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頃,兩名天仙的身影出現在天際,眨眼間飛至谷地中,緩緩降下。

      「玄奶奶!」兩小興沖沖地奔上前迎接,其他的窮奇畢方也先後湊了過去,妳叫我吼地問候著兩個天仙。

      就算山果、羽銀是天仙,敵方畢竟是擁有強大力量的古妖,後輩們擔心也是在所難免。

      兩名天仙回應著女兒們的關心,簡單交代了下後跳出了圈外,朝懷真的位置走了過來。

      見她們走近,懷真旋即露出笑容說:「山果、羽銀,好久不見了。」

      「懷真姊姊,好久不見。」山果笑著回覆。

      「那古妖──檮杌呢?」懷真問道。

      「我們成功將牠引去那未知族群的陣地,任其在那肆虐蹂躪。」羽銀出聲:「那古妖十分強悍,承受了多次攻擊仍不斷橫衝直撞,真要消滅牠恐怕得費上不少功夫。」

      「對。」山果點了點那個大虎頭,附和道:「雖然智能偏低,炁息卻比我們還要強大,加上銅筋鐵骨的身軀,難纏程度超乎想像。如果牠再聰明些,我們可就不會那麼輕鬆了。」

      懷真會意地頷首,她不久前才親身經歷過,倘若檮杌的妖炁與道術使用技巧純熟,自己就連躺在這的機會都沒有了。

      看牠當時那怒氣勃發的模樣,現在八成在瀞焱軍團的妖族陣地中大肆破壞吧?

      總而言之,利用檮杌削弱軍團戰力的計劃算是成功了,接下來就任牠自生自滅吧。

      「妳的身體已經沒事了嗎?」羽銀關心道:「當時妳完全昏厥,我們吩咐娃兒們將妳送回這裡,是被古妖打傷的嗎?」

      懷真一愣,輕嘆一聲說:「不全然,我本來就有傷在身,只是剛好在那時迸發。」

      「為什麼會受傷?」山果好奇地問。

      懷真是天仙,一般小傷對她而言並不會造成太大困擾,能讓她昏厥過去的無疑是不小的傷害。

      「前些日子交戰所留下的。」懷真淡淡地說,當時的慘狀至今仍記憶猶新。

      「和什麼妖怪戰鬥?是天仙嗎?」山果又問,嚴肅之情溢於言表。

      能讓懷真受重傷的絕非等閒之輩,究竟是什麼樣的角色?又是否會對她們家族造成危害?考慮到家族晚輩的安危,兩天仙不得輕鬆以待。

      懷真也明白她們的顧慮與擔憂,思索數秒後才緩緩開口:「是個棘手的傢伙,非常危險,至於是否會主動找上門,我無法斷定。」

      「危險?」羽銀歪著那個鶴首,能讓懷真都表示「危險」的肯定是威脅性極高的存在,當下驚疑地問:「是哪一族的天仙嗎?」

      山果也斂回輕鬆的態度,等待著懷真的答覆。

      懷真雙眸緊閉,仔細回想著關於冥骸的一切記憶,祂的性格、行徑、目的、能力、招式、話語、威勢……將腦中紊亂的訊息迅速統合,彙整成一個結論。

      「不。」懷真否定,明眸微凜:「是比天仙更強大、甚至上仙都望塵莫及的存在。」

      「!?」山果、羽銀均是一驚,忍不住驚呼出聲。

      她們這一叫,兩小和其他窮奇畢方都察覺有異,紛紛圍了過來。

      「玄奶奶,妳們在聊什麼?」跑在最前頭的當然是山芷,只見她拉著羽霽快步奔近,天真地問。

      不只是山芷,剛才那聲驚呼也令山琅、羽彩等輩分較高的妖仙起疑,詢問著母親們。

      「沒什麼,只是剛好談到我被古妖打傷的情形。」懷真笑著替兩名天仙掩飾,剛才那番話她目前只打算告訴山果及羽銀,還不想讓其他後輩知曉。

      「壞妖怪!」山芷揮著小手,一臉不悅,可愛的小臉配上微慍的表情格外惹人疼愛。

      「吼啊?」維持著虎形的山琅望向母親低吼一聲。

      「吼。」山果回應,告訴她無須擔心。

      「小芷、小霽,妳們先去玩吧。姊姊和玄奶奶們聊聊,待會就去找妳們。」懷真笑說。

      山芷、羽霽一聽,高興地點了點頭,嬉鬧間朝山谷的另一端衝去。

      「別離家太遠!」山馨的囑咐聲隨即響起,見兩小已經跑出老遠,她輕叱一聲,和羽麗一同往兩小打鬧嬉戲的方向騰身飛去。

      兩個天仙安撫了下女兒們,並表示要與懷真私下談談,吩咐她們先行離開。

      四隻仙獸妳看我,我看妳,均是一臉茫然,但她們畢竟挺尊重長輩的話,打了個招呼後便紛紛離去,聚至遠處一塊巨石旁,聊了起來。

      確認兩小走遠後,懷真目光拉回另外兩個天仙身上,深吸一口氣,緩緩說:「祂是末仙。」

      「末仙?」

      不出所料,山果、羽銀均是一臉困惑,不明白此名稱的含意。

      「末仙冥骸,這是祂的道號,為超越古仙的古老存在。」懷真肅容,一字一句慢慢說請楚。

      「!?」聞言,山果、羽銀大驚,表情由迷茫轉為驚駭,不敢相信方才所聞。

         超越古仙的……存在?

     

 

 

      良久,懷真才詳細解釋完近內所聞的一切,如現今世界上的大群不知名妖族來歷、規模遠超乎想像的妖族大軍的存在、戰事陸續傳出的主因、冥骸殘酷而瘋狂的目的……全盤托出。

      語畢,懷真幽幽地長吁一聲,把這些日子以來的所見所聞完整交代可真是件累人的差事,自己已經多久沒有像這樣長時間地向他人傾訴了?

      山果、羽銀面面相覷,心中的驚愕、駭然、擔憂表露無遺。

      光是有凌駕於做為萬物始源的古仙的存在就已是一大震撼,而這來路不明的神獸正欲毀滅一切生靈?這實在過於荒誕不經!但看懷真認真的神情,她們了解這並非玩笑,兩天仙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

      許久的靜默,山果出聲打破了凝重的氛圍:「所以……那個名為冥骸的末仙,打算抹殺所有的生命,而莫名出現在宇內的陌生族群都是祂的大軍?」

      懷真面色凝重地點頭。

      「祂是這麼說,而且並非玩笑或恫嚇,真的打算將世上的所有妖物,從上仙到靈妖,全部殲滅,就為了祂那瘋狂的想法。」

      「這未免……」羽銀語塞,一臉愕然與不可置信。

      「太過極端了。」山果接口:「妳說祂能使用所有炁息與道術,還可操控不計其數可突破天仙護體炁息的武器,此話當真?」

      「真的。」懷真嚴肅地說:「祂能隨心所欲改變炁訣性質,同修所有道術,藉由組合不同的炁訣與道術進行千變萬化的攻擊,運用技巧深湛。此外,祂亦精通刀法與體術,擅長近距肉搏與白刃戰,幾乎沒有死角。」

      「那豈不是所向披靡?」羽銀蹙眉問,真有這般強大的能耐又有誰能奈何得了?

      懷真苦澀地搖頭,她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冥骸,包括她在內,至今已有三名天仙吃過祂的虧。當初被祂打傷的敖冷、敖言整整昏迷了一天半才醒來,可見傷勢之重。

      顯然,天仙境的妖怪對祂而言根本構不成威脅,更遑論位階較低的妖仙。

      那麼上仙呢?他們至今仍未出手,實力還是未知,雖然自古以來達到上仙境的妖怪多半就此不問世事,但這次情況危急,他們或許有出面的可能。

      不過,一想到冥骸那老神在在的模樣,似乎連上仙真現身都無法動搖祂的自信。

      那麼古仙呢?他們應該已經察覺了世上的異變,是否會出面干預?司掌各項法則的原始仙獸是否能抗衡冥骸?祂是無法以常理詮釋的怪物,同樣超脫於法則外的古仙說不定能……慢著,據祂所言,古仙的能力也是由末仙賦予的,那豈不意味著末仙也擁有規則外的能力?

       不行!越想只是讓思緒愈顯混亂罷了。懷真不禁有些頭痛,伸手揉了揉額頭。

       「照妳所說,祂現今的外貌就是那曾與妳和芷娃兒她們相處過的人族少年?」

山果又問,似乎已經接受了剛才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

       「是。」想到這點,懷真便心如刀割,其中亦摻雜了幾分的憂愁與怨懟。

       「假如妳們遇到祂,千萬要當心,盡量別與祂起衝突,立刻逃走才是上策。」懷真肅然說:「祂的個性難以捉摸,偶爾會網開一面,貿然與其戰鬥反而危險,只會徒增喪命的可能,但若祂主動進攻就又另當別論了。」

       山果、羽銀慎重地頷首,知曉這些訊息可謂在心頭上又添了一份重擔,心情無論如何都輕鬆不起來。

       明白她們心情的懷真暗暗一歎,躺上柔軟的草地,仰望著蔚藍的蒼穹。

       沉默再次降臨,萬籟俱寂間隱約可聽見遠處兩小的嬉鬧聲,傳入了烏雲籠罩的心坎中,在凝重瀰漫的幽谷中分外響亮。

       不知情的山芷、羽霽仍在某處歡樂地嬉戲、玩樂。

 

     

 

      蠻荒之地,是宇內妖族對西域的認知。

      舉目所及盡是遼闊的荒原與陡峭的山崖,僅有零星乾草與枯木點綴著枯黃的的大地。

      碧草如茵、枝葉繁茂等景像對此區貧瘠的荒地而言是海市蜃樓般的願景。

      缺乏甘霖滋潤令曠原上遍布著條條刀刻般的深痕,紅褐的千仞崖壁上則是充滿著大小不一的窟窿。

      乾蝕剝裂的土壤風化成砂礫,隨著間歇颳起的狂風飛揚,跳著淒涼而哀愁的舞蹈。

      整體而言宛如受到造物者遺忘的原石,亦像是其特意形塑的詭作。

      此地亦為上古大戰中敗於虯龍,撤至內陸的應氏翼龍一族的根據地。

   

 

 

      時值暮靄,即將西落的夕陽將蒼穹塗抹成一片鮮紅,周圍的景色被籠罩在一襲嫣紅的薄紗下。寬廣的曠原猶如灼炎燃燒般,呈現略顯刺眼的赤色;較暗的崖壁則是帶點光怪陸離的詭譎暗紅。

      連綿荒山內的一處高山崖壁旁,聚集了二十數名大小不一的身影,彷彿在等待什麼般一動也不動。

      定神一看,憑藉著昏暗幕光依稀可識得其中較顯偌大的身影均是全身覆以鱗片,腹大頸細尾長、粗大四爪盤地、身後巨翼如蝠,正是巨翅龍族──應龍。

      縱然是同族,體型卻是大小有別,大則十來公尺高,小則六公尺上下。

      至於其他微小的身影則是人,不,是化作人形的妖仙。

      此刻,所有視線均投射於山崖上的一處岩窟,落日光華映在洞前,照亮洞窟外側的數根鐘乳石與石筍,餘暉未能觸及的洞內呈現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夕陽餘暉烙於山巔下的眾妖身上,如血般的光華逐漸黯淡,須臾,熾紅圓盤終於完全隱沒入地平線。

      夜幕悄然無聲地降臨,日落,明月取而代之,高懸夜空,月光傾瀉而下,為這片荒涼大地灑上了一層銀灰。

      朦朧的月光下,崖壁上的洞窟宛如一頭張著血盆大口的飢渴野獸,煞是詭譎。

      良久的靜謐,沉默的山巔下終於有了動靜,卻見一個生著濃眉大眼、方正臉形,穿著一襲深灰古袍的大漢緩步上前,走至崖洞下的荒地,跪伏下來。

      「應龍──灰霜參見。」

      話落,地域內再度回歸先前的靜默。

      跪伏於地上的大漢沒有起身,始終維持著五體投地的跪姿,身後的人、龍也先後伏下身子。

      冷不防,幽暗的岩窟內燃起兩道彷若灼炎的妖異紅光。

      在此同時,一股沉重的壓迫倏然逼到崖下眾妖的身上,人形的妖仙登時臉色慘白、冷汗直冒;巨龍則是不安分地扭動身軀,不時低吟著。

      「應龍灰霜,汝等可否具備手刃同族之決心?」

      驀地,一道陰沉而宏亮若鐘的聲音自晦暗石窟內傳出,在洞壁的迴響下更顯響亮與朦朧,懾服在場的眾妖。

      「我等族群已將微薄之力獻上,僅需您一聲令下,我等方行剿滅,即便我族。」灰霜恭敬答道。

      「呵呵……」

      冰冷的輕笑聲傳出,輕細微小,卻喚起在場眾妖心底的恐懼與驚駭。

      「既是如此……本尊便在此下令:出戰,將非我族類全數殲滅。」

      「遵旨!」

      灰霜大喝,後方頓時咆哮吶喊聲四起,吼嘯聲震天地,聽者無不為之戰慄。

      狂吼後,振翅與炁息騰動聲接連竄起,十數頭翼龍展翅齊飛,幾乎遮蔽了整個夜空,嘶吼間朝著四面八方飛騰而去。

      頃刻間,山崖下重回死寂冷清。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許久,一聲輕笑劃破了詭譎的寂靜,在幽深崖窟內翻騰、迴盪……

 

 


 

 

 

構思得比想像中還久,真羨慕能下筆成章的寫手們。

希望讀者們看得慣,如果不嫌棄不妨幫推下吧。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樓厲凡
  • 讚!!
  • 呵呵。

    混沌 於 2012/02/28 07:33 回覆

  • 天龍J
  • 要窩裡反了?
  • 或許喔?

    混沌 於 2012/02/28 07:33 回覆

  • 晨夜
  • 應龍一族大危機!
  • 應家本來就處於危機中啊!不團結。

    混沌 於 2012/02/28 07:33 回覆

  • 晨夜
  • 應龍一族大危機!
  • 乂淵仔乂
  • 吼啊?←看到這句我笑了XDD
    古仙的力量雖然是末仙所給予
    但待在這個世界就該遵守古仙所訂下的規則吧?
    不然還有誰能翻盤(攤手
  • 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2/02/28 07:34 回覆

  • Shiyue
  • 看來上仙、古仙躲不了多久了......

    應龍一族要發生滅門血案了......

    遠望下一章。
  • 是啊。(遞咖啡)

    混沌 於 2012/02/28 09:28 回覆

  • 胡松夏
  • 汪汪汪汪嗚~~~~~
    吼嗚......
  • 混沌 於 2012/02/28 17:39 回覆

  • 光之翱翔
  • 大戰~大戰~~
  • 跑不掉的。(笑)

    混沌 於 2012/02/29 08:07 回覆

  • 悄悄話
  • 寧夜狂響
  • 希望全部死光光(包括主角、女主角、最強的人.........)
  • 太誇張了吧?所有人都死,一切就不用玩了......
    若是如此估計我會被罵到臭頭...... =ˇ='''

    混沌 於 2012/07/12 19:45 回覆

  • 寧夜狂響
  • 也是= =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啦
  • 呵呵。

    混沌 於 2012/07/12 20:08 回覆

  • 嵐翔
  • 其實...
    吼啊? 我以為是山芷吼的...

    應龍真的很賤(怒)
  • 山芷是人形,所以會用講的啦。(笑)
    不過剛變成小孩時確實曾發不出聲而用吼的就是了,超可愛的。

    應龍內鬨多啊...... = ='''

    混沌 於 2013/08/03 2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