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乍現,隨之響起陣陣痛苦的哀嚎。

      一名身披皮甲的男子倒臥在地上,通體焦黑,彷彿被火燄燒灼過,正面容扭曲地喘息著,不時扭動身軀,卻因此牽動到傷而不時痛呼出聲。

      從被燒得近乎面目全非的皮甲下依稀可見嚴重的燒傷與焦痕烙在身軀上,不遠處的草叢內擱著一把從中攔腰折斷、已無用處的長矛,似乎是他的武器。

      縱然其模樣令人為之不忍,但從他身上騰動的炁息與人形的外貌可看出他並非一般人類或弱小妖物,而是具一定實力的妖仙。

      「嗚……」青年強忍著痛楚勉強睜眼,瞪視著將他傷到此般田地的女子。

      面對他憤恨的目光,懷真報以冰冷的視線,走近扠腰,漠然道:「你們的根據地在什麼地方?」

      青年並未答話,只持續用滿是憤怒與憎惡的眼神冷瞪著她,即使如此,身上各處傳來的劇痛卻一點一滴地磨蝕著他的精神,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瞳孔中的強硬逐步流失,取而代之的是迷茫與虛弱。

      就算他再怎麼硬撐,身上的傷終將瓦解他的意志。

      片刻的靜默,懷真略感不耐,揮手釋出炁息壓迫,淒厲的哀號聲再次響起。

      慘叫半晌,懷真斂回炁息,眼神依舊冰冷,絲毫沒有因方才的哀鳴而緩合的跡象。

      身上的壓迫消失,短暫粗重的喘息後,青年驀地抬頭,緩緩開口。

      「咳……」

      「!?」

      從口中衝出的既非答覆亦非咒罵,而是殷紅的鮮血。

      溫熱的血液染紅綠草的同時,青年身軀向旁一倒,雙眼仍瞠著,卻已空虛、失去了焦點。

      見狀,懷真秀眉緊蹙,輕輕一跺地,隨即轉身離去。

      這究竟是第幾個了,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又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她並不後悔對方才那個妖仙如此殘酷,因為不久前她目睹了對方殺害數隻年幼的妖物。

      縱然之前曾聽冥骸提及祂的行動內容,但沒想到竟會殘忍到這種地步,連小孩都不放過。不分種族、年齡、實力,只要是活著的生命都在一律抹除,實在太過殘酷、狠毒。

      尋找沈洛年/冥骸是她當下的目的,但在茫無頭緒的前提下只能選擇與敵方接觸,試圖從中得到線索。

      經過幾天的探查,她從幾個妖仙口中得知瀞焱軍團有個位在玄界中的根據地,身為首領的冥骸極有可能位在該處,只不過她並不知道冥骸不常待在浮殿中,而是喜歡外出遊走。

      但不論她再怎麼問,對方終究不肯透露,這點令她感到不耐,卻也暗暗佩服他們嚴守軍團秘密的執著。

      至於被她「詢問」的妖仙全部都走上了同一條末路,被雷電轟成了焦屍,無一例外。以往除非遭受攻擊,否則她鮮少主動出手,就算有也不會如此狠辣,顯然與她一貫的作風大相逕庭,但這卻是她仔細思量後的決定。

      以現在世界的混亂情況看來,戰鬥無法避免,即使不願意也會主動找上門。然而挑起爭鬥的卻不單單是冥骸麾下的大軍,世上的各族本身就有嫌隙,在大戰的壓力下不僅使大多妖怪開始浮躁,甚至激起以往的怨懟,假如狹路相逢,大打出手的可能性頗高。

      如今世上的妖怪數量因為軍團的到來多了將近一倍,遭逢鬥爭的機會變得更加頻繁。

      若能成功見到冥骸,且祂也願意實踐諾言當然是最理想的狀況,但在這之後呢?祂說不定會心血來潮殺了她,就像上次一時興起地放過自己?更重要的是,祂真的會實踐允諾嗎?

      去見冥骸,下場極有可能是死。

      況且,敵人並不單單只有冥骸,而是一支大軍,當中肯定有強大的天仙,否則豈能與各族的老祖角色相抗衡?

      若遇上道行在自己之上的存在,下場也是死。

      就算無心參戰,尋個地方躲起來好了,被賦予殲滅命令的敵方妖怪也會追來,屆時還是得與實力仍是未知的敵軍交戰,若因此被天仙或眾多妖仙圍攻的話,下場還是死。

      既然殊途同歸,與其要她坐以待斃,她寧可嘗試與沈洛年見面的機會。

      即使極為渺茫。

 

 

 

      漫無目的地飛了良久,周遭景像不斷變換著,草原、沼澤、山麓、荒地……讓人不禁讚嘆自然的千變萬化。但,不論優美或粗陋都是徒然,此時的她根本無心欣賞,秀美的臉上滿是疑惑與好奇。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就一直感應到一股古怪的炁息。

      何謂怪?雖然十分微弱,幾不可聞,卻占去了頗大的一片空間,感覺像是大範圍生長的妖藤,但又比其更為詭異,且比起一般妖怪的炁息要來的精純。

      之所以大惑不解,乃因她對這炁息完全陌生,全無印象。以此來推測的話有兩種可能,一是原本就存在於世上,卻未曾打過交道的存在;另一可能就是軍團的成員之一,被冥骸從異界帶來的。

      不論是哪一個,對她而言都不算是好事,在其真面目仍是未知時還是不要去招惹得好。

      靜下心來仔細感受周遭,鄰近區域內各類妖炁相互交雜,宛如大雜燴般多采多姿,更有似在交戰般地驟升遽降。

      距離這裡約十公里外有窮奇與畢方的炁息,從較為明顯的幾道炁息應是山芷、羽霽家族這一支脈。在那周圍的一定範圍內只有零星幾道妖炁,且多半是存在感弱的小妖怪,因此格外引人注意,看樣子力量強大的敵方妖仙沒有前來,而實力偏弱的一般妖怪均不敢踏入兩小家族的勢力範圍。

      感應著兩個小鬼的炁息,懷真暗暗鬆了口氣,當時提早通知她們避難去果然是對的,若非如此,恐怕她們已經像山口鎮的那群妖怪一樣死於非命。

      她來到這一帶,一方面是打探消息,一方面就是為了拜訪兩小家族。除了詢問下近況,也有一些事情必須告知。

      雖然當下的目的是尋找沈洛年/冥骸,她卻沒有失去做出正確判斷應有的沉著,她固然迫切想達成心願,但也明白此刻躁進只會誤事。與其盲目地往危險中跳,還不如仔細思忖、冷靜行事要來得有效率。

      翻越山嶺,旋即一個悽慘的光景闖入眼簾。

      山下的寬廣曠原上散落著無數屍骸與斷肢,稠血將青翠的綠毯塗抹成一片嫣紅,既像幅豔麗的圖畫,又像道駭人的傷口。

      認真嗅了下,空氣中仍瀰漫著刺鼻的血腥與腐臭味。

      懷真蹙起眉心,這想必又是軍團造成的傷害。生靈亡歿,生意盎然頓成死氣沉沉。

      「!?」

      一陣細微的吵雜聲攫住了注意力,大略感應下,應是兩個相異族群正在交鋒。

      這類的鬥爭如今早已司空見慣,正欲離去時,突然一怔,那詭異炁息也是從那兒發散出來的?

      懷真扭頭望向山的另一端,縱然明白可能遇到危險,但與生俱來的強烈好奇心卻驅策著她向那端飛去,打算一探究竟。

      距離逐漸縮短,該地的動靜也愈加明顯,更可清楚地聽到陣陣咆哮與嘶吼聲。

      果然是混戰,打得比預料中的還激烈……

      懷真來到一處山丘上,俯瞰著下方谷地中的戰況。

      從上方看下去,數以千計的灰黑與紅褐身影佔據了整座河谷,宛如二道潮水般涇渭分明。

      定神一看,其中一方是鱷猩妖,另一種則是她未見過的陌生妖族,一群有著羚羊腦袋的健壯妖怪,估計也是軍團的士兵吧。

      狂吼、尖嘯、痛呼、哀嚎充斥於空氣中,聽了令人膽戰心驚,但對殺紅了眼的妖群而言卻猶如激發潛在暴戾的交響樂,彷彿見血的狼群,渴望著將滿腔激情宣洩而出。

      凝望著身下殘酷而愚昧的爭鬥半晌,懷真輕嘆了口氣。

      這場浩劫,究竟會持續到何時才會畫上休止符?屆時,世界又會是何種情況?

      不論是否有倖存者,屍橫遍野是免不了的。

      隨著下方炁息接連消失,壓在心頭上的那份鬱悶也愈覺沉重。

      「!」

      意識到自己不同以往的情緒,懷真不禁苦笑。

      真是諷刺,平時目睹這種景向總能氣定神閒,為何現在無法保持一貫事不關己的態度?因為現在自己也身處這場大劫中,無法置身於度外,才會有這樣的感嘆啊!

      將視線從戰場上移開,掃過群峰河谷,掠過山岩林木,最後在一處山壁上停了下來。

      那古怪炁息就是從這個位置散發出來的,但左顧右盼均不見任何生物的蹤跡,到底怎麼回事?

 

      轟……

 

      「!」一陣低沉的地鳴。

 

      轟……

 

      厚重的響聲再度出現,地面隨之震動,妖怪們終於停下手邊的戰鬥,喧囂的沙場頓時鴉雀無聲。

 

      轟……

 

      第三次,震動比起先前要來的更加劇烈,方才還在大動干戈的妖怪們逐漸感到不安,議論紛紛。

 

      磅!

 

      一陣巨響猛然爆出,撼動著在場眾妖的鼓膜。

      卻見一旁山壁倏然炸開,碎石四散飛濺,暴風刮得鄰近區塊內的妖怪翻滾飛摔,狼狽不堪。

      煙霧瀰漫間,一個五十餘公尺長的偌大身影從中衝出。

      「吼!」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撕裂的短暫的靜默。

      所有妖怪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吼聲震懾,愣愣地望著沙塵滾滾的崖壁。

      煙塵散去,巨獸的形貌登時揭開了神秘的面紗。

      只見這巨獸身形似虎,毛短如犬,四肢虎爪,卻生著個似人的頭顱,兩根如野豬般的粗大獠牙自下顎兩側突出,煞是醜陋。

      不遠處的懷真見狀,不禁驚呼出聲:「古妖──檮杌?」

      檮杌──自古與饕餮、窮奇等妖怪並稱為「四凶」的妖獸,同時亦是碩果僅存的古妖之一,性情暴戾恣睢,逢人則咬,又因其軀體強悍,赤手搏擊連天仙都未必奈何得了,故如同磨齒者、饕餮一般受到許多妖族忌憚。

      之前雖然有所耳聞,親眼目睹還是第一次。照這樣子看來,牠原本應是在沉睡中,卻因溫床旁變得太過吵雜而被喚醒,瞧牠一副憤怒模樣,起床氣貌似很重啊!

      果然,檮杌目光掃過四方,一見大群妖怪散布周圍,旋即暴吼一聲,龐然巨軀就這麼在谷地內肆虐起來。

      轉瞬間,慘叫哭號聲此起彼落,山下群妖陷入一片混亂,紛紛向外急奔,你推我擠,方才的兇狠氣燄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滿腹惶恐與驚懼,戰意全失,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四處逃竄,只為遠離檮杌的獵殺範圍。

      檮杌被吵醒,火氣正盛,毫不留情的賤踏蹂躪身下的眾多生命,粗大獠牙一掃,隨即數十隻鱷猩妖被撞飛;長尾一甩,又是成排羊首怪倒下;一跺地,地面宛如地震般轟隆作響。不久前打得難分軒輊的兩族,在強大古妖的猛擊下頓時兵敗如山倒。

      撕咬踩踏了好片刻,檮杌突然仰天一聲長嘯,一股碧綠倏然自足下泛出,剎那間覆蓋了草地河川,牢牢捕縛住站在地上的所有生物。

      原來這古妖修柔訣?懷真正感詫異,卻聽陣陣驚呼驟然響起。

      定神一看,赫見縷縷白森霧氣瀰漫幽谷,凜冽寒氣從碧綠柔勁中溢出,侵蝕著一切,草地成凍原,溪流成冰川。凍骨寒霜悄然無聲地爬上軀幹,被碧綠炁海禁錮的妖物動彈不得,徒能聲嘶力竭地呼號,徒勞無功地掙扎著。

      凍靈道術?雖然確實強大,不過運用技巧比起同級天仙要來得遜色許多,連道行較其低的妖仙都有不如,但威力仍是不容小覷。

      須臾,地面上的群妖完全凝停,成了一尊尊不折不扣的「冰雕」,倒是呈現一種莫名而另類的藝術感。

      大群鱷猩妖與羊首怪眨眼間全軍覆沒,倒在檮杌腳下。

      即便消滅了打擾睡眠時刻的擾人蟲子,檮杌卻似乎仍未消氣,不時怪吼、蹬地、橫衝直撞,土石崩落聲迴盪於峽谷間,在萬籟俱寂的群峰中分外響亮。

      檮杌怒號著,虎足頓地,長尾急掃,獠牙直抵,在泥地石壁上留下眾多深淺不一的窟窿,巨軀上的炁息呼應著牠的情緒激烈翻騰,化作條條炁鞭狂揮急甩,砸得土石四濺,林木飛散,並在所觸之處刻下細長的條痕。

      這古妖完全抓狂了……再繼續待下去恐怕會有危險,還是盡快離開,省得蹚渾水……懷真想著,一面釋出炁息托身,便要離去。

      怎料,一條炁鞭冷不防襲來,懷真大吃一驚,連忙迫出炁息急閃。

      雖然成功避開了炁鞭,但那一瞬間迫出的炁息卻被檮杌察覺,巨首一扭,那頂上布滿獸毛,滿是橫肉的無眉醜陋人面轉了過來,銅鈴大眼捕捉到山丘上的懷真身影。

      接著,生著野豬獠牙的巨口一張,懾人心魄的狂吼從喉中衝出,妖炁一漲,迫出的同時,那龐然巨軀就這麼對著懷真直衝而來。

      糟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hiyue
  • 千里尋夫,為難重重啊!

    話說山羊怪讓我想到一種西方惡魔的形象......

    神秘的炁鞭不知道是誰發出的,期待下文。
  • 炁鞭是檮杌發出的。
    山羊怪啊,坦白說這是我一時興起寫下來的。(笑)
    仔細想想真的有惡魔的感覺,只差蝙蝠翼膜和醜陋的臉龐了。

    混沌 於 2012/02/11 09:10 回覆

  • 乂淵仔乂
  • 懷真雖然被冥骸慘電
    對上大部分妖怪仍占有優勢
    但雷術的存量......
  • 雷術存量會不夠用啊......
    雖然仍有辦法應付妖仙。

    混沌 於 2012/02/11 09:11 回覆

  • ★嵐月☆
  • 我看來明天才能更好文了
  • 接下來要等下篇了。
    目前正在想。

    混沌 於 2012/02/11 09:11 回覆

  • 天龍J
  • 該不會是冥骸偷襲懷真吧= =|||
    懷真反正是天仙,不如就這樣拖著檮杌去撞冥骸大軍吧~
    也就是俗稱的拖怪XDDD
  • 炁鞭是檮杌亂甩湊巧掃到那個位置的。
    話說拖怪去攻擊這招我也正想要用。(笑)

    混沌 於 2012/02/11 09:12 回覆

  • 胡松夏
  • 學結界師XD
    方圍 定礎 結 滅!!
  • 結界師毒中太深囉......

    混沌 於 2012/02/11 10:34 回覆

  • 光之翱翔
  • 懷真麻煩大了阿...
  • 對啊......

    混沌 於 2012/02/12 08:13 回覆

  • 月冥雷牙
  • 這時洛年/冥骸就衝出來將妖物一擊斃殺!!!!!
  • 沈洛年和冥骸仍繼續神隱中......

    混沌 於 2012/02/12 08:14 回覆

  • 火鳳凰-金吾
  • 懷真別死啊啊啊啊啊!!(哀嚎!!)
  • 我看起來是這麼殘忍的寫手嗎?

    混沌 於 2012/02/15 12:23 回覆

  • 刑x爺
  • 懷真殺了冥骸阿阿阿阿(懷真加油)
  • 殺得了嗎?= ='''
    這才是重點吧。

    混沌 於 2012/07/03 15:31 回覆

  • 刑x爺
  • 懷真殺了冥骸阿阿阿阿(懷真加油)
  • 寧夜狂響
  • 您真用心,去查了那麼多種妖族= =
  • 還好啦,上維基一下就查出來了。
    當然也得用心去想像牠的模樣。

    混沌 於 2012/07/12 19:40 回覆

  • 紅蓮鳳凰-金吾
  • 真夠厲害的~~(讚嘆~~
  • 謝謝。你的美言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混沌 於 2012/07/16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