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乃牢騷文,請各位讀者見諒,但實在是很想發洩一下內心的不悅,所以才打出此篇。

 

今天是本學期最後一次段考,因為距學測時間太近,高三的段考提早。

考試分兩天,考到下午約四點前後,原本只要收拾一下就可下課的。

偏偏我們班導是個執著於統一放學的人,這也就罷了,最讓人嘆息的是她根本沒有所謂的時間觀念。

正常學校下課時間都是十分鐘,除小學有特殊情況二十分鐘外,其他均只有十分鐘。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跑班、裝水、休息,還有些瑣碎之事,說起來實在不甚充裕。

結果本班班導上課時十堂中有九堂會Delay,甚至上到上課鐘打才罷手,讓我們屢次上外堂課遲到。

高三教室在五樓,下樓少說也要一、二分鐘,當全班抵達時多半都已經遲到了,每次理由都一樣。

相信有人會有疑問:你們沒和她反應過嗎?

答案是:有的,而且不只一次了,但她似乎都當耳邊風,當我們看到掛鐘時間已經接近上課而向她表示時,她應了聲,然後繼續講自己的,根本不把同學的話放在心上。

我們曾試著去了解她數次Delay的原因,後來終於發現,她「酷愛」在上課時舉些往例,只要一說便滔滔不絕,好不容易說完後又扯到另一位,最後課的內容沒上到多少,下課鐘響時,她才快馬加鞭地帶過課文,結果就是聽了堆贅言,文章內容卻沒有得到完美的解說。

草草帶過課文後,她多半都以「剩下的自己回去看」敷衍,大家多半都聽過就好。

諷刺的是,她要我們上外堂課別遲到,說什麼遲到是對師長的不尊重,而她呢?就是讓我們屢次遲到的元兇,只是她自己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每當我們有人遲進教室,她必定會質問,這也就罷了,畢竟遲到的確是不對,可是每當有人遲到就要花五分鐘以上對全班告誡算什麼?這種情況還是頻繁發生。

上述情況已經持續一年半了,打從升上高二分組後便持續到現在,大家都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原因無他,說再多都是白費唇舌,根本無可奈何。

之所以會打這篇,是因為今天真的忍無可忍。

大家想像一下,段考完後學生的反應會是如何?多半是衝出校園,小小享受下,暫時放空紊亂的腦袋,是吧?

其他班級班導多半都交給學生自行放學,偏偏我們班不是如此。

當大家知道「又」要由她來統一放學時,教室內牢騷聲此起彼落。

以往她都說大約十來分鐘,懷著滿腹的不滿,全班等待著。

十分鐘過去。

二十分鐘過。

一直到二十五分鐘時她才現身,而且絲毫沒有對遲來感到愧疚的跡象。

一如往常,又扯了些千篇一律的贅言,這才放人。

我強烈懷疑:她是不懂得看時間?或是她的時間觀異於常人?或許她擁有固有時間御?

最後,在Delay了將近四十分鐘後,我才走出校園,我不敢看鏡子,因為此時雙瞳中十之八九是烈火熊熊。

當時我腦中正迴盪著她方才說的話:「回去後好好把握時間,休息片刻後就得開始為接下來的大考奮鬥,現在是刻不容緩了。」

這句話從Delay了考生四十分鐘的元兇口中說來,實在讓人好笑。

可笑啊可笑。(悠閒地喝咖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