把帶鞘長劍,通體散發著股武將的氣質。

      「屬下無能,竟未能察覺您的駕到而事先前往迎接,實乃一大過失,深感羞愧。」

      大漢頭壓得極低。

      「平身,灰霜。」喚作紫燼的男子揮手,示意對方直起身子。

      灰霜頓了頓,緩緩抬身。

      「我不是於先,你毋須自責。」紫燼和聲說:「我與計家之長談久,耽誤了會面時辰;反之,你卻須統御此區的將士,指揮調度兵卒,乃身負重任,無閒暇之時,未發現我的到來亦無可厚非。」

      紫燼語氣平緩沉靜,不慍不火。

      「謝大人。」灰霜朗聲答道。

      眺望遠方上空的激烈交鬥,紫燼淡然開口:「我雖已預料到將如火如荼,但竟猛烈至此,實是始料未及。」

      灰霜在側,不發一語。

      「派出多少兵力?」紫燼睨著身旁大漢。

      「是,總計一團。」灰霜答。

      「僅僅一團……不覺不足?」紫燼挑眉問。「敵軍之能,你應熟知。」

      「大人莫戲屬下,敵軍之態勢,大人理應知曉。」灰霜不卑不亢地說。

      紫燼望著遠處如中箭之鳥般自夜空中墜下的影子,輕笑了兩聲。

      「我等族群固然強大,即使單打獨鬥亦較大多他族強悍。儘管如此,在大規模戰事中最著重的卻是團結,忌諱內鬥。單體能力卓越卻不知互助,於嚴苛沙場上便是孤身無力、不堪一擊。」

      灰霜頓了頓,漠然說:「如這般四分五裂而無異於散沙的敵人,豈能抵擋我族與『瀞焱軍團』。」

     紫燼加深了笑意,當中摻雜著歡愉、嘲諷、無奈,以及哀戚。

      「距先祖們應聖上之邀加入軍團,至今已百萬餘載。當年叱吒風雲的翼龍一族如今竟淪落到此般田地,不知老祖們見此會作何感想?」

      「老祖的抉擇,先輩的教誨,屬下均謹記於心。」灰霜緩然說道。

      「倘若老祖拒絕邀約,吾等或許亦如此界眾生般受到整肅而就此滅族。短暫的一瞬間,造就的結果卻猶如天地之別,實為妙哉!」紫燼輕笑著。

      「屬下斗膽相問一事。」灰霜作揖,恭敬地說。

      「准。」紫燼饒富興味地仰望著彩芒閃動不定的灰暗天穹,一面予以回覆。

      「您前往拜訪九軍統領,是為何故?」

      「敘舊,以及議論。」紫燼淡淡地回答:「我與其討論此界當今態勢與各域戰況,不乏提及些過往之事,孰料卻談得出神,渾然未覺時間流逝之快,為此誤了會面時辰。」

      「據其所表,東線戰區較顯艱苦,敵軍固守,久攻不下。多數族群依附於當今雄霸天下的虯龍一族之下,築起防線堅守,恐須費上不少時間方能擊破。」

      「東域有一軍與三軍坐鎮,何故?」

      「不單敖氏虯龍,計氏蛟龍之浮殿也於日前移至東域與之互相支援,兩族合力,又有許多奉之為尊的妖族協助,共同抗敵,東域儼然已成最大戰場。」

      「三軍統領‧敖燧大人是否有所顧慮?」灰霜面色微一沉,問道。

      「非也。」紫燼輕笑否定,「燧叔並非會循私而忘公之人,即便面對同族,其仍會以義為重,我能肯定。」

      灰霜默然頷首。

      「和燧叔也有一段日子不見,我當擇日前往拜訪。」紫燼淺笑,悠悠地沉吟道。

      語畢,他目光瞟向身後的大漢,「大致情況我已知曉,你可退下。」

      「大人且慢,屬下尚有一事相稟。」灰霜躬身。

      「何事?」紫燼側頭問。

      「如此……」

 

 

 

      灼炎縈縈,劃破冥暗,驅散幽冷,喚醒了沉睡中的少年。

      沈洛年慢慢睜開了眼睛,一道微光旋即鑽入眼簾,掃盡眼中的陰霾。

      即使光線並不耀目,對方才仍處於睡夢中的沈洛年而言還是略顯刺眼,他不自覺地瞇起視線,眨了又眨,待到雙眼適應了,他這才看清周圍的景象。

      這兒是座岩窟內,尖銳的石稜拔地而起,或高懸洞頂,布滿了窟穴內部,側耳傾聽,可聞得潮濕水氣凝結滴落的聲音。

      一團火堆位於其前方不遠處,作為岩窟內唯一的光源。

      沈洛年低吟一聲,想移動身子,卻赫然發現竟動彈不得。

      他一驚,再次嘗試,卻仍是徒勞。整個身體呈坐姿,宛如石像般動也不動,連彎根手指都無法。

      「醒了?」

      一道低沉渾厚的嗓音冷不防自腦中響起,如雷鳴,似地吼,深邃而朦朧。

      聞聲,沈洛年如墜冰獄,一陣刺骨惡寒瞬間竄上背脊。於此同時,他這才猛然憶起自身體內還有另一個意識,且正支配著身軀的事實。

      冥骸!

      瀞焱軍團之王慵懶地坐在石洞內,背倚石壁,觀賞著五步外的火團。灼瞳炯炯有神,光輝熠熠;好似紅璧,又仿如熾燄,熊熊燃燒的火燄與其一比,方頓顯黯淡不少。

      「你睡了三天之久。」末仙幽幽地說著,一如既往,語氣平穩而悠然。

      「看你睡得挺熟,所以就不打擾了。」

      三天?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沈洛年滿腹疑或,覺得仍有些昏沉。

      「這是什麼地方?」

      「西域,寸草不生的蠻荒之地。」冥骸輕描淡寫地說著,目光瞟向洞外,一面隨手把玩著地上石塊。

      極西蠻荒之地?好像曾聽過……對了,懷真和燄丹都曾提過,是上古之戰中敗於虯龍的應龍一族所逃至的地域。

      冥骸若有所思地望著洞外夜空,右手平伸,一陣燦亮輝芒驟現,壓過火光,照亮了石窟的深處。

      金華退去,一只銀杯憑空出現,握於其右手中。

      這匪夷所思的景象,共享感官的沈洛年在另一端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望著霞光形成的「門」,方才夢境中的光景旋即如排山倒海般湧上心頭。

      燃燒的穹頂、冰凍的地表、陽炎似的霞幕、漫天飛舞的無數凶刃。火燄冰霜交織,狂風起,暴雷降,天星殞落,大地崩裂,宛如末世般的駭人光景。

      激烈交鬥的青年與少女,不分軒輊、毀天滅地的死戰。

      幻境中的青年是冥骸,毋庸置疑;而與其對峙的少女,他總覺得……似乎在哪見過……?

      憶起該戰,沈洛年仍是膽戰心驚。縱然是夢境,但一切感覺均是如此地……真實……彷彿身歷其境,稍一失神便會捲入災變中,就此喪命。

      儘管過去仍目睹過不少強大妖怪的威勢,但在見識了該戰後才明白何謂望塵莫及。

      非常理與法則內的奇景,用以形容該戰一點也不為過,甚至十分適當。

      兩方皆是坐擁壓倒性的力量,舉手投足間呼風喚雨、移山倒嶽,相互衝突猶如大劫降世,災厄四起。倘若遭受波及,只怕再多條命都不夠用。

      內心駭然沉澱,緊接而來的是疑惑與好奇。

      後來呢?

      那驚天動地的一戰究竟邁向了什麼結局?他對此感到十分好奇。

      而能為他解答的人就近在咫尺。

      就算心生排斥與不情願,卻是唯一的途徑。

      「你……」沈洛年出聲,想提出疑問,卻又不知該如何起頭。

      「嗯?」冥骸虛應聲,啜了口杯中金釀。

      沈洛年正欲發話,岩洞外突然響起一陣淒絕的哀嘯,仿若弔唁的喪鐘,宣示著又一生命的殞落。

      「那是什麼?」沈洛年訝然問。

      「我軍與敵軍的交鋒。」冥骸答:「從炁息強度看來是中階妖仙上下,若在我軍中應是擔任將領身旁的隨從或輔佐吧。」

      隨從……對了!就是冥骸身旁那名為幻月的隨從,幻境中的少女正是和她生著相同的樣貌!

      同一人?不!不對。雖有著同樣的美貌,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幻月冷漠虛無,無笑容與情緒起伏,像把萬古玄冰雕刻成的冰刀,銳利而冰寒;反之,該名少女雖神色亦有些冷,卻像初春的井水,冰冷中蘊藏著溫暖與柔情,且朝氣盈滿,於陽光下盡顯典雅而凜然。

      幻境中的兩人相識,且實力不分軒輊。

      仔細回憶當時的情形,沈洛年不禁暗自心驚,那少女竟有能耐與冥骸分庭抗禮。那窈窕身影輕如雁、迅如雷,俐落無比、精湛非凡,著實令人為之驚艷與著迷。

      在她舉手投足間,漫天亂舞的凶刃一一被擊落,掠過刺滿兵器的破碎曠原,直攻敵方所在。冥骸引以為傲的兵器群「神之軍武」竟是無法對之造成致命傷害。

      沈洛年的震驚非同小可,冥骸的強大他知至甚詳,但會如此狼狽卻是他從未料想過的,對該名女子亦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我有些事想問。」思量片刻,沈洛年終於開口。

      「什麼事?」冥骸語氣依舊平靜如水。

      「我作了個夢。」沈洛年緩緩道。

      「哦?」冥骸低吟一聲,彷彿驚訝,又如戲謔。這似藏玄機的反應令沈洛年心生厭惡。

      「願聞其詳。」

      壓下內心的不悅,沈洛年說:「我看到一場激烈的大戰。」

      「激烈?族群間的滅族戰嗎?」冥骸問著,同時啜了口瓊漿。

      「不。是你和一名女子的戰鬥。」沈洛年稍稍加重了語調。

      「!?」彷彿觸電般,冥骸陡然一怔,雙眼瞠大,灼瞳中紅芒騰動,有如燃燒的烈燄。

      注意到他情緒的波動,沈洛年繼續說:「天空是一片火紅,地表結凍,與你交戰的是個和你隨從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

      聞聲,冥骸瞳中驚愕盡散,眼神由迷茫轉為銳利。

      「你看到那一戰了……」冥骸冷然低吟。

      「對。」沈洛年應答:「打得如火如荼,幾乎什麼招式都使了出來,卻還是不相上下。」

      冥骸思索三秒,問:「你最後看到的是什麼情形?」

      沈洛年一愣,想了想,說:「一個隕石從天而降,然後就醒了。」

      冥骸默然,若有所思地望著火堆,右手緊握,幾乎要將掌中銀杯捏個粉碎。

      查覺到他的反應,沈洛年肯定方才所見並非虛幻,確實是冥骸的過往。

      「那個女的與你隨從應該不是同一人吧?」沈洛年問道。

      「不錯。」冥骸淡然回覆,心中波瀾平復,回歸寧靜。

      「她是?」

      「本尊拙荊──白瑩。」

      沈洛年大驚,冥骸之妻?這陰狠狡詐的黑龍居然有老婆?

      似是察覺到他的驚訝,冥骸忽然一聲輕笑。「需要這麼驚訝嗎?仙妖神魔間均有愛戀,我等何故不能?」

      「你們……是夫妻?」沈洛年支吾地問,驚疑之情,清晰可聞。

      「是,有何不妥?」冥骸反問。

      「……」

      媽啦!原來那名少女是他老婆?從兩人打得這麼激烈看來,他還以為是什麼不共戴天的仇人,沒想到竟會是……

      話說回來,既是夫妻,又怎會大打出手?那般毀天滅地的威勢可不像山芷、羽霽那般純屬嬉鬧,而是真正欲至對方於死地的廝殺。

      他們之間究竟起了什麼衝突,以至於須刀劍相向?

      「既然是這樣,你們又為什麼要爭鬥?」沈洛年問。

      「理由很簡單。」冥骸平靜地說著,將杯中玉液飲盡:「因為理念背道而馳。」

      理念?幻境中的女孩也是這麼說的……但,只因這個理由就得反目嗎?沈洛年實在不了解這個「神」的想法。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冥骸輕搖銀杯,登時金釀如湧泉般自底部升起,頃刻間,銀杯再次斟滿。

      「難道一定得是極為錯綜複雜的理由嗎?」

      這倒也是,妖怪不像人類心思複雜難測,思想多半也比較單純直接。沈洛年回神,問:「所以你們理念的衝突是?」

      「秩序,以及生靈。」冥骸悠然暢飲著:「本尊執著於秩序的維護,她注重於生靈的存續,彼此信念相牴觸,產生鴻溝,裂痕益發擴大,最終和諧崩潰,就此決裂。」

      「你們是夫妻……卻為各自的理想而自相殘殺,難道一點都不在乎對方死活嗎?」沈洛年訝然問,為貫徹理念不惜手刃伴侶?這也太瘋狂了,他們之間真的有感情嗎?

      冥骸望著杯中的金黃玉液,道:「你是疑惑我們為何能狠下心來嗎?那麼試問:『感情』必然是最重要的嗎?」

      沈洛年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懵了。

      「對你而言,感情為要?若非如此,又是何物?」冥骸冷然問。

      「……」沈洛年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一直以來隨遇而活的他根本不曾深入思考過這種麻煩之事。

      「凡是生靈,均有矜持,重視之物相異。可為財富、生命、成就……感情不過是其中之一,而並非本尊所最重視,如此而已。」

      最重視的不是感情……沈洛年愣了愣,遲疑地問:「你真的愛她嗎?」

      「愛。」冥骸頓了頓,平靜地說:「不過,感情與理念認同是兩回事。」

      沈洛年一怔,正覺茫然,卻聽冥骸又說:「舉例來說,假使你因捲入人族之患而喪命,小姑娘因而挾怒欲滅人族,你是否會認同她的想法?」

      「啊?」沈洛年忍不住驚呼出聲,這是什麼問題?

      「倘若小姑娘為你而欲滅人族,你會認同嗎?」冥骸又問了一次。

      「這應該不會發生吧?」

      話雖如此,沈洛年卻是沒有太大的把握。懷真平時雖調皮率真,挺好說話,但畢竟是不折不扣的妖怪,不像人類有許多顧忌與考量,根本無法以人類的思考方式去揣測她的想法。如果真的發生了,那……

      「不會。」細思片刻,沈洛年輕歎一聲。

      冥骸肅容,舉杯啜飲。

      「為各自的理念,即使親人亦可能反目。」冥骸淡淡地表示:「凡世的鬥爭殺伐,也是根源於理念的差異,就是如此簡單。」

      「所以你僅為自身信念就大開殺戒?這根本是自私!」沈洛年怒道,剎那間,積壓的憎惡與怨懟倏地湧上心頭。

      「自私?哈哈哈哈……」冥骸冷不防大笑,在幽深石窟內迴盪著。「妙極!居然會被一個恣意妄為的小鬼斥為自私?哈哈哈哈……」

      「媽啦!誰恣意了?」沈洛年惱羞成怒,冥骸的狂笑與話語使之怒火更盛。

      冥骸止笑,冷然說:「我行我素、不告而別、言而無信,豈非恣意任性,又何嘗不是自私?」

      沈洛年一愣,無言以對。冥骸的話語猶如利刃,深深刺進心中。

      「依此觀點,凡照自己意志行動者無一不是自私。」冥骸冷笑。

      一針見血。從這點看來,自己與他又有何異?根本沒有譴責的資格。

      沈洛年沉默了。

      半晌,他這才緩然發聲:「後來呢?那場戰鬥的結果到底?」

      「兩敗俱傷。」冥骸語調中融入了思若有似無的哀戚,沈洛年卻渾然未覺:「她應是傷重不治而歿;本尊亦遭受重創而瀕死,原以為將就此逝去,但事實證明是命不該絕。」

      那少女果然還是死了嗎?她有能力與冥骸相抗衡,倘若仍在是或許還有一線曙光,但……沈洛年暗自歎息。

      冥骸口嘗瓊漿,目觀窟外夜幕,耳聽遠方鬧音,神色泰然,享受著夜間清閒。

      「自私固然為劣行,卻也會因時而異。」冥骸侃侃而談:「於某些狀態下反而是正確的,便是所謂『必要的任性』。」

      啥?這是什麼文字遊戲嗎?沈洛年不解,只道:「那又是什麼?」

      冥骸享受著杯中溢散的清香,解釋道:「這種情況最常見於領導者,為高瞻遠矚的宏願須罔顧時下之輩的意願。過去被你推上領袖之位的丫頭,便是極佳的實例。」

      葉瑋珊?沈洛年一愣,卻聽冥骸繼續說:「其有遠見,熟知當下態勢而能洞悉未來情況,因明白外患威脅之大而下令修築防壁,雖為正確判斷,卻不為族人所理解,故族內怨聲載道。數十載後,屢屢來犯的外患均被擊退,族人方理解領袖當時的用心良苦,指責也轉為了讚佩。而她的作為,便可稱為『必要的任性』。」

      「你想表達什麼?」沈洛年冷冷地問,冥骸敘述時經常暗藏玄機,無法單從表面話語來判讀其真正的想法。

      晃了晃銀杯,再次斟滿金釀,冥骸緩然開口:「『必要的任性』始終存在著,而在達成某些祈願的過程中,難免會進而否定其他會造成阻礙的人事物。

      為匡正秩序,維持平衡,犧牲是必然的,生靈的殞逝將是重建秩序的基石。」

      「一切的殺戮都源自於你口中的『理念』,全為這個?混蛋!」沈洛年怒火再次被挑起。

      「你看到一棵樹,卻忽略了整片森林。」冥骸語氣仍是平靜得沒有半點抑揚起伏。

      「為族內繁盛而進犯他族的妖族,何嘗不是抱持著各自的考量?」

      「你是想藉此合理化你的所作所為嗎?」沈洛年沉聲道。

      「合理化?錯了。本尊根本不想為此作出任何辯駁。」

      冥骸的話令沈洛年大感意外。

      悠然地,冥骸升起左手,若有所思地端詳著攤開的手掌。

      「這雙手沾染的鮮血與罪孽就是耗上億載也洗不盡。至今為本尊屠戮的生靈不下兆餘,辯駁又有何意義?」

      冰冷而沉靜的話語令沈洛年一陣心寒。

      「你認為本尊是『惡』嗎?小鬼。」冥骸輕聲說。

      「!?」

      換作不久前的沈洛年,或許會馬上怒言相答,但此刻的他卻產生了遲疑。

      冥骸是「惡」嗎?若是,那麼「惡」的定義又是什麼?

      殺戮?當今世上多數妖族皆曾為之。

      陰狠?紊亂之世中的生靈豈能始終溫和?若非強大的仙獸族,其他族群為自保均不得不狠心。人類不也是如此?

      恣意?在這無序時代何者不是如此?自己不也曾殺了不少鑿齒、刑天與犬戎?

      「包括你在內,恐有不少後輩將本尊與『惡』畫上等號,但本尊的祈願也僅只是匡正『理』而已。要本尊在秩序與生靈間作出抉擇,本尊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有秩序才有生靈,而非有生靈才有秩序。」

      「會視本尊為惡,乃因本尊危害到汝等存亡,出自於求生意志的抗拒心理。有益於自身,為善;危害到自身,即惡。就是這麼簡單。」

      語畢,冥骸飲盡杯中殘餘的甘露,開啟玄界門戶,將銀杯收了回去。

      金芒淡去,靠坐於岩壁旁的黑之末仙站了起來,揮手間熄了火團,從容步向洞外。

   

      「拜見聖上。」

      紫燼跪伏在洞前崖壁上,恭迎著走出岩窟的少年。

      「十五軍統領,應龍紫燼。」冥骸紅眸微凜,冷聲喚道。

      「承蒙聖上知曉末將之名,不勝惶恐。」

      「免禮了,平身。」

      冥骸漫不經心地擺手,視線轉向遠處高空的異變。

      「末將不久前方從下屬口中得知您親臨此地,即前來拜見。」

      紫燼起身,莊重作揖。

      冥骸目光掃過四方荒山,仰首凝視灰暗天穹。

      「末將不予叨擾,先行告退了。」紫燼躬身,旋即飄起,朝西面山頭騰身而去。

      睨了眼離去的下屬,冥骸紅眸拉回上空。

      清月高懸,夜色明媚,星月交輝。

      深夜寒風凜冽,撩撥著深邃黑髮,拂得鱗甲戰袍獵獵作響。

      須臾,冥骸面色倏然一凝,瞳中燄光熠熠閃爍。

      遠方。

      碰、碰、碰、碰、碰……

      翱翔於萬丈高空的龍群皆是一滯,巨目翻白,相繼墜下。

      頃刻間,不計其數的龍軀四散,落於山巔、荒漠、深潭與峽谷。

      「稍微威嚇下就失去意識了?真是脆弱……」

      冥骸冷言,蘊藏嘲謔,又帶了幾分哀戚。

      說著,一手揚起,若有所思地細細端詳著。

      「倘若見此,妳又要責難本尊了嗎?」默默地凝視片刻,冥骸緩然開口,低吟著。

      「妳傾力袒護的眾生,彼此間的戕害殺伐未曾間斷過。假使知曉,妳會作何感想?」

      靜。

      年紀大了,話也跟著變多了嗎……?冥骸苦笑著。

      沉浸於這天地之間,冷眸微張,眉頭微皺,幽幽地歎了口氣。

      「真是傻丫頭……」

 

 


 

 

        全文一萬零六百字……,我真的瘋了……

        自我挑戰真的是自虐……不敢嘗試了。這次發文幾乎用盡了所有的精力,接下來恐得封筆一陣子了。

        希望讀者看得過癮,如果覺得尚可不防幫推下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巍巍風
  • 這篇的對話似乎比較少呢
    不過戰鬥部分十分精采,感覺跟武俠小說一樣
    給你一個讚+推
  • 對話部分嗎?
    後半段都是喔。

    混沌 於 2012/04/07 08:38 回覆

  • 殤之神
  • 好看好看
  • 多謝稱讚。

    混沌 於 2012/04/07 08:38 回覆

  • 燄松
  • 推推~
    那些人取名好像都跟顏色有關呢!
  • 原作中的應龍族不也都是以顏色為名嗎?(笑)
    這是最簡易的取名方式之ㄧ呢!

    混沌 於 2012/04/09 12:07 回覆

  • 浪炎赤凌
  • 差點就看到穿腦了XDDDD
  • 這樣就沒戲唱啦!

    混沌 於 2012/04/16 12:03 回覆

  • 殤之神
  • 萬字長篇
    厲害!!
    再推一次XD
    看的好爽(笑
  • 看得高興就好。

    混沌 於 2012/04/22 21:02 回覆

  • 天御嵐
  • 萬字啊~真的超好看的
    來推啦
  • 謝謝捧場。

    混沌 於 2012/04/22 21:03 回覆

  • 燄松
  • 冥骸說的"惡的定義"
    真是發人深省!
    推推~
  • 嗯啊!

    混沌 於 2012/04/22 21:04 回覆

  • ☆抹茶紅豆☆
  • 萬字嘿....
    你好有耐性喔...
  • 這篇的確花了不少時間......

    混沌 於 2012/04/22 21:05 回覆

  • 光之翱翔
  • 太讚了!!!!!!超過癮的說~~
  • 謝謝稱讚。

    混沌 於 2012/04/22 21:06 回覆

  • 月冥雷牙
  • (惡寒)夜不語也常用喔,真的很好看。
  • 謝謝支持。
    話說惡寒的原因是?(好奇)

    混沌 於 2012/04/22 21:06 回覆

  • 晨夜
  • 抱歉囉!到今天才有空把你的整篇文看完。
  • 沒關係。
    一次看整篇也比較完整不是嗎?

    混沌 於 2012/04/22 21:07 回覆

  • Shiyue
  • 需要更多的回憶篇XD

    沈洛年不懂人情世故的天性表露無疑啊!
  • 他不是一直都很不了解人情世故嗎?(笑)

    混沌 於 2012/04/22 21:07 回覆

  • 天龍J
  • 哦哦哦哦很長很強大阿~~~
    不好意思,這幾天超忙的,現在才有時間來留言阿~
    沒想到有機會可以窺探這破壞神的心聲阿~XD
  • 天龍大辛苦了。
    破壞神的心態嗎......按目前看來確實如此呢!

    混沌 於 2012/04/23 19:56 回覆

  • 幻夢
  • 混沌大越寫越好看了阿阿阿!!
    話說,我終於從地獄回來了(嗚嗚.....太感動了!!
    最近可能會發新的文吧?(舊的因為資料弄丟,要先等等了...= =
    希望混沌大有空能來捧場!!.
  • 謝謝你的支持。
    你指的地獄是?
    OK!我會去捧場的。

    混沌 於 2012/04/24 19:41 回覆

  • 幻夢
  • 功課和家庭上的......(嗚嗚,不想再想下去了阿阿阿!!!!!
  • ╭☆玥〃星曜~♪
  • 萬字長篇阿。。。辛苦囉~
    其實之前就已經看過了,只是沒機會留言-
    兩個字形容「超讚!!」
  • 謝謝你的捧場。
    萬字對我而言真的是一大挑戰,不過寫完後就有種成就感。

    混沌 於 2012/04/29 21:32 回覆

  • 一生懸命
  • 冥骸的善惡論和夜神月一模一樣,只是他敗了而已(原因真的蠻蠢的)。
    (雖然很難想像冥骸輸的情況,不過真的照冥骸的劇本走會不會很無聊阿...
  • 冥骸的善惡論像夜神月是嗎?確實呢。
    雖然我在構思冥骸時是以培因的價值觀為參考的。
    至於會不會照著冥骸的意思走,這可難說。

    混沌 於 2012/05/01 20:17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我推!!!!!!!
    啦啦啦啦啦~我來看你的文了~
    嗯~說句實話,我不常出現是因為,
    我家的網路怪怪的,時常斷線,故無法常上線!!
    ((本王的怒吼:我操他媽的爛網路!!!!!!!!!!!!!))
  • 謝謝光臨寒舍,不勝惶恐。(笑)
    網路嗎?這的確很討人厭呢!我也遇過這種情形。

    混沌 於 2012/05/01 20:19 回覆

  • 一生懸命
  • 那就要靠冥骸的隱患>>洛年的努力了
    (不過目前看來被壓制的服服貼貼的,五感都被奪走了= =好慘
    但是!!ch.31後面有一點轉機,究竟沈洛年能不能奪回肉體呢??
  •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了......

    混沌 於 2012/05/22 09:0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刑x爺
  • 冥骸會怎麼死?沈洛年超越末仙嗎?
    想看他們兩打起來!!
  • 請往下看,敬請期待。

    混沌 於 2012/07/03 15:32 回覆

  • 神魔
  • 大大,你太強了。一萬字啊。
  • 還好啦,有些大大比我還強呢。

    混沌 於 2012/07/09 11:33 回覆

  • 寧夜狂響
  • 如果你去演講,我想我會去看吧,你的理論.....認同~~~
    好看、精彩(但因一篇一篇接著看,從頭過癮到尾,所以看這篇萬字時,不會特別過癮= =)
  • 不敢當,要我去勉強我恐怕會怯場的。 = ='''
    至於理念上嘛......確實是我喜歡去想的一個方面。
    我還挺喜歡去詮釋一個故事中各個角色的想法與理念,進而分析彼此間的互動與衝突。
    雖然有些人可能沒興趣就是。

    混沌 於 2012/07/12 19:47 回覆

  • 嵐翔
  • 大大,我要問一個問題:
    你的字大小用多少?一篇文要打多久(不超過5、6千)?
    (謎之聲:這是兩個= =’’’)
  • 12。
    看狀況,我都先寫手稿再打上來的,一篇4000字大概兩個小時多吧。

    混沌 於 2012/08/18 21:25 回覆

  • 嵐翔
  • 好累~
    再二十篇...
    明天再看了
    來去睡搞搞zzz
  • 辛苦你了,祝好夢。

    混沌 於 2013/08/04 08:53 回覆

  • 嵐翔
  • 不辛苦啦
    我也看得很開心="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