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域。

  蒼穹高邈遼闊,白雲一望無際,山峰的積雪清澈潔淨。

  入秋後,南方大陸是涼爽宜人,此地卻是冰天凍地,高掛於天上的太陽灑下的溫暖尚未抵達地面便被凜冽的寒風切割得支離破碎。

  寒風的呼嘯聲如陰魂般淒厲,迴盪在終年覆雪的冰風群山中。陡峭的山壁上攀附著幾枝寒松,一道瀑布由高處傾瀉而下,唰啦啦地濺起陣陣水花。整體而言除了過於寒冷之外倒是十分幽靜,散發著一種孤峭之美。

   

 

 

  連綿不絕的冰山雪峰中,兩道黑影飛騰著。

  「真是寧靜啊……」剡翊低歎著,環顧著周遭的雪景。

  一旁的蒼炎一語不發,不疾不徐地和剡翊並肩飛著,視線始終凝視著前方,絲毫沒有欣賞風景的打算。

  此區地廣人稀,妖怪極為分散,相隔一段距離後,偶爾才會感應到群聚的妖族。

  「欸,蒼炎。幻月真的在這裡嗎?」剡翊詢問道:「若不是的話咱們豈不白跑一趟了?」

  「放心。」蒼炎淡然回覆。「我和她明確約好在這裡會合,直行下去終能遇上。」

  「是嗎……?」剡翊有些心不在焉地應聲,此刻他的注意力全被刃嶺冰川構成的壯闊景象吸引。

  山間的寒氣在厚重的鎧甲表面結上了一層冰霜,狂風有如利刃般削砍著身體,但有炁息護體的兩人完全不畏寒,泰然自若地朝雪峰中直飛。

   「對了,還沒問過你。幻月為何會來到這種邊境地帶?」剡翊忽然回頭問。

  「據她所言是偵查部隊發現極地有不少強大妖物盤據,由於數量太多,不宜派遣較低下階層的軍官前來查看,上級將領則忙於指揮各地戰事。因此她親自前來評估狀況,再決定要派多少士兵來此討伐。」蒼炎緩緩說。

  「強大的妖物?」剡翊眼睛一亮,瞳孔中閃爍著雀躍與期待,左手下意識地握住身後大刀的握柄。

  蒼炎見狀微微皺眉:「一路走來你不是已經斬殺了不少敵人,還不滿足?」

  卻是兩人來此前的途中曾遇上一些妖怪,多半成了剡翊的刀下亡魂,只有少數因妖炁太弱逃過一劫。

  「那些傢伙太弱了,根本稱不上是交鋒。」剡翊聳肩說,將左手自兵器上移開。

  蒼炎輕歎一聲,他明白友人的個性便是如此,告誡再多次也是徒勞。所幸剡翊雖然好戰,卻也懂得收斂,平時看來是粗爽豪邁,實際上卻是粗中有細、頭腦精明。

  「現在我反倒比較希望盡快回暝雲殿好過招。」剡翊搔頭說,「果然,交手還是得找實力比自己還強的對手才具挑戰性。」

  「那你怎不找幻月?」蒼炎斜眼瞟著他。這追求戰鬥成癡的伙伴找自己對戰的次數多到算不清,卻從未看過他找過另一名同為大將的伙伴。

  「有啊,只是我完全奈何不了她。」剡翊苦笑說:「你倆實力都在我之上,我自然想和你們過招,但幻月的戰法我完全應付不來。」

  「她著重於技巧上的鍛鍊。」蒼炎緩緩說:「而你的攻擊模式偏向硬碰而直接,在近距交戰的狀態下她能看透你所有的攻擊並加以反制,自然會被她尋隙擊敗。」

  「正是。她的攻勢凌厲而繁複、變幻莫測,加上速度極快,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我就被砍中了。」剡翊輕歎了口氣。「且她對切磋也不怎麼熱衷,我僅和她交手過五、六回,結果沒一次獲勝的。」

  「她本來就對此不感興趣,更不會像我一樣特意變換戰法配合你對決。」蒼炎橫了他一眼:「倒是你,難道未從中學到教訓、多花點心思磨練技巧嗎?」

  「不了。」剡翊立刻否決:「變化多端的打法與我個性不合,還是維持原本的模式吧。」

  「隨便你。」蒼炎漠然回應。「既然你在戰技上不願多下點功夫,就多斟酌炁息的使用。儘管你的炁息量是我們之中最大的,仍須謹慎使用,只要配合得當,在戰鬥中將有奇效。」

  「明白。」剡翊肅然點頭,看來似乎挺重視蒼炎的建議。他斂回之前輕鬆的態度,思索了數秒緩緩說:「或許就是因為這種堅持與深思,你才能站上我們之中最強的地位吧。」

  蒼炎不置可否,深邃的黑色雙眼注視著前方,靜靜地飛著。

  剡翊也明白他的個性,既然他不願回答就不勉強。兩人就這麼保持著沉默朝連綿的雪峰深處飛去。

 

  飛過了約莫一百公里,穿越雪白的岩壁峽谷遍布的山區,前方的地勢漸趨平緩。

  兩人默默前進,飄入一個寬闊的高原區,正感受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時,前方數十公里外突然一陣龐大妖炁爆出,緊接著周圍又是十來道另一種妖炁騰起,迅速朝這方衝來,而那龐然妖炁則仍在遠方,沒有追來的情形。

  直到對方出現在天際,兩人才看清來者的面貌。那是群體長約三公尺的妖怪,身形似鹿,卻生著個烏鴉般的腦袋,前肢為爪、後肢為蹄,脅生鳥翼,正來勢洶洶地朝兩人進逼。

  這群古怪飛獸飛至半公里外時紛紛張嘴,霎時大片寒氣外湧,數根冰柱伴隨著妖炁朝兩人轟來。

  兩人分別往左右一閃,遠離寒冰的席捲範圍,轟了個空的冰柱砸中後方山壁,妖炁迸裂間炸出無數個窟窿。

  眼看攻勢落空,鳥首鹿身的妖群彷彿十分惱怒,先後發出烏鴉般的沙啞叫聲,怪叫間妖炁狂湧、寒氣四散,再次朝兩人殺去。

  只不過這種妖怪炁息雖強,卻似不懂得控制,只會一味地運炁狂炸,看來是和狻狪、山魈一樣屬於性情偏向獸性的妖族。

   

  噗嘶。

 

  一隻妖獸頭顱飛出,下一秒,鮮血自平整的斷面狂噴而出,接著受到重力牽引墜落地面,那與身子分了家的鳥首則落在幾公尺外。

  剡翊雀躍地笑著,他正期待著戰鬥,想不到這麼快就能遇上。手中大刀揮舞間又斬去了另一頭飛獸的首級,挪騰時一劈,將猝不及防的敵人一刀而斷。他就這麼孤身殺入敵陣,隨著大刀持續劈砍,地上身首異處或支離破碎的屍骸也不斷增加。

  蒼炎在不遠處默然望著剡翊的單方面屠殺,待到那十來頭飛獸被全數殲滅,這才催促著仍有些依依不捨的剡翊上路。

  「那些傢伙好像在……逃命。」剡翊瞄了眼那仍在遠方的龐然炁息所在的方位,側頭望向蒼炎。

  蒼炎微微點頭,方才那些妖物雖有妖仙水平的炁息,卻是靈智較低的凶獸,只憑著本能行動,在遇上比自身炁息更為強大的存在時多半避之唯恐不及。從飛得這麼急的狀況看來,應是為了躲避遠處那具有龐大炁息的妖怪,只是剛好往這飛來,看到他們後在兇性驅使下發動攻擊。

  那陣強大炁息是天仙等級,而且體積似乎還不小,妖炁涵蓋了近千公尺的範圍,也不知究竟是何物?妖仙根本就不是對手,一般妖怪上去幾萬也只是送死,若真要派遣部隊前來就絕不能放任其存在……蒼炎目光一凜,以眼神示意了下伙伴。兩人炁息爆出,在空中劃出一藍一紫兩道光芒,朝那炁息的方向急速衝去。

  強大妖炁推動下,兩人速度極快,不消五分鐘便飛出了二十公里,眨眼間,目標已是近在咫尺。

  豈料,那龐然炁息卻在距離僅剩半公里時倏然消失。

  「!?」

  眼前冷不防強光一閃,兩人臉色驟變,不約而同地舉起戰袍衣袖阻擋並御炁急閃,俄頃,一道極光掃過兩人半秒前的位置,直接命中遠處的一座山峰。

  壯觀的爆炸與碎裂聲透過霧氣震懾著山麓,接踵而至的是一連串的隆隆聲,卻見一道白色奔流從山頂傾瀉而下,順著山坡向下直衝,吞噬了阻礙的一切。

  雪崩。

  「散霞刀的極光……是幻月啊……」剡翊看著這一壯觀的景象咋舌。

  「走了。」蒼炎轉身說。

 

  片刻,兩人抵達炁息消失的地點。

  「哟。」看到下方的光景,剡翊輕呼一聲。

  此處是座數公里寬的谷地,雪白的大地上聳立著一個五、六十公尺長、看上去頗似羊、羚的龐然巨獸骸骨,了無聲息地癱倒在地上,整體由脊柱中央被垂直斬開、斷成兩截,附近地表順著斷裂方向被削出一道筆直的裂痕。

  從附近地面的積雪雜亂不堪的情況看來,不久前此地仍為巨獸所肆虐著。

  這巨大妖怪並非當初將沈洛年打成重傷的磨齒者,而是與其並稱的另一山羊古妖咬齒者。由於甦醒以來一直活動在人跡罕至的極地,行蹤因而不為人知。至於真正的磨齒者,不知是否仍在與饕餮糾纏?

  咬齒者骸骨二十公尺外的雪地上,佇立著一個黑色的窈窕身影,與之周遭的白色世界呈現強烈的對比。正是與他們一樣身為大將的幻月。

  兩人緩緩降至她前方。

  「差點就遭殃了,真是好險。」剡翊回頭望了望骨骸,苦笑說:「妳把牠殺啦?我原本還期望能見識下牠的能耐呢,可惜啊……」

  幻月一語不發,姣好的美貌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桃紅色的雙眸中隱隱透出一絲不悅,整體散發出來的氣息比極地的冰雪要寒上三分。

  「怎麼了?」蒼炎注意到她的情緒有異,平靜地說:「現在應該仍在約定的時間範圍內才是。」

  「不是,你們並未遲來。」幻月幽幽地說:「只是這蠻獸令我略感不快。」

  剡翊正在骸骨四周徘徊、觀察,蒼炎則藉著空檔與幻月談論近況。

  「依妳看需派多少兵力前來?」

  「合計二十名上下的正副團長,以及三團的兵力。」

  「團長有近乎天仙的水準,需派這麼多?」蒼炎微微一怔。

  「此區妖仙繁多,雖多為凶獸,仍具一定程度的威脅。」幻月答道:「祭出約二名天仙及十來名妖仙並不過多。」

  「是嗎……」蒼炎沉吟道,如幻月所言,這兒的妖仙確實不少,派出一、二名天仙級將領也算合理。

  「妳還有什麼發現嗎?」

  「敵方強度隨著愈接近北方而漸增。」幻月平靜地說:「此外,族群極為分散,且欠缺明確的領袖,令部隊各個擊破極可;至於如這蠻獸般具天仙力量的存在則不在多數,吩咐天仙將領多留意便是。」

  蒼炎默默點頭。「除此之外尚有其他變數嗎?」

  「這點無須擔心,此地除山脈繁多與天候嚴寒外並無其他不利因素。」

 

  喀嚓!

 

  一陣刺耳的古怪聲響冷不防傳來,兩人回頭一看,卻是剡翊將咬齒者的一邊犄角硬生生扯了下來!那堅硬如石的巨角就這麼輕描淡寫地被拽下,宛如折樹枝般輕鬆。

  見狀,蒼炎微微皺眉,幻月漠然以對,兩人退遠了些繼續交談。

  待到談話告一段落,蒼炎思忖了幾秒說:「我去嘗試與大人取得聯繫並向部將下達些指示。」

  說完,他騰身飛向高處崖壁。

  幻月默然佇立於雪地中,身後不時傳來剡翊摧殘骨骸的聲響。

 

 

 

  蒼炎不疾不徐地走向山壁旁,驀地停下腳步,眉頭稍稍蹙起。

  深邃的眼眸中映照出一根生鏽的鐵棍,上頭旗幟無力地垂下。

  不知怎的,一股氣悶倏然湧上心頭,對這突兀的物體破壞了此地的靜謐感到不悅。他揚掌輕推,一陣藍色炁息迫出的瞬間將旗幟推下斷崖。

  礙眼的東西消失,心情登時舒暢許多,他閉上雙眼,開始與遠在天邊的主人與下屬聯繫。

 

 

 

  片刻,蒼炎站在崖壁旁,平靜地眺望遠處的群山。

  「結束了?」一道柔美但冰冷的聲音冷不防傳來,側頭一看,卻見幻月不知何時已來到後方。

  蒼炎點頭間,幻月緩步走至他身旁蹲下,以指尖撫弄著地上的白花。

  「各軍統領報訊,一切正常。」蒼炎視線拉回遠方,淡淡地說:「據潛行獵兵回報,各方敵軍並無特別行動。」

  「『伏葬部隊』?」幻月並未抬頭,和聲詢問。

  「正是。」蒼炎黑眸微凜,「專於刺殺、諜報與游擊的部隊,尤以潛伏能力最為突出,因其天成之氣而鮮少被察覺行蹤。」

  「確實,不過其本身戰鬥能力略低是最大弱點,在戰場上難以發揮影響。」幻月語氣平緩地潑了盆冷水,一面撥弄著柔順的白色秀髮。

  「也是。」蒼炎露出了個有點自嘲意味的淡笑,靜靜地回覆:「該部隊從屬十二軍麾下,受妳管轄,並非我的範疇。」

  「和大人取得聯繫了嗎?」幻月換了個話題。

  「是,大人只要我們切勿操之過急,一切按部就班。」

  「不要操之過急嗎……」幻月重覆著,纖纖手指彿過花朵。

  「走了,返回暝雲殿。」蒼炎拉起幻月,並喚回將咬齒者骨骸整個解體的剡翊。炁息迫出的瞬間朝遠方急飛而去,眨眼間消失在天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光之翱翔
  • 我又輸了....(((淚
    這妖獸難不成是.....?
  • 你的推測是?

    混沌 於 2011/11/12 07:00 回覆

  • ★嵐月☆
  • 多保重
  • 現在已經好多了,謝謝。

    混沌 於 2011/11/12 07:00 回覆

  • 乂淵仔乂
  • 是古仙嗎@@
  • 很接近,科科......

    混沌 於 2011/11/12 07:01 回覆

  • Shiyue
  • 旋龜?
  • 看下去吧!

    混沌 於 2011/11/12 07:01 回覆

  • ★嵐月☆
  • 補完了啊
  • 是啊!

    混沌 於 2011/11/12 17:44 回覆

  • 胡松夏
  • ......
    喂啥感覺好久沒看到了啊>w<
    繼續加油吧(嗚...我一直催不到搞啦!!)
  • 催什麼搞?

    混沌 於 2011/11/12 17:45 回覆

  • 天龍J
  • 喔喔~出了出了XD~
    這算三大將的外掛篇嘛?
  • 算是吧!

    混沌 於 2011/11/13 06:46 回覆

  • 晨夜
  • 寫寫洛年哥吧.
  • 沈洛年和冥骸可能要神隱幾篇去囉!

    混沌 於 2011/11/13 06:47 回覆

  • 光之翱翔
  • 希望這篇字能破萬,哈哈!!!
  • 冰月之星
  • 0.0
    直接拆下來!?
    好威的能力= =
  • 寧夜狂響
  • 感覺我還蠻喜歡幻月的><
  • 為何?冰山美人的印象?

    混沌 於 2012/07/11 15:00 回覆

  • 寧夜狂響
  • 我喜歡文靜一點的
  • 原來如此.....
    這麼說來你也喜歡奇雅?(笑)
    這類女孩通常不太好揣測想法。

    混沌 於 2012/07/11 15: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