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真暗叫不妙,忙向側邊一閃,只聽得「轟」地一聲,檮杌巨軀撞進岩丘,揚起陣陣沙塵翻滾飛散。

      下一瞬間,那偌大身軀又從沙幕中衝出,在強大柔勁的護體下毫髮無傷,而被牠衝撞的位置則出現了一個醜陋的巨大窟窿。

      檮杌咆哮,又是條條炁鞭掃來,逼得懷真左閃右避,粗大的碧綠鞭條接踵而至,交織成一片巨網,在所及之處烙下道道鴻溝般的長痕。

      這種進攻方式雖然單調,但每條炁鞭均蘊含了密度極高的柔訣炁息,若在防備不足的情況下被正面擊中,即使天仙也得吃虧,妖仙更恐有性命之虞,一般妖物則是當場死於非命。

      方穩住身子,不遠處的檮杌炁息又是一漲,再次破空衝來,那龐然巨軀在強大妖炁推動下絲毫不顯沉重,眨眼間已進逼至咫尺,張口咬來。

      懷真輕叱一聲,一個上騰,避過了這一咬,更在此同時打開玄界之門,釋出炁息推動身軀,一閃現間來到四百公尺外,手一揮,虛空中一片霹靂炸出,十多道落雷凌空降下,不偏不倚地劈中檮杌的虎軀。

      縱使護體炁息強勁,但強大雷電的轟擊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只見檮杌虎軀上出現多處焦痕,醜陋人面的前額處更是焦了一大片,氣得牠狂吼怒號,龐大的碧色妖炁暴漲激散,逼得懷真越閃越遠。

      不妙……這遠古妖獸的炁息要比自己來得強大,若非其靈智較低,不懂完美活用炁息與道術,否則自己恐怕早已倒下……懷真嚥了口水,手已經握上了袖中的金犀匕。

      不過,就算再怎麼危險仍比不過冥骸。以祂的能耐,舉手投足間就能讓她死於非命,之前那場交鋒對祂而言不過是娛樂,很明顯的尚未拿出真本領應戰,放她一條生路恐怕也只是一時心血來潮。

      思索的同時,檮杌行動稍稍緩和,激盪騰動的炁息漸趨平靜,巨首擺了擺,倏地瞪向懷真,從那銅鈴大眼中可看出熊熊怒火正激烈燃燒。

      這傢伙果然還沒消氣!

      冷不防,檮杌身上炁息又是一鼓,卻不是像先前那般化作炁鞭,而是散出了股淡綠色的無害妖炁覆蓋了其周遭的區域。

      「?」懷真不知檮杌此舉用意為合,旋即一怔,卻是周圍溫度正急遽下降。須臾,呼氣時已能生成白霧。

      難道是……!懷真這才猛然理解檮杌的打算,臉色驟然一變,卻聽得檮杌一吼,寒氣瀰漫的虛空中陡然出現數根泛著碧綠幽光的粗大冰柱破空急射,朝著懷真直飛。

      懷真暗罵自己察覺得太晚,一面以自身與玄界中的炁息驅動身子,在空中迅速挪騰,避開這波凍骨攻勢。轟了空的冰柱全數落在身後坡地,迸裂瞬間在地表坡面上結上一層白霜,奇寒徹骨。

      但不論以炁息推身運用得如何熟練,她畢竟不像沈洛年能自由自在地改變質量,轉折時難免因慣性而略為遲緩,閃避上自然不如沈洛年那般輕鬆俐落。再加上冰柱與炁鞭不間斷地相繼襲來,幾個騰身後,身體已經漸感不適。

      炁鞭與冰柱輪番砸來,閃避上越來越吃力,速度比起一開始明顯減緩,檮杌見此,又是一聲怪嘯,蹬地奔來。

      懷真一驚,不顧陣腳還沒穩住,再次迫出妖炁,強忍炁息與氣流衝撞震盪帶來的不適,往旁急撤,閃避進逼眼前的巨口咬噬。即使如此,那龐然柔勁仍與她的護體炁息重重擦上,不僅碰撞處炁息頓時消散,體內炁海更是因此震盪不定,險些氣岔。

      迅速調適下胸中激騰翻動的炁海,感覺血脈中的流動炁息已恢復原先的平穩後,懷真輕吁了一口氣,望向因獠牙捅入壁面而奮力掙扎的檮杌。

      俄頃,檮杌長牙拔出,吐出滿口土石草木,怒氣勃發地頓地甩尾。

      繼續和牠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以這等力量看來,即使有金犀匕輔助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消滅,而且如此一來又得耗費不少力量。

      自己得保留實力去應付瀞焱軍團的妖怪,和牠在這裡耗下去根本沒有意義,但若放任不管又可能會對兩小家族帶來困擾,既然如此……

      懷真環視四方,明眸眨了眨,突然有了主意,御炁朝西直飛,不出所料,檮杌立即跟了上來。

      西方百多公里外有一大片異族妖怪的炁息,世上群聚妖族的炁息她皆不陌生,如有完全不知曉的,只可能是異界來的軍團妖怪。

      沒錯,她的目的正是將檮杌引去攻擊瀞焱軍團的妖族陣地。

      聽著身後不斷傳來的怒吼聲,懷真加快了速度,緊追在後的檮杌見遲遲無法解決對方,越來越火大,嘶吼咆哮間也逐漸加速。

      抽空瞟了下身後窮追不捨的遠古妖獸,懷真御炁一推,速度又快了三成,現在她的任務就是盡可能吸引檮杌的注意,離窮奇、畢方的居所越遠越好。

      計劃進行得挺順利,照這步調若無變數應可成功。只不過,在必須維持一定的速度下還得防範來自後方的突襲,可真是件不容易的差事。

      一升騰,一條炁鞭掃過腳下;一轉折,二根冰柱掠過頭上,她微微蹙眉,炁息迫出的瞬間和檮杌拉開距離,頭也不回地向西直衝。

   

      !?

   

      「嗚!」驀地,一股莫名震盪從炁室中竄出,內息失控爆散,痛楚順著通連的經脈流遍全身,喉中頓時一甜,嗆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怎會……剛才那一撞雖然力道著實不輕,但應該不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內傷才是……懷真痛苦地咬牙,下一刻便彷彿知曉了什麼般瞠大了雙眼。

      莫非是當初冥骸造成的傷害還沒完全痊癒,體內深處仍藏有暗傷,而在檮杌那一撞之下迸發了?糟糕……

      懷真又是一嗆,玉手捂口,鮮紅液珠自指縫間滲出,清麗的柔美臉龐被唇間溢出的朱紅鮮血一映,徒增三分淒美的艷麗。

      失算,想不到當初那一戰的傷害竟遠比預料中要來得大……

      眼前景物開始模糊,四肢逐漸無力,意識愈顯朦朧。體內翻騰不止的炁息已無法控制,四處亂竄,壓迫著血肉、摧殘著經脈,渾身各處傳來的劇痛瓦解著神智,終於身子一癱,直直墜下。

      落在柔軟的草地上,撲鼻而來的清香喚回了因疼痛影響而模糊不清的思緒。她掙扎得撐起身子,卻旋即因痛楚而倒下,氣若游絲地喘息著,微微側首,以眼角餘光瞟向後方。

      檮杌的怒吼聲由遠而近,數百公尺的距離在龐然妖炁的推動下不過數秒間的事,不消多時,那龐大虎軀便出現在視線中。

      只見牠面目猙獰,血盆大口時開時闔,吐出斷斷續續的吼嘯,粗大獠牙彷若兩根碩大凶器,身上碧焰驟然竄起,凝聚成長鞭急揮,刮出刺耳破空聲的同時砸向倒臥在地的懷真。

     碧焰閃動的長鞭,成了她印象中的最後一幕。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隱約聽到了一道聲震天地的虎嘯……

 

 

 

      「吼!」

      「嗶嗶比逼。」

      「吼啊?」

      「媽咪,姊姊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笨小芷,聲音太大會吵到姊姊啦!」

      「逼逼嗶。」

      ……

      一連串細碎的嘈雜聲鑽入耳中,懷真漸漸恢復了意識,正欲睜眼,體內暗傷倏然一疼,忍不住悶哼一聲。

      「!?」

      「姊姊?」

      身旁隨即傳來幾道熟悉的聲音,周遭數道強弱不一的妖炁先後圍了過來。

      懷真雙眼瞇開,卻見眼前一片朦朧,看不清任何事物,全身乏力之餘,渾身血肉筋脈均感到不適。

      「懷真姊姊?」這是羽霽的聲音,剛才那聲則是山芷喚的。

      懷真緩緩睜眼,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山芷那惹人憐愛的小臉,藍色大眼眼眶微紅,身旁站著仿若陶瓷娃娃的羽霽,同是一臉擔憂。

      環顧四周,兩小家族的長輩們正聚集在身旁,將她圍在中央。見懷真醒來,山馨、羽麗也湊了過來,關心著她的狀況。

      懷真微歎一聲,閉上雙眼,將紊亂的炁息調適回平穩,這才勉強撐起身子,坐了起來。

      一旁的窮奇、畢方見狀都是一驚,紛紛靠近出聲,要她躺下靜養。

      這兒是一座山谷,規模雖稱不上龐大,卻也不小,只要體型不要太過巨大,讓十來隻仙獸居住也是綽綽有餘。

      懷真輕搖了搖手,示意她們無須擔心,目光掃過在場仙獸們。兩小的長輩們幾乎都在,唯獨不見山果、羽銀的蹤跡。

      「山果和羽銀呢?」懷真問出心中的疑問。

      「打架!」山芷叫道:「打壞妖怪。」

      「壞妖怪?」

      「去和古妖戰鬥了。」羽霽說:「是曾奶奶帶妳回來的。」

      古妖?檮杌嗎?懷真略感詫異,這才憶起當時的情況,那聲聽似虎吼的咆哮聲原來是山果發出來的嗎?那時意識正處於半模糊的狀態,倒是沒有認出。

      「曾奶奶她們察覺到妳和古妖起了衝突後就立刻前往了。」化作人形的山馨走進遞了片盛著清水的綠葉。「她們倆交代將妳帶回後就和古妖戰鬥去了。由於那古妖的力量太過強大,難以輕易剿滅,因此她們決定將牠引去別處。」

      接過綠葉並將水一飲而盡,懷真又問:「她們有說打算把牠引去哪裡嗎?」

      維持著虎形的山琅聞聲走進,吼了幾聲。懷真會意地點了點頭。

      卻是山琅告知,山果和羽銀救下她之後,馬上明白了她的考量,當下吩咐女兒們將懷真送回此地,兩個天仙則接手她來不及完成的任務,將怒氣勃發的檮杌帶往瀞焱軍團的妖族陣地。

      聽到這兒,懷真鬆了口氣。以天仙的水準,若非像她一樣有疾纏身或年紀尚輕,否則要與智能偏低的古妖周旋並不成太大的問題。

      放下心中的那塊大石,疲勞感登時排山倒海而來,身子一軟,宛如虛脫般使不上力。

      身側的山芷見她突然沉默了,透出了一絲擔心,小手拉了拉她的衣角︰「懷真姊姊?」

      眼看山芷小臉上盛滿著擔憂與不安,懷真於心不忍,連忙露出笑容,摸摸山芷的頭說:「不用擔心,姊姊沒事的。」

      「真的?」山芷仍有些不安,試探地問。

      「真的沒事,小芷乖。」懷真摸著山芷的頭,柔聲說。

      聞言,山芷這才卸下那憂心忡忡的表情,重新綻放以往的天真笑顏;眉頭深鎖的羽霽神色也緩和下來,俏麗小臉劃上一抹淺笑。

      「呀──」山芷甩了甩那頭蓬鬆金髮,笑吟吟地奔回羽霽身邊,和她手牽著手。

      看著重拾笑容的兩小,懷真稍感欣慰,卻也有幾分不捨。這些日子以來,戰火籠罩各地,征伐無時無刻不存在。縱然她們年紀還小、處於長輩的保護之下,卻也隱約能感受到瀰漫於大氣中的肅殺之氣,才會表現得如此不安。

      可以的話,她不希望她們幼小的心智受到殺戮的戕害。

      打破了以往寧靜生活的是冥骸,軍團的到來徹底摧毀了安穩,一切的殺戮,一切的犧牲,一切的傷害,都是因祂而起。

      知曉祂存在的,僅有當時在龍宮的眾仙,龍王母曾下令一概不許隨意對外人提及此事,卻還是有通知宇內各族的族長人物。

      「姊姊,洛年呢?」山芷奔近興沖沖地問,殊不知身邊的羽霽聞言板起了小臉。

      聽到沈洛年,懷真驀地心痛如絞,難過與苦楚湧上心頭,險些逼出了眼眶的濕潤,但一想到她們知道了殘酷事實後的表情,她便硬生生地將這股哀痛壓了下去。

      為了不讓兩小察覺有異,她勉強露出笑容,和聲說:「姊姊也不曉得,我和洛年也有一陣子不見了。」

      「為什麼?」山芷困惑地歪著頭問,藍色大眼中除了疑惑還帶了些許的失望。

      「他和人類在一起嗎?」羽霽湊近詢問,那古怪人類該不會過來這兒吧?若是如此,可得帶著山芷閃遠些。

      懷真苦笑點了點頭,這般殘忍的真相還是不要告訴她們的好。

      「無聊!就只會和沒用的人類混在一起。」羽霽沒好氣地說,一如既往,只要一談到沈洛年就沒有好臉色。

      「洛年不也是人類嗎?」懷真抿嘴一笑,「小霽就這麼不喜歡洛年和人類混在一起嗎?」

      羽霽一愣,小臉微微一紅,隨即拚命搖頭:「沒有!」

      一旁的山芷咯咯笑了幾聲,卻惹來羽霽的一道狠瞪。

      看著兩小的反應,懷真也不禁笑了出來,盤據於胸中的鬱悶與沉重頓時煙消雲散,伸手摸了摸兩小的腦袋。

      半晌,懷真突然一轉頭,望向西方,卻是兩道內斂的強大炁息正由遠而近地朝這兒迅速飛來,正是兩小玄祖母──天仙山果以及羽銀的炁息。

      「小鬼們,玄奶奶回來囉。」懷真拍拍兩小的頭。

      山芷、羽霽皆是一怔,直到兩名天仙來到她們的感應範圍內,這才透出喜意,當下手牽著手,騰身迎接長輩去了。


 



終於補完,感覺輕鬆多了,原本不抱太大期望,沒想到寫得比預期中要來得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乂淵仔乂
  • 原來這只有一半啊!!!
    超期待後半的~
  • 謝謝支持。

    混沌 於 2012/02/19 11:43 回覆

  • 天龍J
  • 我等後半出了一起看吧~
    這樣才過癮阿~XDDD (慢慢寫,別著急~)
  • 補完囉。

    混沌 於 2012/02/19 11:44 回覆

  • 火鳳凰-金吾
  • 好看!!讚!!期待下文~
  • 謝謝支持。

    混沌 於 2012/02/23 10:12 回覆

  • 天龍J
  • 哦~好看好看~!
  • 謝謝。

    混沌 於 2012/02/23 10:12 回覆

  • 幻之楓
  • 好看耶~
    支持+推推:))
  • 謝謝支持。

    混沌 於 2012/02/19 21:01 回覆

  • 晨夜
  • 等後半喔!趕快補吧!超級期待^ ^
  • 已經補啦!

    混沌 於 2012/02/19 21:02 回覆

  • 乂淵仔乂
  • 後半真溫馨
    好想再推一次~
  • 呵呵。

    混沌 於 2012/02/23 10:11 回覆

  • Shiyue
  • 這兩大妖族果然是值得當朋友的家族。
  • 對啊。

    混沌 於 2012/02/23 10:12 回覆

  • 悄悄話
  • 火鳳凰-金吾
  • Shiyue的感想+1~
  • 兩小家族我還挺喜歡的,可以的話會多寫些她們的事。

    混沌 於 2012/02/23 10:13 回覆

  • ╭☆玥〃星曜~♪
  • 樓上+1。。。後半也讚阿!

    上次看完沒留言,這次補上=)
  • 謝謝。

    混沌 於 2012/02/27 14:28 回覆

  • 寧夜狂響
  • 我好像第一次看到小芷擔心別人欸= =小霽竟然會臉紅,好像也沒看過0.0
  • 小芷會啊,第一部第八集就有擔心過懷真。(因懷真的態度有異)
    而且她不是特別擔心沈洛年?知道他被磨齒者打傷時還很焦急呢。
    小霽第二部後期,對沈洛年懷有若有似無的情感後就有臉紅過。大概是在第九集,懷疑沈懷兩人在進行所謂「噁心之事」的時候。

    混沌 於 2012/07/12 19: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