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不對!你不是洛年!」懷真瞪著冥骸說。

        冥骸微笑看著她,目光掃過四周的慘況。

        「真是的……剡翊那孩子又做得太過火了。」冥骸苦笑著搖搖頭。「回去可得好好訓斥他一下。」

        相對於他輕鬆的態度,懷真卻是絲毫不敢大意。對方可是敵人的首領,會出現在她面前完全始料未及。

        看著那熟悉的面孔,懷真心中宛如被撕裂般,盡是痛苦與哀傷,她強忍著幾乎要奪眶而出的淚水,片刻後才沉痛地說:「你真的……不是洛年了嗎?」

        「是。」冥骸斂起笑容,默默地望著懷真。

        如此簡單的答覆,卻使一直以來抱持著的希望徹底崩壞。

        到極限了。

        眼淚終於潰堤,眼中的少年身影頓時一片模糊,懷真啜泣著,勉強支撐著身體不至於跪倒。

        半晌,她止住淚,抹去臉上的淚水,瞪視著對方,美眸中充滿著憤怒、憎恨,更多的,是深沉的悲傷。

        「我問你,這裡……是被你摧毀的嗎?」

        「不是。」冥骸答道。

        「圍繞在歲安城附近的妖群是你派遣過去的嗎?」

        「不是。」

        「人類之中有幾道較強的炁息消失了,是你下手的嗎?」懷真冷冷地質問著對方。

        「只找了當中一個試探下該族的本領,其他的均非本尊所為。」

        懷真頓了頓,漠然說:「我記得你的目的是抹殺天下眾生,是嗎?」

        「沒錯。」冥骸靜靜地說。「這是必然的結果。」

        「是嗎……」懷真咬緊牙關,強壓著心中的難過,暗暗做了決定。

        冥骸細細觀察著她的言行舉止,一面整理著腦中的資訊。

        看來這丫頭與小鬼的牽絆還挺深的?這點似乎可以成為牽制的關鍵。這兩人均是彼此最大的弱點,只要掌握住其中一個,就等於能操控兩個棋子了……

        冥骸暗暗思忖著,目光掃過懷真,若有所思地打量著。

        不過,這女孩給人的感覺,和「她」還真像呢……

        冥骸抬頭仰望著夜空,淡淡地笑著,以往冷漠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溫柔與暖意。

        但,那溫暖卻只是曇花一現,下一刻,他的眼神又變回原本的冰冷。

        一切都過去了……白瑩……

        「!?」

        冥骸目光一凜,蹬地向後急閃,避開凌空劈下的落雷。在空中一個翻身後落在一面殘壁上,才剛站定,眼前又是一陣青光乍現,一道青雷在他跳離的下一秒將殘破的牆整個炸毀。

        能將雷術攻擊範圍控制得如此之小,可見她在這方面造詣之深。畢竟是天仙級別,和之前遇到的妖仙後輩和弱小人族果然是天壤之別。冥骸揮手打散轟來的妖炁,一面分析對方的攻擊方式。

        炁息?道術?會用哪個發動攻擊?

        青光一閃。

        是道術。冥骸向側邊一躍,以毫釐之差閃過雷擊,只見他原本站立的位置被轟了一個窟窿,餘煙未散。

 

        剎那間……

  

        柔亮的黑髮略過眼前。

        「!?」

        什麼?

        冥骸吃了一驚,對方採取了意料之外的行動。

        懷真如電光般閃到冥骸身前,炁息匯聚於手上,雙手成爪一抓,氣勢之凶宛如要將他活生生撕裂。

        像這樣直接衝上來的行動無疑是愚行,精於戰法的冥骸從未以這種方式進攻,在教導蒼炎等後輩時也總是授予進可攻、退可守的戰法,長期思索與鑽研務實的戰鬥技巧下,一時間竟無法對這可稱之為亂來也不為過的行為做出適當反應。

        炁息爆出,在接觸到他身體的瞬間陡然消散,但爆裂所產生的衝勁卻仍將他硬生生炸飛。

        真是……太大意了,雖然化散了妖炁,卻來不及抵銷物力嗎?冥骸心中微微一歎,轟地一聲摔進一間房舍殘骸中。

        懷真冷瞪受到衝擊而塌陷的破屋,玉手一揮,又是一道道雷電劈下,朝殘破不堪的房屋狂炸。

        看著煙霧瀰漫的瓦礫堆,懷真握緊了手,指甲深深嵌入掌中,幾乎要滲出血來。她先前就已下定決心,只要確認對方不是沈洛年就攻擊,她無法容忍所愛之人的身體遭到如此利用,無法原諒以此身軀犯下無數兇行的冥骸。

        儘管有了覺悟,但必須攻擊沈洛年的身體仍令其感到十分痛心,思念、悲傷、憤怒交織在心中,原本止住的淚再度泛出,順著臉頰滑落而下。

        須臾……

        不計其數的澄光冰矢自煙幕中射出,朝著懷真直逼而來。

        輕訣搭配凍術的炁矢?雖然就常理而言是攻擊力偏弱的攻擊,但長年累積下來的戰鬥經驗卻驅使著懷真迸出炁息,向上猛然一躍,避過這大片寒冷的箭矢之雨。

        「炁息與力量著實強大,但速度方面略慢。」

        「!?」

        身後冷不防傳來冥骸冰冷的聲音,懷真一驚,還來不及反應,隨即被一股巨力擊落地面。

        「嘖……」懷真在落地下一秒立刻一躍而起,因有妖炁護體並未受到太大的傷害。她正覺棘手時,一陣凍骨寒氣倏然籠罩了四周,溫度遽降,虛空中出現無數的碎冰、雪花與寒霜,她抬頭一看,冥骸正浮在空中高舉著右手,周遭的冰晶宛如受到磁鐵吸引的金屬般朝他手掌上方聚集,迅速增大。

        頃刻間,冥骸上方形成一個泛著淡紫寒氣的龐大冰球,只見他順手一拋,散發著驚人寒氣的龐然大物就這麼凌空砸下。

        被壓中就完了!這冰球中挾帶著強大的凝訣炁息,根本無法以妖炁炸散。懷真暗叫不妙,趕緊釋出妖炁推動身軀急閃,遠離這龐然大物的攻擊範圍。

        轟隆!

        冰球墜落地面,殘存的半個浮島在震天價響中激烈晃動。

        懷真看著腳邊迅速擴散的裂痕暗暗咋舌,這座浮島已經搖搖欲墜,什麼時候解體都不奇怪了。

        剎那間,青光一閃,懷真一怔,旋即一個點地側移,卻見兩道弧狀落雷越過冰球上方朝她襲來,命中地面的瞬間炸開。

        雷術?懷真才釐清方才那紀攻擊,又是一陣熱流伴隨著刺耳的劈啪聲從上方傳來,五顆斗大的火球從天而降,爆炸聲中燒得附近地表與磚瓦一片焦黑,屋舍殘骸也在爆勁撼動下逐一倒塌。

        懷真閃到一間少數仍有頂蓋的破屋中,內心驚濤駭浪,難以平復。

        凍術、雷術,甚至炎術都能使用?這怎麼可能?五大玄靈彼此互斥、道咒之術無法兼修,是眾所皆知的道理,從未有過妖仙能同時施展兩種以上的道咒之術,但此刻這超乎常理的現象正在眼前上演。

        還有炁息,一開始是輕訣的炁矢,再來是凝訣的冰球,接著是爆訣的炎彈,其中炁息性質不斷改變,這又是怎麼回事?雖然炁息同修的實例在妖怪界中屢見不鮮,其中虯龍族更是擁有雙重炁海的修練祕法來保有兩種炁息的特性,卻未曾聽過能使用三種炁息的妖怪,且爆、凝性質呈現兩極端,理應無法同修,但他卻似乎不受此限制……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怪物啊?戰慄逐漸取代原先盤據於心中的憤怒。敵人的能力遠超乎預期,還有未知的層面,反而是自己的能力恐怕已被對方看透,如果他以炁息組合道術,再搭配適當時機施展令殺傷力達大最大的話,戰勝他的機率根本為零,更別提他還有所保留……

        可惡,該如何是好……

        懷真深深蹙起眉心,仔細感應著外頭的動靜。

        噠!

        「!」

        噠!

        腳步聲?

        噠!

        被發現了?

        「……」逐漸逼近的腳步聲壓迫著胸口,吐露的氣息因過度戰慄而感覺十分冰冷,站立的膝部微微打顫,心臟宛如打鼓般在胸中激烈地跳動,懷真大氣也不敢喘,屏息以待。

 

 

 

        冥骸漫步在火燄與冰霜肆虐下乍暖乍寒的街道上,平穩的腳步聲在死寂的廢墟中輕聲迴盪。

        即使懷真的炁息內斂,他仍能感知到其所在位置,只見他緩緩走到懷真藏身的破屋十公尺外,停了下來。

        片刻,確認懷真決意不肯現身後,冥骸舉手指向破碎的房舍,詭譎的黑色炁息陡然泛出,匯聚於指尖前端形成一個暗色球體。

        下一秒,黑光乍現,龐然炁息猛然爆出,一道漆黑極光吞噬了映入火紅眼眸中的一切。

 

        轟!

 

        猛烈的脈衝撼動著浮島。

        深邃的漆黑怒濤淹沒了廢墟,粉碎被捲入之中的一切。充滿壓倒性的破壞力,完全感覺不到壓力的存在與物體的阻力。

        漆黑的光華消逝,屋舍、死屍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不曾存在過似的,只剩下空蕩蕩的路面延伸至前方,煞是淒涼。

        冥骸默默地將目光自眼前的荒涼上移開,來到飄在空中的懷真身上。

 

        懷真目瞪口呆地望著被夷為平地的住宅區,啞口無言。

        在漆黑極光吞噬廢墟的前一秒,她及時衝破屋頂逃了出來,若非如此,現在恐怕早已屍骨無存。

        不會錯的,這正是當初劫走沈洛年的那黑髮青年用來打傷她的招式,但此刻破壞力與當時相比根本天壤之別。

        剛才晚個一秒出來的話就會命喪黃泉了……直到現在,懷真才清楚意識到與死亡擦肩而過的事實,一股惡寒瞬間竄上背脊。

        眼看冥骸的視線轉了過來,懷真心頭一震,愣了半晌才緩緩降至地面。反正附近已被轟得一乾二淨,也無處可躲,再者,就算躲得再隱密仍會被他找到,到頭來只是徒勞無功。

        冥骸似乎沒有出手的打算,只靜靜地望著她。

        「你能同修所有炁訣和道術嗎?」猶豫了片刻,懷真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冥骸微微一怔,隨即輕笑出聲。

        「觀察得挺仔細……不過只算答對了九成。」

        「?」

        冥骸舉起右手,掌上倏然升起一團黑色炁息。

        懷真正對這異常的炁息色澤感到錯愕,旋即被接下來的景象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如暗夜般的深邃炁息逐漸轉淡,變成熾紅,又逐漸化為澄黃,接著轉為耀目的金黃……依彩虹光譜次序變換著色澤,最後由紫色恢復成原先的漆黑。

        「本尊並非同修所有炁訣,而是能自由操控自身炁息進行不同性質的改變。」

        「改變……炁訣……?」懷真戰戰兢兢地重覆。雖然與她的猜測有些微的誤差,但他能使用所有炁訣仍是不爭的事實。

        「道術部份則如妳所想,本尊確實能使用所有道術。畢竟不論玄界之靈或精靈均是古仙所造,而古仙是由末仙所創造的原始生靈。」

        「……」懷真一語不發,她不像沈洛年,並未與冥骸言談過,對他的身分、能力、智慧、性格都一無所知。

        這怪物能使用所有的炁訣和道術,炁息、感應能力也比自己更勝一籌,恐怕是逃不掉了……她發動了攻擊,對方恐怕也不打算就此放過自己,論炁息與道術自己是遙遙不及,不能期望從這幾點來擊敗他,那麼……

        懷真握緊了袖中的金犀匕,開啟這萬年古物須耗費為量不少的炁息,非必要她實在不願使用,但此刻若不用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道咒之術威力固然強大,但只要到了一定的範圍內便會有波及到施術者的可能,除非一直以強大妖炁護身,否則絕大多數使用者都不會選擇在離自己太近的位置開啟玄界之門施術,從先前的幾波攻擊看來,冥骸應與她一樣屬於著重技巧,而非偏重攻擊力、須倚靠大量妖炁護身的術者。

        必須接近他。

        有了主意,懷真運起妖炁,點地間朝冥骸急速衝去。

        在她行動的同時,虛空中霹靂炸起,落雷接二連三地降下。

        懷真暗暗咋舌,有驚無險地閃過雷電交織而成的光柵,泛出護體妖炁防禦遺漏的雷擊,好不容易穿過雷電網,前方又是一片火牆鋪天蓋地地壓來。

        一撞上火燄,登時震耳欲聾的炸裂聲伴隨著強烈爆勁與熱流自四方湧來,雖有妖炁護體仍為灼炎熱浪所傷,身上多處傳來被燒灼的痛楚,爆炸的衝勁不斷撼動著身體,懷真猛一咬牙,爆出炁息急飛,衝出火海。

        突破火燄,冥骸身影近在眼前,懷真將炁息匯聚於右手匕首上,化作一道白色閃電,轉瞬間殺到他的身側,在強大炁息推動下,匕首朝對方頸部猛然砍去。

        但她低估了冥骸。

        說時遲,那時快,冥骸揮手急格,架開懷真持匕的手,將這強勁力量錯出外門,更在瓦解攻勢的同時扣住對方手腕,順著衝勁一個轉身,就這麼把她拋了出去,接著扭身一踢,揮出一道黑色炁刃破空飛射。

        「嘖……」懷真匝了匝嘴,忙迫出妖炁推動身軀,利用反作用力向上一騰,須臾,炁刃自下方掃過。

        避過炁刃,才剛落地,又是好幾個火球砸了過來,逼得她不得歇息。

        果然難纏!懷真散出妖炁擋下緊接而來的冰矢,同時在冥骸上方打開玄界之門,十餘道落雷應聲轟出,在冥骸閃避雷電無暇施術時穩住身子,一蹬地面,幾個挪騰後來到他十公尺外,由於之前吃了那次虧,她不輕易發動攻勢,否則可能又會被他四兩撥千斤。

        懷真沒殺過來倒是令冥骸有些意外,若她像上次一樣直接繞到身旁意圖刺殺的話他有把握見招拆招,畢竟他在體術與近距格鬥上造詣極深,論肉搏戰他對自己有十足的信心,除非遇到像剛開始那與亂來無異的攻擊,不然其他戰法他大多都能應付自如。

        這小姑娘想採取近身戰?她的攻擊方式與那人族小鬼相比之下顯得單調許多,不過道咒之術卻施展得爐火純青,仍是不大好對付……冥骸邊觀察著動靜邊思忖著,懷真會刻意欺近的理由他心中已經有了個大概,且正如懷真所猜測,他確實不會在離自己太近的範圍內施放道術,因為若對方來到一定距離內他便會直接空手搏擊對付。

        僵持了數秒,冥骸突然一笑,右手向側面一伸,一把長刀突兀地出現在他的手上。

        那刀外型與一般刀劍並無太大差異,握柄、護手都很普通,但刀刃部份卻格外引人注目,只見刀身呈現透明的冰藍,透著光甚至可看見刀刃另一端的光景,如寒冰般晶瑩剔透。

        「久違了,『凌冰刃』。」冥骸輕聲說著,手中的刀彷彿呼應著主人的呼喚般,泛起了陣陣寒光。

        藍光褪去的瞬間,黑影一閃,刀刃劃出一道冰藍色的光弧斬向懷真。

        好快!懷真回過神,趕緊升起手中的金犀匕抵擋。

        刀刃交鋒。

        鏘!

        一迎上對方刀刃,懷真立即感受到一股巨力如電流般從匕首竄到手上,震得她手微微發麻,差點握不住金犀匕,若這力道再強上個一、兩分,匕首恐怕馬上就會脫手飛出。

        「很好。」簡短的讚嘆聲。

        說完,刀刃釋出清澈的藍光,懷真忽覺一陣冰冷,卻見凌冰刃正透出大片寒氣,金犀匕上登時結上一層冰霜,朝著她的手蔓延而來。

        宛如逃避劇毒的侵蝕般,懷真連忙向後急撤。

        「雖然是神兵,但妳能否將那匕首的性能發揮到淋漓盡致?」冥骸冷不防冒出了這一句。

        「!?」

        「庸人亂舞的長劍還不如強者揮出的細枝。即使是稀世兵器,交到個無法完全發揮其力量的庸才手中也只是暴殄天物。」冥骸冷冷地說。

        說著,他已經逼至懷真前方。

        「向本尊展現妳的能耐吧!」這句話結束前,不曾中斷的連續斬擊三次攻擊懷真。

        好不容易挨過這一連串的猛擊,懷真對他的速度與無懈可擊的動作感到不寒而慄。

        「作為天仙的妳,平時習慣以原型戰鬥,武器應用技巧顯得生澀,連部份晚輩都有不如。但因具備龐然妖炁與強大雷術而得以應付絕大多數的敵人,相對的,若遇上不分軒輊或更有過之的對手便會備覺吃力。」

        像是在指導晚輩的師傅般,冥骸毫不留情的指出她的弱點。

        凌厲的斬擊不斷襲來,一刀快似一刀,隨著鏗鏘聲接連響起,懷真身上的傷痕也逐漸增加。

        失算!沒想到他連白刃戰和近距搏擊都如此擅長,想在這方面贏過他根本不可能。

        「嗚……」刀刃劃過左肩,懷真悶哼一聲,接著被硬生生打飛了二十餘公尺,卻是冥骸一記側踢將她踹飛。

        懷真從地上爬起,殷紅的鮮血濺在白色服飾上,竟有種異樣的美感。剛才那一下固然痛,但至少她已經從刀刃的攻擊範圍內脫身。

        與他交鋒根本沒有勝算,他精於體術與刀法,被近身自己鐵定兵敗如山倒,唯一可行的方法便是偷襲,偏偏他警覺性又高,只能等待他出現破綻的瞬間,但這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真的會有機會嗎?懷真焦急地思索著對策。

        在她心急如焚的同時,冥骸卻步步逼近。

        雖然危險,但只能試試看了。懷真做出決定後,體內妖炁騰起。對此,冥骸並沒有任何表示,仍不疾不徐地步步進逼。

        懷真將炁息集中於腳底,猛然迫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衝向冥骸。

        故技重施嗎?愚蠢!冥骸對此感到些微的不悅,操起凌冰刃,準備粉碎她有勇無謀的突擊。

        豈料,當雙方正要衝突的瞬間……

        「!」冥骸突然略有所感,抽空瞟了眼上方。

        卻見兩人上方的空中不知何時開啟了道玄界之門,旋即大片雷電壓下,擊中位在正下方的兩人。

        雷光炸裂,受到爆風影響的兩人分別往相反方向退開。

        懷真強忍著身上的灼傷,目光捕捉到因方才雷擊而產生些微空隙的冥骸,大量炁息灌入手中匕首,登時一道耀目金光自掌中迸出,她不加考慮,就這麼由下而上將霞光刀刃朝冥骸身上一掃。

        未免太亂來了!居然連自己也一併攻擊?冥骸大感詫異,還來不及從驚訝中回復時,炫亮光芒占據了視線。

 

        颯!

 

        削鐵如泥的光刃正面劈中冥骸,黑色身影踉蹌後退,懷真取得平衡,又是一紀側砍。

        對不起了,洛年……

        金芒陡然停下。

        懷真一怔,施力一推,卻是徒勞無功,刀刃彷彿嵌進石壁般動彈不得。

        「乍看之下莽撞的行動其實是為此埋下的伏筆?」冰冷的聲音刺入懷真耳中。

        懷真一臉駭然地看著前方的黑色身影,定神一看,赫見冥骸正以左手拇指與食指夾著金犀匕的霞光刀刃!

        冥骸緩緩抬頭,漠然瞪著她。身上的黑色風衣被從中劃破,整個敞開,內側的身軀卻是毫髮未傷,連破皮的跡象都沒有。

        懷真茫然,腦中一片空白,連動的想法都沒有。

        冥骸看看她,又瞟了眼被割成兩半的風衣。「能將莫夜衣割破,鋒利度確實值得讚許,但要傷到我仍嫌不足。」

        說完,握著金芒的手一鬆,懷真趕緊收回武器向後急撤。

        怎麼可能?遭受金犀匕的攻擊居然都沒有留下一絲傷痕?要知道金犀可是萬年神物,其殺傷力眾所皆知,也因此成了各方妖族覬覦的目標,更被虯龍族視為殺虐過重、不得流落凡間的寶物。而現在居然無法傷到冥骸分毫?懷真已經不知該如何對付眼前這超乎想像的存在。

        「無須驚訝。」看透了懷真的想法,冥骸淡淡地表示:「本尊著重修煉全身鱗甲,即使是人形狀態也擁有原形的防禦能力,在末仙中屬本尊防禦力最高。」

        冥骸撫了撫被劃開的風衣,接著將視線拉回懷真身上。

        「結束了?」

        懷真一顫,下意識地退了幾步。

        「也罷,讓妳見識下本尊的一切吧!」

        一陣黑氣旋繞包覆了他的全身,又在眨眼間消散無蹤。黑氣過後,其身上的穿著轉為漆黑的戰袍與鎧甲。

        冥骸淡笑著,一道紅光自他後方的地平面升起,接著向左右逐漸擴散。

        約莫五秒,冥骸身後的空間化為一片金紅色的光幕,在陰暗的黑夜中顯得格外刺眼,各式各樣的兵器伴隨著波波漣漪從中出現。

        「這究竟……是什麼?」雖然已不是第一次見到,懷真依舊難掩內心的驚懼。

        「此為本尊所持有的無數兵器,統稱『神之軍武』。」冥骸平靜地說:「而這光幕的另一端連結著本尊的玄界。」

      「在此之中的所有兵器均為本尊所褪下之鱗甲所鑄,混以我等鮮血煉造,再以妖炁培育,最終化為兵器形貌。」

        懷真冷汗直冒,逆光的冥骸身影在她眼中看來是如此地遙不可及。

        「死心吧,小姑娘。本尊乃汝等凡界眾生無法戰勝的『神』。」

        「神……」懷真低聲重覆著,倏然妖炁一漲,化為白色巨狐,怒吼聲中撲向冥骸。

        終究是難逃一死,最後她決定以死相搏。

        冥骸微微一歎,打了個響指,後方利器頓時化為光矢射出,降下致命的凶器豪雨。


 

 

        淒厲的哀嚎聲撕裂了寧靜,迴盪在黑夜中。


 

 

        奄奄一息的懷真趴倒在地上,氣若游絲地喘息著。雪白的絨毛被噴出的鮮血整個染紅,白色巨軀遍體鱗傷。冥骸的身影在她眼中逐漸模糊,意識正在慢慢消失。

        四周景像宛如古代沙場般,不計其數的兵刃倒插在地上,遍布著深淺不一的窟窿。

        冥骸緩步走至她前方,默默地和她相望著。紅色雙目相互凝視,透出截然不同的氣息,一方是平靜;另一方則是畏懼。

        沉默了半晌,冥骸舉起手,懷真見狀緊閉巨目,準備承受致命的一擊。

        但,想像中的痛楚並未出現。

        一陣溫暖包覆了傷痕累累的身軀,傷口不再疼痛,意識也開始清晰。懷真緩緩睜眼,卻見一道柔和的光華從虛空中灑下,身上的創傷在其照耀下逐漸癒合。

        光術……?懷真疑惑地打量著正治癒著她的傷勢的冥骸,不明白他為何要這麼做。

        冥骸火色的雙眸中不見之前的殺氣,顯得清澈而溫和。

        眼看懷真的傷癒合得差不多了,冥骸收斂光芒,準備離去。

        「吼……」懷真勉強低吼一聲,想表達些什麼,卻又無力出聲,即使傷口痊癒,身體早已筋疲力竭、動彈不得。

        聞聲,冥骸停下轉身,平靜地說:「本尊目的在測試,並非真下殺手,若妳在方才那些攻擊中喪命就表示能力不濟。」

        懷真一聽,不由怒火中燒,卻又無可奈何。

        「他還活著,妳眷顧的那個小鬼。」冥骸冷不防說。

        「!?」懷真瞠大雙眼,內心驚疑與訝異表露無遺,她甚至在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

        冥骸見狀不禁輕笑出聲。「那麼驚訝何必?本尊從未提及他亡故,不是嗎?」

        懷真一怔,仔細回憶才發現:冥骸確實未曾明確說過沈洛年已經喪命。

        洛年……還活著?

        「看在妳表現得不錯上,下回再遇上時本尊讓你們見面好了。」語畢,冥骸轉身離去。

        前提是能再度碰上。這小姑娘能否活到那時?就拭目以待吧……確認了小鬼的牽掛,也尋到了不少樂趣,算是不虛此行了。

        冥骸淡淡地笑著,消失在夜空中。留下茫然的懷真。

 


 

 

 

 

全文七千六百字,快瘋了!

感謝各位讀者有看完本篇的耐心,我想以後大概不會再寫超過五千字,太恐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


留言列表 (33)

發表留言
  • 幻夢
  • 息怒....(我已經考完了,可以休息了!
  • 那麼好啊?真羨慕你。

    混沌 於 2011/10/07 21:08 回覆

  • 小小嘎比
  • 放完假就要考試了...好討厭
  • 真的很讓人火大對吧?
    好端端的假期就這麼毀了......

    混沌 於 2011/10/07 21:13 回覆

  • Shiyue
  • 又是精采的戰鬥章回~

    跟骸有情的最後一位末仙,未來是否會出她跟骸

    之間的回憶錄補遺?
  • 可能會喔!
    話說大大真的觀察力入微,居然可以看出另一位末仙和冥骸間有情。

    混沌 於 2011/10/07 21:15 回覆

  • 幻夢
  • 一點也不好......(只有四個禮拜,根本來不及準備,結果......= =
  • 天啊!真慘。
    話說我也沒什麼準備,因為模擬考的關係。

    混沌 於 2011/10/07 21:16 回覆

  • 神域
  • 媽拉
    又是變態外掛
    炁和道術多種用法
  • 組合攻擊也是我研究的項目之一啊!(笑)

    混沌 於 2011/10/08 07:33 回覆

  • 晨夜
  • GOOD
    寫得真的很好
  • 謝謝你的讚賞。QAQ

    混沌 於 2011/10/09 09:16 回覆

  • 乂淵仔乂
  • ←考完了
    黑色的炁息聽起來好噁心= =
    期待後續~
  • 會嗎?我覺得黑色還挺神秘的。

    混沌 於 2011/10/08 07:34 回覆

  • 天龍J
  • 外掛天王啊!
    剛才把你的(未完)看成(完結)...
    差點沒把我嚇死XD
  • 你是不是受到噩盡島要完結的震撼彈影響太大了?
    我還不會那麼快就完結啦!放心。

    混沌 於 2011/10/08 07:35 回覆

  • 闇刺客‧孤雲
  • 外掛好像已經變成基本能力了
  • 在本系列中外掛是基本能力沒錯......

    混沌 於 2011/10/08 07:35 回覆

  • 闇月
  • 我跟天龍大一樣......
    這...這太BT啦~~~
    外掛也沒那麼誇張一 ㄧ
    考試加油! 話說我下禮拜3、4也要段考了= = (呵呵
  • 別忘了還有更作弊的能力......= ='''
    我是禮拜二、三考,加油,共勉之。

    混沌 於 2011/10/08 07:36 回覆

  • 胡松夏
  • 一邊看國慶煙火
    一邊吹風點柴火
    考卷變成一團火!!
  • = ='''

    混沌 於 2011/10/08 16:50 回覆

  • 光之翱翔
  • 懷真會沒事吧?段考加油~外掛開吧!!!!
  • 很麻煩的考試呢......
    懷真會不會有是就看下半段分曉啦!這篇我預定要寫長一點......

    混沌 於 2011/10/09 09:14 回覆

  • 小小嘎比
  • 好像遺忘了一個傢伙...
    凱布利呢?
    洛年被附身凱布利應該還是跟著的巴!!
    不會到時候懷真快被殺死時
    洛年就去附身凱布利,然後跟冥骸決鬥巴XD
  • 這樣好誇張......會變得像鬼眼狂刀......

    混沌 於 2011/10/15 16:58 回覆

  • 光之翱翔
  • 又更新嚕
  • 是啊!這篇變成三部曲了......

    混沌 於 2011/10/15 16:58 回覆

  • 胡松夏
  • 末仙的外掛好扯
    沈兄的繼承人~
  • 末仙是出來作弊的存在。

    混沌 於 2011/10/15 16:59 回覆

  • 乂淵仔乂
  • 其實分幾篇發也沒人會介意的
    EX.神-1、神-2
    還可以多推幾次~~
  • 是嗎?考慮下吧!

    混沌 於 2011/10/16 12:08 回覆

  • 夜裊
  • 不要欺負懷真啦QQ
  • 這位大大很喜歡懷真呢!

    混沌 於 2011/10/16 12:09 回覆

  • ★闇夜
  • 外掛真多阿~夠扯!!!!
  • 本篇邪神是眾反派分子的集合體。(笑)

    混沌 於 2011/10/17 20:16 回覆

  • 天龍J
  • 三小阿!居然兩根手指夾住金犀匕...
    王母你還是投降吧~"~|||
    妳再拿個三支來結果也是一樣的><
  • 這就是傳聞中的最強防禦。(被毆)

    混沌 於 2011/10/18 19:34 回覆

  • 晨夜
  • 好文當然要幫推囉!
    ㄎㄎ,我的文章還要麻煩混沌大指導,最近遇到瓶緊。
  • 謝謝。
    指教嗎?可能無法給出有用的建議,不過還是盡我所能好了。

    混沌 於 2011/10/18 19:36 回覆

  • Shiyue
  • 再來一篇7600字XD

    金犀匕的傳說被終結了 囧
  • 你就饒了我吧!
    7600字的負擔太重啦!現在想到寫字就怕......

    混沌 於 2011/10/18 19:36 回覆

  • 乂淵仔乂
  • 推過不能再推啊
    冥骸大概只能由洛年從內開外掛突破吧......
  • 你說呢?(笑)

    混沌 於 2011/10/18 19:37 回覆

  • 闇月
  • 到了懷真眼前的便當及時被端走,真是幸好~

    你的19章打完,剛好我的第4章也打完....
    金犀的時代已經過了,現在是天仙飛翼的時代!!
  • 金犀的時代過了嗎......?
    現在的確都沒什麼機會看到它登場。

    混沌 於 2011/10/18 19:37 回覆

  • 光之翱翔
  • 金犀匕:嗚~我終於要被領便當了!
  • 金犀領便當了嗎?我看是退場吧?(笑)

    混沌 於 2011/10/18 19:38 回覆

  • 小小嘎比
  • 唉呀!!之前推過了已經推不動了ˊˇˋ
    沒錯"金犀"時代結束了
    現在是"金屎"時代(誤)
  • 胡松夏
  • 金犀啊~~~
    懷真啊~~~
    洛年啊~~~
    渾沌啊~~~

    謎:此人剛從精神病院出來...
  • = ='''

    混沌 於 2011/10/22 16:05 回覆

  • 日炎
  • 只能說 太精采囉~
  • 謝謝捧場啦!

    混沌 於 2011/10/23 07:49 回覆

  • 芒果青茶
  • 懷真被.....................
    何時更文?
    以後可不可以讓懷真不受傷! 沈洛年下回會出來和懷真見面!
  • 更文啦!
    懷真的話......我盡量就是,要讓她受傷我也很心痛。(淚目)

    混沌 於 2011/10/28 21:00 回覆

  • 寧夜狂響
  • 掛真多啊,還好你沒融合易經、玄經指融合了八卦之理(誤)
    能融合風水之類的?(不過風水系的大多住重佈局,光是想佈局就......但應概會很有看頭)
  • 那時我還沒那麼深入研究過。(笑)
    如果全加入估計會變得很複雜,整體故事也會逐漸偏向,故須斟酌。
    現在就再考慮把些古代方術玄功加進來,西洋魔法也會摻入些。

    混沌 於 2012/07/11 14:59 回覆

  • 嵐翔
  • 好長啊!(羨慕)
    但是,看的好累,想快點看完就只能以一秒好幾字的速度看
    ,但是會漏掉很多精隨啊!
    寫短一點啦!
  • 很多人都嚷著要我寫長點呢,要我寫短得這還是第一次。

    混沌 於 2012/08/18 21:30 回覆

  • 嵐翔
  • 終於看到這了,真的好累(攤)
    既然我都發過一篇了,就不再多說!
  • 星凰
  • 好看啊!
    我也應該要加長一下文章的長度(苦笑
    話說,我最近又開始我的填坑之旅了,有空來看看
  • 個人覺得你的文章長度適中,不過長也不會太短,不須再特意增加。
    過短會使讀者不夠過癮,但太長也容易造成閱讀上的負擔。
    過去就曾有人和我反應過這點,文章長度固然是由作者決定,但適時斟酌字數也是門大學問。
    OK,我會去看的。

    混沌 於 2014/05/20 21:42 回覆

  • 月光
  • 越看越...........................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