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韻眉頭深鎖地閱讀著滿桌公文,多半是居民生計與配屬的問題,雖然大部分人民均已得到安置,仍有不少問題亟需處理。

  眼下的當務之急變是安定民心、運送食糧與物資分發,統合人民的責任落到了一般軍人肩上,高層軍官們負責商討未來趨勢與往後方針,而像她這類位於前兩者間的中、低階層軍官則接下指揮士兵、管理群眾、執行命令與監督官員等繁多事務。

  自成功撤入九迴城以來,軍人們幾天下來不分晝夜地工作,忙得焦頭爛額,最大原因莫過於撤離時攜出的資料極少,須在短時間內將九迴城內的各式資訊統整完畢,方便管制。

  經過這幾天的努力,忙碌的事務總算得以暫緩,難民安置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禮法管制上的問題也順利解決,緊接而來的便是官僚體系的配置。

  此次撤離行動可謂損失慘重,常備軍減損到三萬左右,足足少了一半以上,人民更是銳減到原先的五分之一,城內此時一片愁雲慘霧,一股沉重而鬱悶的氣息籠罩在眾人心中。

  一想到撤離時的情況,狄韻眉頭深深蹙起,一陣沉痛登時湧上心頭,眼中的景象開始模糊。

  先前的護送行動中,瑪蓮和張志文不幸隕歿。

  當時猝不及防,根本來不及做出回應。

  妖族大軍就這麼突兀地出現在隊伍後方,軍人們雖奮力抵抗,卻終究難敵在數量上占了絕對優勢的敵軍,眼看妖群持續進逼,最後是瑪蓮領著部份士兵留下斷後才保住了大多難民的性命,而斷後的人員在不久後便被潮水般的大軍淹沒。

  張志文則是與狄純率領鬥天部隊巡弋時遭到數條大蛇與大群蝙蝠圍攻,更有妖仙摻雜於其中,在張志文與大多數隊員的掩護下,狄純與數名隊員僥倖逃出,張志文等人則因此被對方團團包圍,在猛烈的攻擊下喪命。

  九聖中死了兩名,不僅對歲安軍方造成衝擊,更在民間造成絕大的震撼,部份有心人士甚至開始不安分,散播謠言、製造騷動,原本驚魂未定的民眾耳聞後更覺惶恐,搞得城內一片風聲鶴唳。軍人們雖竭盡心力安撫人心,卻也不免多少有些動搖。

  歲安軍的最強戰力短短幾天內就犧牲了兩位,連十聖都無法對付的敵人,更遑論他們這些一般士兵,實力之懸殊淺而易見,人類根本無力對抗圍在外頭的妖軍。

  說來實在是莫大的諷刺,過去屍靈大軍被天下眾仙圍堵在此,而今輪到人類落到這般田地,只能躲在不見天日的地底,根本就和螞蟻沒什麼差別。

  闔上公文,狄韻輕嘆了口氣。

  這種情況,若那老頭知道了,會有什麼反應?是避之唯恐不及,又或是不要命地衝入敵陣?總覺得後者的可能性較高……

  話雖如此,這種局勢之下即使有沈洛年也無法影響大局,至多也只能多殺幾個敵人或多救些人民而已,就算他的確有不少過人之處,面對如潮水般的大軍仍是無力回天。

  望著身上因撤離時所留下的輕傷,狄韻暗自慶幸自己仍活著。如果當時瑪蓮沒有留下來斷後,自己恐怕已經命喪黃泉,死去的人也會更多,該護送隊中所有倖存者的命,都是瑪蓮和其率領的士兵犧牲性命換來的。

  閉上雙眼,彼時混亂的景象仍歷歷在目,哀嚎、慘叫、咆哮、嘶吼聲在耳邊迴盪,若有似無的血腥味與硝煙味充斥在口鼻內,思緒一掃而空,只剩下無比之多的恐懼盤據在心中,彷彿又回到了那煉獄般的戰場上。

  

  叩叩。

 

  「!?」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狄韻的沉思。

  「請進。」

  「韻小姐,司令召見。」從門外進來的安荑說。

  「司令召見?何事?」狄韻稍稍吃了一驚,這幾天葉瑋珊不是正忙著規劃與決策事務,怎會突然召見自己?

  「據通報官員所言,似乎是要您列席高層會議。」縱然語氣平緩,仍可看出安荑也有幾分詫異與疑惑。

  安荑的面容顯得有些憔悴,這幾天的繁忙公務令她身心俱疲,從她眼神中可看出深深的擔憂。

  見狀,狄韻心中微微一歎,只應了聲:「知道了。」說完,隨即起身,與安荑一同走出門外。

  

  

 

  開會地點位於司令部內的一間會議室,整體規模不大,擺設十分簡單,只有一張巨大的木製圓桌和十來張椅子,在數盞飛梭燈的照明下,內部景象清晰可見。

  狄韻坐在其中一張木椅上,環顧其他參與者。

  這次會議中,七聖只來了六個,不見賴一心的蹤影。日前他被冥骸重傷,雖然在急救之下勉強保住了一條命,卻陷入了昏迷,至今仍未清醒。

  關於賴一心如何受傷的,葉瑋珊為避免動搖軍心而刻意封鎖消息,知道真相的人只在少數。

  除六聖外,列席本次會議的還有三帝女與其他高層人士。

  將領軍官先後入室坐定,唯獨一名女子斜靠在牆邊,沒有坐下的意願,顯得十分突兀。

  等到眾人在會議室內坐定,做好開會的準備後,坐在首席的葉瑋珊目光掃過眾人,最後望向黃宗儒,緩緩點頭。

  黃宗儒會意地開口:「撤守與城內規劃工作已告一段落,軍方各部門的相關事務也已配置妥當,今日特地召集各位前來便是商討未來方針走向,請各位不吝於提出看法與疑問並加以討論。」

  聞言,眾人紛紛點頭,各個表情嚴肅。

  「有任何人要發表意見嗎?」

  沉默了片刻,一個看上去約四十餘歲的男性軍官緩緩開口:「請問關於之前曾提及的探勘隊派遣之事的結果?」

  「這點已請無跡部隊的將領安排了。」另一名官員淡淡地表示。

  「在城內事務安頓後,盡快掌握外部情況是當務之急之一。地下資源畢竟不甚充裕,有些物資仍須外出方能取得。」

  「至於未來的作戰方針是……?」

  「死守。」一名女性將領隨即開口。「與規模如此龐大的妖怪衝突,我軍必敗,應盡量避免無謂的犧牲。」

  「常備軍目前兵力僅剩三萬餘,敵方大軍少說來了六十萬,且有強大的騰空妖物支援。敵軍可能不時派出數頭妖怪在上空巡弋,探勘時務必密切留意。」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

  「還有一點:民間的問題。」又是名男子開口,表情凝重。

  「你是指……?」

  「各位是否曾耳聞,近日有些異議份子在民間散播謠言,鬧得人心惶惶。」

  「焉有此事?」

  「項將軍,關於這點,晚輩有事相告。」做為後輩的黃清嬿突然開口。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視線都轉了過來。

  黃清嬿見眾人注意力都集中了,才緩緩說:「近期內確實有部分人士四處散播謠言,更有疑似共聯殘黨之人鼓吹求助於虯龍族,以交出政權換取虯龍族的庇護。」

  聞言,眾人均微微皺眉。在場的所有人皆明白這是極為不切實際的想法。撇開是否能擊退敵軍不談,虯龍族豈會接受「只為區區人類而須對付近百萬妖軍」這般吃力不討好的差事?更何況虯龍族目前也為抗敵而自顧不暇,怎有空閒來幫助人類?

  「目前那些鼓噪人士均以逮捕,至於如何處置仍有待討論。」坐在另一邊、同為後輩的張如鴻說。

  這確實是不安因子……沉默再次降臨會議室。

  「先行囚禁,必要時處決即可。」一道有些沙啞的低沉聲音冷不防傳出。

  眾人一怔,紛紛轉向聲音的來源,一名頭髮斑駁的年邁軍官。

  「段將軍,這麼做是否太矯枉過正?即使煽動行為確實不恰當,但應罪不致死吧?」侯添良和聲說。

  「若讓具造反嫌疑之人繼續留在民間或軍中將會徒增困擾,且難保不會對政權造成動搖。」被稱作段將軍的年長軍官冷然說,語氣中的強硬與堅決表露無遺。

  狄韻稍稍蹙起眉心,這老者名叫段聿衡,為軍方最高將領之一,以鷹派作風聞名,為人嚴肅而不苟言笑,老謀深算且野心勃勃,之前甚至有其意圖篡奪政權的傳言,也不知是煞有其事或空穴來風。

  他強硬剛毅的個性使他在軍中樹敵繁多,但因精明強幹而得以升到現在地位,意見在高層中始終具有極大的影響力,他一開口,登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軍隊中排斥他的人占多數,連狄韻自己都不例外。即使如此,仍有不少將領與軍官追隨著他,隱隱在軍隊中形成一股激進勢力。只不過他倒是一直都沒有企圖謀反的行為,究竟是無心爭權,或是時機尚未成熟?

  思索與回憶的同時,狄韻不免多瞄了段聿衡幾眼。

  冷不防,段聿衡瞪了過來,雖然他已年邁,卻是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狄韻一驚,連忙想轉移視線,但平時靈活的靈魂之窗此刻竟彷彿石化般無法轉動,只能惶然地注視著對方凌厲的視線,宛如被老鷹盯上的獵物般。

  所幸,段聿衡下一秒便將視線自狄韻身上移開,閉目沉思去了。狄韻頓時鬆了口氣,環顧了下周圍的官員,多半在竊竊私語著,眼光還不時朝方才令她不知所措的老者身上望去,眼神中也盡是提防與不信任,由此可見,他在領導階層中是多麼不受歡迎了。

  過了半晌,終於有人出面打破沉默,仍是延續方才的話題。原本以為可以迅速取得共識,豈料卻拖了將近半小時,到最後甚至有些爭執,所幸葉瑋珊和黃宗儒及時出面調停,才免去了一場無謂的紛爭。見狀,那倚在牆邊的女子微微皺眉,先行走出了會議室,眾人均沒有攔阻。

  整場會開了約莫三小時,議題大多討論出了結果後,葉瑋珊這才宣布散會,令眾軍官返回宿舍休息。

 

  

 

        送走所有人後,葉瑋珊走出會議室,往長廊深處走去,步上階梯,穿越條條廊道,最後進入一個房間內。

  房間和方才的會議室一樣,格局不大,擺設簡樸,憑藉著桌上的蠟燭燭光依稀可見內側放了張矮床,上頭躺了名身穿黑袍的男子,正是賴一心。

  葉瑋珊走到床畔,纖纖素手靜靜地撫上賴一心的臉龐,面色凝重地注視著,不發一語。

  躺在床上的賴一心沒有任何回應,依舊陷入昏迷。

  房間內鴉雀無聲,只可聽得細微的呼吸聲。

  葉瑋珊默默地注視著賴一心,不發一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乂淵仔乂
  • 這對夫妻死好啊!(誤
  • 呃.....你是討厭他們嗎?

    混沌 於 2011/12/09 22:08 回覆

  • 晨夜
  • 九聖死了兩個,感覺有點悲慘
  • 我也有這種感覺......

    混沌 於 2011/12/09 22:08 回覆

  • 天龍J
  • 終於出啦~~~
    短期內是不會有沈冥骸出場的戲份了?
    我開始有點好奇這連金犀匕都傷不了的大魔王最後要如何收尾了XD
  • 沈洛年和冥骸嗎.......確實想要讓他們神隱一陣子......

    混沌 於 2011/12/10 08:22 回覆

  • 日炎
  • 人族未來一片黑暗 = =
  • 是啊......

    混沌 於 2011/12/10 16:30 回覆

  • ★闇夜
  • 人族啥時滅亡.....
  • 不知......
    不大關心這個種族......

    混沌 於 2011/12/10 16:30 回覆

  • Shiyue
  • 權力這東西就算在局勢混亂的時勢下還是

    眾人相競之物啊......

    為到死前都沒合好的夫妻默哀。
  • 若不是如此就不叫人類了......
    為這對夫妻默哀三分鐘......

    混沌 於 2011/12/10 17:12 回覆

  • 幻夢
  • 人族前途一片黯淡阿.......
  • 沒錯......

    混沌 於 2011/12/12 09:04 回覆

  • 光之翱翔
  • 妖族會獲的最終勝利嗎....
  • 你說呢?

    混沌 於 2011/12/17 19:11 回覆

  • 火鳳凰-金吾
  • 感想同天龍大
    冥骸怎麼殺啊??
  • 我現在也正在思考中......

    混沌 於 2011/12/23 19:17 回覆

  • 玥§星耀
  • 人族悲劇了--
  • Q Q

    混沌 於 2011/12/30 22:50 回覆

  • 寧夜狂響
  •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認為冥骸是對的欸= =但你真的會讓冥骸肅清成功嗎?
    人類,就我知道而言,有7大罪,但是沒有7大善,所以我認為死不足惜= =(不要打我><)
  • 冥骸是否會肅清成功,我到現在也仍在構思中。
    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2/07/12 09: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