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出門了。」狄韻站在門旁說著,看著坐在椅子上勉強一笑的狄純輕點了個頭,心中微微一歎,走出門外。

        臭老頭!你到底跑哪去了?狄韻輕咬著唇,半是忿恨半是擔憂地想著。從沈洛年消失後算起,母親這個樣子已經持續一年多了。只要稍微想到沈洛年,狄純便淚如雨下,剛開始的幾個月更是嚴重,使得狄韻在她面前絕口不提沈洛年的事情。

        上次屍靈大劫,沈洛年被不明人士擄走,就此音訊全無,這點對歲安城來說無疑是一大損失和衝擊。在懷真和龍王母透露下,沈洛年的身分終於被揭破,知道此事的只有葉瑋珊等九聖和三帝女,為了避免事情鬧大,葉瑋珊下令一概不許向外人提及這件事,同時將沈凡失蹤之事淡化處理。

        「小韻。」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狄韻轉頭一看,卻見黃清嬿不知何時已來到後方,兩人就這麼並肩而行。

        「燕仙奶奶……情況如何?」黃清嬿靜靜地問。

        「還是一樣。」狄韻搖搖頭,無奈地說。

        「沈凡那件事……唉……」黃清嬿輕嘆了口氣,雖然知道了沈洛年的真實身分,她仍習慣稱沈洛年為沈凡,剛知道沈洛年的真正身分時,她固然十分吃驚,但不久後便被冷靜的心思壓了下去,很快地就接受了事實。

        狄韻並未回答,兩人就這麼沉默地走向軍部。

        突然,身旁傳來一陣驚呼,接著又出現了幾個不同的聲音議論著。兩人一怔,順著那幾個一臉詫異的路人注視的方向望去,心頭皆是一驚。

        西方天際黑壓壓的一片,隱隱可感應到若有似無的炁息。

        眼看著黑影逐漸擴大,兩人明白,那是一大群妖怪正往這裡逼近!

        是禺彊族嗎?不對,炁息不同,是更強大的妖怪。兩人臉色倏然一變,改向擎天塔趕去。

        兩人還來不及到達擎天塔,妖群已先一步來到歲安城上空,登時空襲警報聲大響,路上的人們在驚叫聲中四處逃竄,尋找躲避的場所。兩人抬頭一看,只見百餘條生著蝙蝠翼膜、通體碧綠的蛇狀妖物盤據在天上,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

        下一瞬間,綠蛇開始咆哮,張口對下方的歲安城吐出一顆顆火球。

        轟隆!

        爆炸聲從四方傳來,接著是人的尖叫聲與哀號聲。

        這種大小的火球四、五顆還好,但一次百多顆一起砸下可足以造成極大的破壞,木製房屋在被擊中後瞬間起火燃燒,火鼠從中奔出,在街道上亂竄。

        「怎麼回事?」狄韻忍不住驚呼出聲。這些怪蛇是什麼?過去從未聽過有這種特徵的怪物啊?這強度似乎不下於計家的騰蛇,這種強大的騰空妖物對歲安城來說是最難應付的啊!

        就在此時,耳中突然傳來葉瑋珊的聲音,兩人回過神後加速往擎天塔趕去。

 

 

 

        在冥骸宣戰的三天內,各地相繼遭到大批妖軍壓境,陸續傳出戰事。

        這群從未見過的異界妖怪,一旦見到不同於陣營的其他妖怪便不由分說地攻擊,絲毫不給說話的餘地,攻勢之猛烈程度更勝於先前的屍靈。

        得知冥骸的目的後,龍王母繼上次屍靈事件後再次緊急通告天下妖族,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滅族之戰已然開始。

        大戰爆發了。

        天下眾生無一倖免於難,均無法置身於度外。

        戰場上兵荒馬亂、哀鴻遍野……

 

 

 

        冥骸從容地走在山谷內的綠地上,四周是一片慘絕人寰的景像。

        原本青翠的綠地被染成一片血紅,遍地可見支離破碎的犬戎族屍骸,地上散落著斷肢與肉塊,以及尚未乾涸,正緩緩滲入土中的鮮血,以往清新香甜的空氣如今充斥著濃烈嗆鼻的血腥味。

 

        ─ 一小時前 ─

 

        冥骸緩緩地飛著,此刻的他並未穿著一貫的戰袍鎧甲,而是一身黑色的風衣勁裝,黑色長刀一如往常繫在腰際,全身上下望上去皆與人類無異,加上炁息完全內斂,若非相識,實在很容易將他誤認為普通的人類。

        穿過一片山區,飄入一個廣闊的連綿高原區,他一面感應著瀞焱軍團妖族的炁息,一面思索著要往哪走。

        冥骸的樂趣是觀賞風景、散步,他並不喜歡一直待在宮殿中,反而比較喜歡往外跑、四處遊走。這一點,他的三名隨從都知道。也因此若在暝雲殿內找不到他的影子,隨從們也不會太過吃驚,他們心知肚明:十之八九是主人又外出散心了。

        他飛了片刻,最後在一個寧靜的山谷中落下。

        山谷內十分幽靜,四面布滿了針葉樹林,空氣十分清新。

        他聆聽著林間的風聲,環顧著周圍的綠景,不知不覺間,他已走出林外,來到一片草原上。

        冥骸走著走著,突然略有所感,直視著前方,卻見遠方出現了約百餘名犬戎族的身影,正朝這裡衝來。

        狼人們目露兇光,殺氣騰騰地嘶吼著,在嗅到有人闖入牠們的山谷後,居住於其中的部分族人前來查看,一看居然是個「不帶炁息的人類」,個個狂哮著,露出嗜血的本性,撲了過去,欲將這不知死活闖入領地的倒楣人類撕成碎片。

        啪沙……

        跑在最前端的數名犬戎族像是被好幾把大刀砍中般,瞬間被切成零散的肉塊,下一秒,殷紅的鮮血狂噴而出。

        後方的狼人見狀先是一愣,眨眼間,冥骸已經來到犬戎族的圈內,周圍的狼人回過神來,發出怒吼,揮舞著利爪向他抓去。

        噗……

        狼人們紛紛被大卸八塊,以冥骸為中心的綠地盛開了一朵豔麗的紅花,只不過繪成這美麗圖畫的卻是溫熱的鮮血。

        倖存的狼人一看苗頭不對,趕緊轉身逃之夭夭,但才沒跑幾步便遭遇和同胞相同的命運,哀號聲中被肢解成不計其數的碎塊。

        這個世界是稱之為……風刀咒是嗎?自己想出這招是幾千萬年前的事了?這世界的後輩們使用這招似乎需要默念語言才能使出?算了,反正不重要。

        幾分鐘後,冥骸到達犬戎族的部落,狼人們並不知道百餘名同胞已經慘遭不測,大聲嗥叫,向冥骸攻了過去。

        三十分鐘後,慘烈的屠殺結束了。

        整個部落無人生還,幾千名犬戎全成了支離的碎屍,屍堆成山,血流成河,冥骸穿過這一片屍山血海,朝著下一個部落的方向走去。

 

 

 

 

        直到現在,已經三個部落慘遭血洗。

        冥骸始終泰然自若,似乎對他犯下的殘忍行徑不以為意,從他冷漠的表情上讀不出任何想法。

        突然,身下傳來一陣微弱的拉扯。他瞟向腳邊,卻見一個還沒死透的狼人妖仙,正抓著他的風衣下擺不放,怒瞪著他,從牠眼中可看出無盡的怨毒與憎恨。

        冥骸漠然望著這奄奄一息的倖存者,右腳冷不防踢出,將那狼人狠狠踹飛了十餘公尺,一陣哀號後斷了氣。

        冥骸逕自走著,前方突然傳來一陣腐臭味,他定神一看,赫見草地上散落著大量的屍體,大多是犬戎族,其中混雜了另一種不同的妖怪,體型十分壯碩,似乎已經死了好一段時間,屍體大多都已經腐爛發臭,看不清顏面,估計日前兩族發生爭鬥,而犬戎族死傷較重。

        喀啦!

        突然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冥骸眼光掃過四周,往山壁旁一塊巨石的方向走去。

        走近一看,卻見一頭高約三公尺、長著山豬腦袋的妖怪,正坐在巨石後方的地上大啖一頭犬戎族的屍體,體格魁梧,一柄碩大的斧頭正放在身旁,下顎左右兩旁長著粗大的獠牙,大口咀嚼間,不時可見血液順著嘴角縫隙滴下。

        山豬妖怪也注意到他人的到來,有些不耐地轉過頭,一看清對方的面貌,頓時瞪大雙眼,銅鈴大眼中盡是恐懼與惶然,牠連忙一扔手中還沒吃完的食物,伏下身子,不敢正視「祂」的身影。

        「獠狑嗎……」冥骸低喃道。作為瀞焱軍團創造者與首領,他很清楚自己軍隊中各種妖族的能力優劣。這種名為獠狑的生物在瀞焱軍團中總是擔任敢死隊的角色,不僅數量龐大,戰鬥力也不差,雖然性情凶暴,卻非常團結並服從上位者,最適合用來對付同樣人數眾多的犬戎等妖族。

        事實上,他早已感應到自家軍隊駐紮的位置,才特地前來查看,不遠處似乎就是牠們的紮營地點。遠方百餘公尺外可感應到大量獠狑的炁息,在其上空還有另一種不同的、同樣隸屬瀞焱軍團的妖族炁息,也不知彼此會不會起衝突?

        想到這裡,冥骸一個閃身,彈指間已經來到獠狑聚落的上空。

        放眼望去,完如原始部落的茅屋分布在谷內,一條大河橫貫山谷,正好提供了水源,無數的獠狑正在聚落內活動著,有的正圍著火堆談話;有的手抵手相互較勁;有的拿著巨大戰斧翻看著,大部分的卻都待在一個四無房舍,看似廣場的地方,正在享用著地上一堆帶著毛皮的巨大肉塊,也不知是殺了什麼生物取得的。

        獠狑們個個拿著石刀,切肉分食,皮毛直接去掉丟棄,渴了就到河畔生飲河水,不時可聽見咆哮聲與歡呼聲傳出,場面煞是熱鬧。

        在這山谷上方,空中盤旋著近百的鳥狀妖怪,夾雜著部分人形妖仙。

        就在此時,其中幾名族人注意到冥骸,登時臉色大變,驚叫出聲,其他獠狑們見狀朝牠們視線所及處望去,一看清來者,頓時大駭,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伏下。

        就在此時,天上突然傳來陣陣鳥鳴,卻是鳥狀妖物們察覺到獠狑們的異狀,飛了下來。一看到冥骸的影子,所有鳥妖都透出了恐懼的情緒,人形的妖仙們更是一臉錯愕,抬頭一看,其中一名身著白緞服飾,留著一頭及肩短髮的女子飛至冥骸的前方,行禮間戰戰兢兢地說:「鳴雀燕霞,拜見聖上。」

        「戰況如何?」冥骸靜靜地問。

        「是,我族與獠狑族合作,已拿下附近百里範圍,近期內必定會拿下這一帶山區。」燕霞畢恭畢敬地回答,但隱隱發顫的聲音卻透出了她內心的畏懼與詫異,不明白為何瀞焱軍團中一向被視為神祇般崇高的領袖會跑來這種偏僻戰區。

        「是嗎……」冥骸淡淡地應了一聲。「其他聚落的情況呢?」

        獠狑族與鳴雀族負責山區部分的戰事,在如此廣大的地區自然而然地分成好幾個聚落,現在這個部落內的妖怪不過是兩族總量的冰山一角。

        「是,屬下日前與其他駐軍的負責人聯繫過,戰況一切順利。」

        冥骸靜靜地聽著,同時也細思著她話語中隱含的資訊。

        這附近千里內都是犬戎族的地盤,看來要完全拿下這裡還需要點時間,不過他對自己的軍隊有絕對的自信,他確信這群獠狑與鳴雀不會辜負他的期待,殲滅犬戎族、這整片高原山區落入掌控中也是遲早的事。

        思考完後,他緩緩飄起,浮上高空,空中的鳴雀群見狀急忙向兩旁退開,讓出一個寬廣的空間。

        「接下來……要去哪裡呢?」冥骸緩緩說著,火紅色的雙眸掃過四方,片刻後,眼神一凜,似乎決定好了方向。

        「就那裡吧!」

        說完,黑影一閃,倏地消失不見。留下鬆了一口氣的燕霞與鳴雀、獠狑。

 


 

補充一下,這陣子沒什麼梗,所以下一篇可能會比較久才發上來,如果運氣好點的話是下周五,否則可能會更久,在此向讀者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乂淵仔乂
  • 嘖嘖嘖
    不用詠唱的魔法簡直比洛年還外掛
  • 其實我想原作後期也會出現類似的劇情
    心之魔法......應該會有類似這種能力的出現
    有許多奇幻故事到後來不都變成這樣了?(笑)
    最先開始要念一堆,接著進階後變成省略咒文,最高境界到無詠唱咒文就能使出,這已經可說是公式了

    混沌 於 2011/08/12 19:48 回覆

  • 光之翱翔
  • 呵呵,終於又出了
    話說你的風刀咒跟我文張裡,洛年幹掉鑿齒那招挺像
  • 是嗎?
    倒是沒注意到呢!

    混沌 於 2011/08/12 19:46 回覆

  • 燄松
  • 帥!
    瞬間秒殺
    我也好想學......(在地上畫圈圈)
  • 這就是傳聞中一堆魔王在用的招式
    尤其漫畫死神中更時是常見

    混沌 於 2011/08/12 22:45 回覆

  • 物佑
  • 洛年甚麼時候會出現啊~~
  • 看吧!

    混沌 於 2011/08/13 13:14 回覆

  • 天龍J
  • 下一個目的地是歲安城對吧XD~?
  • 透露:歲安城是目的地之一沒錯,不過他會先去另一個地方

    混沌 於 2011/08/13 22:26 回覆

  • 天龍J
  • 誰要死?
    不會又是小純吧= =?
    如果是賴一心的話...可以喔>///< (迷:你表情不太對吧= =|||)
  • 賴一心嘛......
    看過書後我倒必須認真思考要不要殺他了,畢竟他還挺冤的
    狄純嘛......
    考慮一下
    其他的人......
    看心情

    混沌 於 2011/08/14 22:16 回覆

  • 天龍J
  • 其實真的和第二季無關,
    想殺賴一心的念頭我從第一季開始就不曾改變...
    誰叫他那麼白目XD~那種愛笑的陽光帥哥最該死了XD~(迷:喂!)
  • 原來如此,這樣我就能理解了
    他那種不計後果往前衝的個性確實不大討喜,這也是第一部我對他沒好感最大的原因
    樂天並沒有什麼不好,他是過度天真到「爛好人」

    混沌 於 2011/08/15 04:38 回覆

  • 乂淵仔乂
  • 我猜...龍王母?
  • Just guess
    I am in Hong Kong
    And I cannot use the computer to type Chinese,sorry.

    混沌 於 2011/08/17 07:32 回覆

  • 巍巍風
  • 8樓的大大想法很不同耶
  • Yeah!
    Very special

    混沌 於 2011/08/16 07:50 回覆

  • 乂淵仔乂
  • 還好吧@@
    畢竟不死一些強一點的顯不出冥骸的強大~~
    如果要死的是人族的話洛年可能會失控
    綜合以上兩點得出的結論就是龍王母
    (迷:亂七八糟的推論
  • Your conclusion is reasonable.
    I'll consider your suggestion.
    I will be back to Taiwan on Thursday.

    混沌 於 2011/08/17 07:30 回覆

  • 燄松
  • 洛年兄
    你趕快出現啊!!!!
    你小老婆+大老婆(誤)危險啦~~

    哈囉
    祝你玩的愉快~
  • Thank you!

    混沌 於 2011/08/17 07:29 回覆

  • 一生懸命
  • 葉瑋珊(驚!!
    亂猜的
  • 看狀況吧!
    不過我有預感若是如此無非是丟石頭入茅坑-引起公憤

    混沌 於 2011/08/21 22:51 回覆

  • 寧夜狂響
  • 好好喔,你梗一堆,我都沒有梗(所以笑話都不好笑:誤)
    我是說,我要看著動畫,才會有可能有靈感= =
  • 原來如此......事實上我的梗也有用完的時候,那時真的很麻煩啊。

    混沌 於 2012/07/11 07:43 回覆

  • 嵐翔
  • 大大阿!!!!!
    其實我覺得沒梗也很好看
    因為你寫的好看就不需要梗來補足一些缺陷(我可沒說其他人寫的不好喔,寫的好也一樣可以用梗)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你寫的報好看的拉^^
  • 你的美言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混沌 於 2012/08/18 21:29 回覆

  • 蒼雨
  • 我覺得,光是你的用詞就已經讓我心折了~
  • 心折?

    混沌 於 2012/09/17 23:23 回覆

  • 蒼雨
  • 該說悠然神往嗎?總之,算是佩服吧~
  • 謝謝捧場。

    混沌 於 2012/09/18 2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