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域。

      時值拂曉。

      曙光劃破天際,夜幕悄然消退。

      初升的日光驅散了籠罩萬物的陰霾,將灰暗的穹頂渲染成一片金黃,為蒼翠的大地覆上一襲燦亮的華裳。

      平和的晨曦中,暗藏著激烈的異變。

      數道即使古代皇帝軍隊也無法比擬、傳遍千里的吶喊吼哮。

      四處噴散激射,鮮明刺眼的各色彩光。

      似是同時引發地震與山崩般震撼著地表,充滿炸裂與破碎的爆響。

      從山丘另一端,原野前方傳來的這些異象,正是一場激烈交鬥的明證。

   

      爆散的妖炁接連掃飛四散的枝幹與屍骸,不斷削著地表,持續刮著大氣。

      由鐵杉與松樹所築成的蒼翠綠林上空,成了不折不扣的沙場。

      定睛細看,可見得數十人影與各類詭譎身影正纏鬥著。

      金鐵交鳴,斧劈血肉聲不絕於耳。

      「呼──」

      戰團中,一名青年在擊殺敵人後,輕輕地喘了口氣,一面以手拭去額頭上的汗水與血汙。

      青年身披由青綠鏈甲串成的古式戰袍,手執把四尺有餘的寬刃巨劍,英挺的面容上寫滿了疲憊與憂愁,正漂浮在離地百公尺的高空中掃視著周遭戰團。

      「歡哥,敵方氣燄已開始衰退。」另名身著相同服飾的男子飄近說,身上汗漬、汙斑遍布,尚未乾涸的溫熱血液從手上持握的巨劍劍刃上滴落而下。

      青年的身分因這一喚而呼之欲出──敖歡。

      此區為尊奉虯龍的妖族──九嬰的陣地,受到瀞焱軍團圍困,抵禦乏力之虞向虯龍族尋求協助,得訊,虯龍族派遣敖歡與多名妖仙前來支援,對抗來犯的軍團妖怪。

      「好,乘著這股氣勢,將敵軍一舉逐出此地。」敖歡面色一正,沉聲道。

      「明白。」男子躬身,喚出輕疾傳訊,同時轉身返回戰團。

      敖歡深吸口氣,一御炁,破空殺入戰場。

      有鑑於日前山口鎮遭毀的經歷,虯龍族不得對依附己族者的求援消極以待,倘若各族陣營淪陷,虯龍族最後必定走向孤立無援、須獨立應付龐然敵軍的末路。

      唇亡齒寒,正適用於當今的態勢。

      無論如何都要守住,假使戰敗,敵方對虯龍族的威脅又將高上一分。

      為了己族,絕對不能於此地敗北。

      絕對不能。

      敖歡大喝一聲,提劍衝入敵陣。左衝右突,宛如戰神下凡般勢如破竹、威不可擋。巨劍在一個又一個敵兵身上開了窟窿,或是刺腹,或是透胸,或是穿腦,在敵方妖怪包圍中硬是殺出了條血路。

      時而直刺,時而劈斬,時而運炁轟擊,時而開啟玄界門戶,喚出熾熱灼炎直攻敵方,轟得大群妖怪兵敗如山倒,非死即傷,不是為妖炁所傷,便是為炎氣所灼。

      寬劍掃劈,將撲來的牛頭巨獸腦袋砍飛,接著一旋,貫穿從左翼衝來,意圖偷襲的獅頭人胸膛,縱向一揮,在隨之而來的熊狀巨獸前胸劃出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稠血四濺。

      冷不防,一名妖仙從側邊殺來,手中長戈直取敖歡腦門。敖歡一驚,旋即迫出妖炁防身,兩邊對上,一陣爆響,敖歡無傷,敵方卻是嗆出了一口鮮血,身軀晃蕩,搖搖欲墜,看準此一空隙,敖歡舉起寬劍,橫向一砍。

      鏗!

      一柄闊刃長劍驀然出現,硬生生地截下了這一斬。

      「!」敖歡一愣,詫異的視線由長劍移至其持有者身上。

      聳立於身前的,是一個高大的身影。

      來者是名滿面髭鬚,額纏繃帶,一身藏青鱗袍的壯漢,其右眼為額上布條所覆蓋,僅以左眼觀望事物,也不知是不是右眼已盲?

      縱然如此,那不怒自威的方臉卻是目光如炬,渾身上下散發的威勢絲毫不因缺了一隻眼而有所衰減。

     險些喪命的妖仙回神,望見大漢,臉色驟然一變,驚呼:「統領!」

      「退。」大漢並未回首,令道,聲音低沉渾厚,蘊含著股龐然威氣。

      該名妖仙似乎仍有些不知所措,呆愣了幾秒後才應了聲,匆匆離去。

      待到他離去,大漢炁息陡然一漲,將敖歡推出二十餘公尺,劍尖直指,以示威嚇。

      短暫的兵戎相接,敖歡已明白這壯漢非泛泛之輩,且從其身上散發而出的氣勢看來,恐怕和他一樣同為天仙,甚至更有過之,當下穩住架式,端詳著對手。

      孰料……

      「!?」

      仔細感應後,猛然一驚。

      敖歡雙眼圓瞠,不可置信地凝望著對方。

      「你……」

      話聲未落,大漢劍眉一豎,猛地一吸氣,大喝:

      「撤兵──」

      這一嘯威震天地,響徹雲霄,伴著周遭大氣隱隱顫動,壓過戰場上的喧囂與嘈雜,深深傳入場中眾妖耳內。

      交戰雙方霎時噤若寒蟬。

      半晌,一聲叫喊打破沉默。

      「撤退!」

      緊接著……

      「撤兵了!」

      「快撤!」

      「撤退!」

      呼聲此起彼落。

      戰場內隨即百多道妖炁騰起,不約而同地朝著西邊直飛而去。

      「歡哥,敵軍開始撤兵了!」

      耳中輕疾傳來的呼喚將敖歡自恍神中拉回現實,怒叱聲如潮水般自四方湧來,放眼望去盡是倉皇逃亡的敵軍與無情追擊的虯龍與九嬰。

    「是否要繼續追上?」另一端的虯龍妖仙詢問著。

      「不!」敖歡義正詞嚴:「傳令下去,切勿追擊或戀戰,速回。」

      此戰已勝,沒必要再追殺纏鬥,再者,尚不完全了解敵軍前繼續追擊無異於往危險中跳。

      「是。」

      結束通訊,敖歡視線拉回前方大漢身上。

      「天仙在此,以派至此地的將士兵卒水平不論戰再久都是徒勞,若繼續纏鬥下去,我軍必會損失慘重。」大漢捻著下巴的濃密鬍鬚,悠然說。

      雖然語氣輕鬆,另一手執握的長劍卻是絲毫沒有放低的跡象。

      「你是何人?」敖歡臉色一沉,問道。

      大漢沒有答話,而是以僅有的一隻左眼掃視著整個戰場。軍團的妖怪們大多均已撤離,與之作戰的虯龍也遵從敖歡的指示,沒有追擊,只有少數遭逢攻擊而滿腹怨懟的九嬰仍持續攻殺敗逃的敵軍。

      突地,大漢面色一凝,揮手間虛空中青光乍現,數十公尺外成排雷電凌空降下,交織成一片光柵,硬是攔住了追擊殘兵的九嬰去路。

      殿後者為雷光所產生的熱流所灼傷,前衛者可就沒這麼幸運了,沒入光柵的瞬間頓成焦炭墜下,好則一息尚存,壞則沒了聲息。

      見狀,敖歡驀然一怒,妖炁鼓盪而出,匯聚於手中寬劍劈下,登時一道劍炁於爆響聲中破空急射,掃向對方。

      大漢面不改色,闊劍掄起,妖炁竄上劍鋒間直砍而下,應聲劈碎迎面而來的劍炁。右手急揮,斜上掃斬,瓦解敖歡的欺近直劈。

      僵持數秒,妖炁迫出,雙方拉開距離。

      敖歡雙手一張,強大炁息急湧迫出,以鋪天蓋地之勢湧向大漢,龐然怒濤,磅礡壯闊。

      眼見如海嘯般狂湧奔騰迫近的炁浪,大漢粗獷的面容一凝,拂袖甩掃,卻見一道燦爛絢光自其袖間炸出,隔著刺眼的輝芒,依稀可見一綻放著耀眼彩霞的光團自袖中衝出,迎上炁浪。

      敖歡心頭猛地一震,驚駭地注視著那絢爛的光芒。

      七彩琉璃!

      光團與炁浪一比,猶如浪濤中的扇貝般,渺小而微弱,豈料,洶湧的妖炁在碰上光團的同時登時消散無蹤。

      前一秒仍震撼著大氣的怒濤就這麼完全消失,彷彿不曾發生過似的,唯一能證明方才那浩瀚炁浪並非鏡花水月的,就只有在空中勾勒出一條繽紛彩緞,飛回大漢袖中的光團。

      大漢一躍,上騰十來公尺,空出的左手掌揚起輕推,頓時大片凝實炁息如山崩般壓下,直撲敖歡。

      敖歡大驚,忙御炁護體推身,試圖躲避。但不論天仙速度如何快,還是不及妖炁來得迅急,眨眼間,身體已被那洶湧炁浪捲入,猛烈壓迫旋即襲上全身,痛楚直衝腦門。

      轟然聲中,掌勁壓至地表,烙下一個巨大的凹陷,揚起陣陣泥塵四散飛舞。

      片刻,敖歡從煙幕中飛出,身上倒是沒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一臉怒氣勃發,昂首瞪著大漢。

      這般炁息、威勢、魄力,不會有錯,這傢伙是……

      「你究竟是何人?」敖歡冷不防大吼,憤怒之情溢於言表,面容扭曲,近乎歇斯底里。

      大漢默不作聲,左眼炯炯有神,好似能穿透萬物般銳利。

      下一刻,他炁息倏然一漲,虛空中玄界之門大開,三條電蛇與數十青光挾雷霆萬鈞之勢陡然竄出。

      敖歡大駭,妖炁急湧,玄界之門開啟,喚出炙烈熾燄迎擊,兩方一對上,雷光灼燄爆散激盪,炸裂聲震懾著整個戰場。

      與此同時,大漢微微開口,緩緩說了句話,旋即被周圍的震天價響所淹沒。

      即使如此,敖歡仍清楚地聽見了那句話,只見他瞳孔急縮,冷汗直滲,雙手緊握,嘴唇開闔不定,欲言又止。

      語畢,大漢周身妖炁騰起,迫出同時往西急速飛掠,頃刻間,那壯碩身影已隱沒入天際。

      敖歡懵了,一臉迷茫,眼神空洞,彷彿石像般一動也不動,徒是望著大漢離去的方向。

      大漢離去,其他虯龍紛紛圍上,關心著敖歡的狀況。

      「歡哥?」

      「……」

      敖歡默然,晚輩的叫喚聲盤旋於耳邊,卻無一能鑽入其中。

      大漢的話語,仍在耳邊迴盪。


      ─「虯龍──敖燧」─

 

 

 

 

      玄界內,龍宮。

 

 

      「聽說了嗎?」

      「什麼?」

      「據說又有一處遵奉我族的族群陣地遇襲,歡叔與其他幾名前輩半日前才剛前往處理。」

      「當真?」

      「方才偶然聽武叔、沖叔交談時提及,以他們當時慎重的態度,應該不打算透露給我們這些後輩知道。」

      「王母有令?」

      「或許是。上次見到歡叔時滿面愁容,其他前輩也多半是如此,狀況可能比我們料想得要來得嚴重。」

      「王母下令封宮以來,僅有達天仙境與部分妖仙境的前輩能外出,根本無從得知外界情勢。一詢問,前輩們各個三緘其口,倘若過度追問恐會挨罵。」

      「是啊,目前情況非我們能干預,還是別涉入太多得好。」

      「嗯。」

      「你們兩個,何故在那竊竊私語?」

      一聲喝斥冷不防貫入耳中,兩名年輕虯龍登時嚇得魂飛魄散。轉頭朝聲音傳來處望去,卻見一個男子佇立在十步之外,正怒容滿面地瞪視著兩人,也不知是什麼時後來的。

      「沖……沖叔。」其中一名年輕虯龍戰戰兢兢地喚著,滿臉驚惶。

      「還在此地逗留?回去!」男子一瞪眼,喝道。

      「是。」

      話落,兩個年輕後進已跑出老遠。

      待兩人離去,男子這才收回那嚴厲的表情,若有所思地嘆了口長氣。

 

 

 

      龍王母的心情完全輕鬆不起來。

      亂事頻傳,戰火四起,短短二十天內,寰宇內的所有族群皆遭受攻擊。

      冥骸所言不假,祂確實帶來的一支大軍,一支由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組成的龐然軍團。

      一切來得如此突然,猝不及防,轉瞬間,四海八荒陷入名為殺伐的煉獄。

      近日來,許多族群尋求庇護,令龍宮內的天仙與眾多妖仙疲於奔命。如同其他妖族,虯龍亦是敵方的剿滅目標。

      異界妖物自四面八方湧來,其中不乏有妖仙境的敵人,所幸妖仙築起的防禦嚴密,敵軍不可越雷池一步,偶爾來犯的敵方天仙也被駐守內宮的天仙逼退。

      縱使龍宮仍屹立不搖,當今情勢實乃稱不上樂觀。

      假如各族聚落陸續失守,湧至龍宮尋求依附的妖怪不斷增加,虯龍族即使強大也會漸感吃力。且若敗逃的妖族聚至龍宮,追兵亦隨之而來,最後龍宮勢必會被瀞焱軍團妖軍團團包圍。

      屆時,一番腥風血雨是避免不了。

      三大龍族之一的計氏蛟龍如今也為抗敵而焦頭爛額,更遑論族內不甚團結的應家翼龍。

     回想起來,規模如此之大的戰役,自上古龍牛之戰後便不曾再次經歷。虯龍族實是許久未參與這般可稱之為浩劫也不為過的大戰。

      此次情況比起上古之戰時要更有過之,三家決裂的龍族能否安然度過?

      「王母。」

      一聲呼喚將龍王母自沉思中拉回現實。抬頭一看,是敖冷。

      「敖冷,九嬰一族求援一事,是否安排妥當?」龍王母肅容,沉聲問。

      「敖歡於半日前已帶領十餘後輩前往九嬰陣地支援,時下仍無音訊。」敖冷答道。

      「那麼開明一族的情況?」

      「日前順利突破圍困。」敖冷說:「為協助該族抵禦,我族派出了數位妖仙駐守,倘若該地淪陷,即護送該族前至龍宮避難。」

 

      「啓稟。」

 

      龍王母尚未回話,隨即被一道男聲打斷。

      卻見大門一敞,敖言步入殿堂,欠身說:「方才來訊:九嬰之危已解,敖歡調度人員留守,即將回歸。」

      「好。」龍王母應道,正欲發話,卻聽敖言又說:

      「還有一事相稟。」

      敖言面色凝重,眉頭深鎖,目光如炬,當中盈滿著冷肅,卻又似帶了幾分驚疑。

      「何事?」龍王母略感詫異,卻仍平靜地問。

      「據敖歡所言,敵方部隊中似乎有我族同胞的蹤跡。」

      「!?」

      此話一出,龍王母與敖冷皆是一驚,瀞焱軍團中有虯龍?怎會?族內有人叛變了?

      「敖言,此話當真?」平復內心的驚濤駭浪,龍王母肅然問,這種事可開不得玩笑,假使傳出,不僅族內士氣會因而動搖,對尊奉虯龍的族群更是會造成莫大的震撼。

      「是,敖歡縱然粗率,但在正事方面卻也明白須認真以待。」敖言說得斬釘截鐵。

      另一邊的敖冷聞聲默默地頷首贊同。

      「怎會……族內有人倒戈?」龍王母柳眉微蹙,似是不願相信竟有同胞背叛虯龍一族。

      「不。」意外的,敖言表示否定。

      「敖歡提出幾個疑點,該名同族具天仙的實力,但他卻完全不相識。我族天仙平時多半居於內宮,他理應知曉,卻對該名同族陌生,不僅外貌,連炁息都未曾感應過,似是並非我族一員。」

      「非我族者?」龍王母疑惑地重覆,虯龍族和四分五裂的應家龍族不同,族內團結而無多家支脈,怎會有不相識的同胞,何況還是屈指可數的天仙?

      「關於該名同族,還有什麼疑點?」

      敖言搖頭,「敖歡表示與其僅有短暫交鋒,對方不久後方行撤退。」

      「歡娃兒何時來訊?」龍王母問。

      「半刻鐘前。」敖言答。

      「傳令下去,命他歸返後立刻來見我。」龍王母令。

      「是。」敖言躬身,退下安排去了。

 

 

       片刻,敖言再次返回殿堂。

      龍王母雙眼緊閉,於龍座上沉思著。

      半晌,鳳目微凜,嬌軀一動,起身自龍座上站起。

      「你們兩個,隨我來。」

      「是。」兩名護衛齊聲道。

      「敢問將至何處?」走出殿堂,敖冷問。

      「仿仙界。」

 

 

 

 

        仿仙界一如既往,蕭瑟蒼茫。

        穿越漆黑門戶,落於遼闊灰壤的同時,不遠處混沌原息登時一陣扭動凝聚,接著一散,虛空中無端端出現了一名膚似白玉,長髮過腰,身段柔美,似男若女的俊美人影。

      「久後多時了,虯龍王母。」

        那人影微笑著,平靜地開口。

        三名虯龍天仙微微欠身,為首的龍王母淡然一笑,和聲道:「上仙白澤,既然您已在此靜候,想必知道後輩此行的目的?」

        白澤仍是掛著那意義深遠的微笑,輕輕地點了個頭。

      「外界的征伐,眾生的浩劫……這些您均知曉?」龍王母緩緩問道。

      白澤默然頷首。

      「末仙的存在?」龍王母明眸微冷,挑眉問。

      白澤不置可否,俊美的臉龐卻籠上了一絲哀戚。

      過了不知多久,他緩然、輕輕地開口:「知曉」。

      「您能否告知,末仙究竟為何者?」龍王母再度詢問,身後的兩名侍從如她一般肅容靜候。

      靜。

      良久,一聲輕歎。

      飄散於蒼茫中的輕息,無限哀淒。

      「我依循著古仙訂立的『理』行事,凡會對將來造成影響之事皆不得透露。」白澤淡然說著:「縱然此次情勢有別以往,我仍不得打破圭臬。」

      「不過……」白澤劃上抹淺笑,「即使如此,我仍能告知部分信息,這亦為我現身於此的理由。」

      龍王母會意地點頭。

      「末仙為始焉之神。」白澤微微啟口,一絲低吟自唇邊溢出,無奈之情,清晰可聞。

      「古仙為其所造,能力為其所賦,責任亦為其所予。」白澤緩緩說著。

      「既有此存在,古仙何故未提及?」龍王母肅然問。

      「末仙並不常下至仙凡二界。」白澤不疾不徐地解釋:「祂們洪荒混沌,開闢寰宇,古仙亦於此時誕生,以其所擁有之能制定各項自然法則,塑造出天地萬物。

      於此,宇內始擁大量生機,末仙們在形塑『世界』這個居所後,便將往後點綴與潤飾的職務交付於古仙,返回祂們的上界古域。」

      「『祂們』……?依據你的說法,以及祂也曾提到,末仙似乎不只一位?」

      「是,末仙共有五名。」白澤平靜地表示:「先後於是全非全的『混沌』中誕生,建構秩序,創造寰宇,而該名喚作冥骸的末仙,則是當中具有最強力量的一位。」

      「每一末仙均獨立塑造了一個界,換言之,除了此界外,尚有四界的存在,只是包括古仙在內生靈均無法到達其他界。」

      驚訝數秒,心中的詫異平復後,龍王母開口:「那名末仙曾言欲『重建秩序』,為此須肅清億萬生靈,這又是何故?既是萬物之始,為何要誅殺宇內眾生?」

      「在所有生靈均無法察覺的情況下,眾生間的相互殺伐誅戮正逐漸導致世界之『理』──亦可說為『秩序』──崩毀。」白澤緩然說。

      「!?」

      「一旦『理』崩毀,整界就好比地基塌陷的屋舍般,將邁向崩潰的結局。」白澤娓娓道來:「為導正這一切,令世界之理回歸於完整,末仙冥骸下至凡塵大行肅清,手段固然殘忍,卻是種必然。」

      「怎會……其他末仙都認可其作為嗎?」

      「非也。」白澤否定:「末仙性情相異,彼此間不乏有所衝突牴觸,末仙冥骸的行徑過於激烈,引來其他四仙的嫌惡與撻伐,和睦出現裂痕,鴻溝漸深,爭端益發頻繁,終於兵戎相見。」

      「那是場毀天滅地的混戰。雷光蔽天,大地崩裂,灼炎寒霜爭相摧殘萬物,狂風暴雷充斥大氣,汪洋中海嘯四起,吞噬所及之物,甚至連各界世間都受其影響而劇變,各類駭人天災籠罩四海八荒。」

      龍王母與兩名護衛面色凝重,靜靜地聆聽著,邊按捺著內心的驚駭與愕然。

      「最終,末仙冥骸敗北,被埋葬於域外界縫內尚未被末仙導正的混沌中,喪失軀體與所有能力,沉淪於永恆無垠的紊亂中。原本該就此結束,孰料……」

      白澤頓了頓,輕歎一聲。

      「末仙冥骸從中生還,突破囚錮祂的牢籠,洪荒周身的雜沓,另闢一個獨立的世界。不久後,祂便返回了上界,依次突襲當初囚禁祂的四仙。祂的敗北,最大原因是在於敵眾我寡,論單打獨鬥,祂比任何一個都要來得強悍,幾番爭鬥下來,其中三名紛紛倒在祂的足下,最後僅剩一位名為白瑩的末仙與其抗衡。」

      縱然冥骸坐擁最強的威能,擊敗三名同胞仍令其元氣大幅削減,再加上敵手是實力僅次於其的末仙白瑩,該場交戰演變成一場死鬥,雙方勢均力敵,持續了數日終於告終,最後兩敗俱傷,雙方皆受到重創。

      傳聞末仙白瑩而後傷重不治,末仙冥骸卻活了下來。此役後,末仙冥骸的地位再也無從動搖,各界古仙須順從其令,當祂認定時辰已至,便會率領大軍前往清肅,至今已億萬餘載。

      滅絕,代表終末,也是新紀元的開始,這一界已歷經了二次淨世之劫,如今是第三度了。」

      白澤幽幽地歎了口氣。

      「大軍每至,宇內必屍骸遍地,血染曠原,世間化作死域,僅有古仙與少數隱匿的上仙得已倖免,九成九的生靈死於非命,倖存者已因對祂的畏懼而未說出此事。」

      「這麼說,您與其他幾名上仙早已知道?」龍王母微慍,質問道。

      「是。」白澤肯定:「若非如妳親自來詢問,我並不主動對他者提起此事,畢竟我無法輕易於他人面前現身,也沒有該種自由。」

      「那麼……為何其軍團中竟有我族同胞?」龍王母厲聲問,怒視著白澤。

      「那應是前些紀元的大劫中,受祂之邀加入軍團的少數上仙後裔。祂遊走於各界,將部分仙獸族收歸麾下,一方面是強大戰力,二來也熟悉該族性情。」

      聞言,龍王母秀眉緊蹙,朱唇緊抿,嬌軀輕顫著,不發一語。身後的敖冷、敖言亦是眉頭深鎖,驚怒交結,身上隱隱騰動的妖炁洩漏出內心的震怒之情。

      沉默良久,白澤緩緩開口:

      「我僅能透露至此,無法繼續告知,就此別過。」

      語畢,他緩緩浮起後飄,柔美的軀體逐漸隱沒。

 

      「末仙冥骸固然強大,卻非所向披靡。」

 

      驀地,白澤如是說著。

      「!?」三名虯龍天仙倏然抬頭,詫異之情溢於言表。

      卻見白澤掛著抹耐人尋味的笑容,慢慢地沒入虛空,沒了蹤跡。


 



全文七千一百字……十九篇以後就未曾突破六千大關,感覺有點不真實……

近來在升學與考試的影響下有些動了封筆或就此腰斬的念頭,仍在掙扎中。(笑)

一時心血來潮寫的同人文,倒是沒想到能寫到這麼多,雖然過程辛苦,卻也十分痛快就是。

總而言之,還是謝謝各位讀者有把拙作看完的耐心,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乂淵仔乂
  • 龍族都內鬨囉~
    比較想看黑石被揍說XDD
  • 黑石啊......
    現在還在考慮是否要讓他登場,畢竟他實力也是一等一,可不能太快就被殺掉啊!

    混沌 於 2012/03/10 08:12 回覆

  • 光之翱翔
  • 我也以為黑石怎麼現身了!!!
  • 诶?
    我寫得有這麼像黑石嗎?

    混沌 於 2012/03/10 22:38 回覆

  • 浪炎赤凌
  • 希望黑石和他老婆能趕快和好......(ㄟㄟ離題啦!!)
  • 火鳳凰-金吾
  • 連虯龍都要搞內鬥啦!
    人與妖的未來勘憂啊!
  • 嗯嗯......

    混沌 於 2012/03/12 12:11 回覆

  • 天龍J
  • 快出捕完吧~
    我在等補完再看阿~
  • 補完囉!

    混沌 於 2012/03/16 21:27 回覆

  • 殤之神
  • 喔喔!!
    後半段超好看!
  • 謝謝。

    混沌 於 2012/03/17 06:55 回覆

  • 晨夜
  • 我總是喜歡一次看完整篇文。
  • 比較有完整的感覺嗎?

    混沌 於 2012/03/17 06:55 回覆

  • Shiyue
  • 七千一百餘字食完!

    字字精簡,劇情完整呈現

    精彩!

    白澤果然是很會「釣魚」的人,幾句話就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不知道計家那邊情況如何?
  • 「釣魚」啊.......
    計家那邊我正在思索中,不知是否該讓其有叛徒?(笑)

    混沌 於 2012/03/17 06:56 回覆

  • 天龍J
  • 神作!
    沒想到居然還有虯龍族的,他大概是上個世代的英雄等級人物吧XD
    所以明還身下的那幾位大將軍也都各個大有來頭囉?
    沈洛年...真夠好運,被這種變態附身~"~
  • 嗯嗯。

    混沌 於 2012/03/20 11:09 回覆

  • 火鳳凰-金吾
  • 冥骸趕快出來啦!
    我要把你給幹掉!!!!
  • 冥骸在不久後就會出現了。

    混沌 於 2012/03/20 11:09 回覆

  • 光之翱翔
  • 白澤阿......嘴巴有必要那麼緊嗎
  • 口風不緊會很麻煩啊......

    混沌 於 2012/03/20 11:08 回覆

  • 一生懸命
  • 總覺得在戰爭場面可以更凶暴一點
    像是劍卡在敵人身上之後棄劍
    上前把敵人用軀體力量撕裂etc
  • 那樣感覺很暴力啊......
    不過確實較有說服力與氣魄,明白,我會改進的。

    混沌 於 2012/04/29 21:57 回覆

  • 悄悄話
  • 寧夜狂響
  • 就某些原因來講,我很喜歡這篇,7千多字看得好過癮啊(不過從第1偏看到直這哩,花了我幾天就是了,畢竟我還有其它事做= =)
  • 沒關係啦,一次看完反而太勉強,且會失去新鮮感。

    混沌 於 2012/07/12 19:44 回覆

  • 風夜末∮神
  • 看到七彩琉璃我突然想到凱布利勒
  • 哈哈,龍涎珠本來就這個顏色啊。

    混沌 於 2013/02/24 21:14 回覆

  • 月光
  • 看到下一篇是敗北就很開心,快輸吧你!〈誤!
  • 敗北......?

    混沌 於 2014/07/31 23:07 回覆

  • 月光
  • 就是想看他某人敗北 只是始終看不到阿 〈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