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母細思冥骸的語意,過了片刻才說:「難道……就為了恢復你所謂的秩序,你就要抹殺一切?」

      冥骸並未回答,只靜靜地點了個頭。

      「荒誕!」龍王母一反平時的溫和怒叱道:「就因你個人好惡,天下生靈就必須被消滅?你根本沒有資格隨意決定天下眾生的生死。」

       「沒有資格決定,是嗎?」冥骸淡淡地重複,「那麼,資格的決定與否是由誰來界定標準?」

      「!?」

      「在這『弱肉強食』,實力等於一切的世界,並無絕對之善或絕對之惡,弱者在強者面前只能俯首稱臣。」冥骸說:「過去為興盛族內而大肆殺伐的族群,資格又是誰賦予的?」

      「妖族在生存與自保的前提下,具備一定的戰力是必須的,但勢力日漸增大後,部分妖族就會有向外征討、擴大勢力的野心,進而迫害他族。」冥骸頓了頓,漠然說:「身為當代妖族至尊的你們一族,繁盛建立在無數屍骸與大量鮮血上,在這之中也讓許多異族妖怪喪命,這又何嘗有資格?」

      眾人啞然了,這的確是事實,過去虯龍族在建立霸業的過程中確實犧牲了為數不少的生命,不只是虯龍族,當代雄據一方的強大妖族大多亦是如此。

      「無明確的善惡之分,只有理念上的不同,同一件事會因立場或理念差異而有不同的詮釋。」冥骸緩緩地說:「對立的雙方認為己方為善、敵方為惡,爭鬥下來,勝方興盛,敗方沒落,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在一旁的懷真,此時勉強收了淚,觀察著狀況。她可以感受到,龍王母等三人正強壓著怒火,冥骸說完話後,原本瀰漫在空氣中的壓迫感比一開始要沉重許多,雙方此時劍拔弩張,隨時可能開打。

      「無論你們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妖族與否,在本尊看來皆是一樣。從強大的上仙到弱小的智妖,都將迎向終焉,被賦予平等的死亡。」冥骸冷冷地說。

      話聲一落,一道龐然妖炁旋即爆出,卻是龍王母身旁的敖言已怒不可遏,冥骸的話,不僅是對虯龍族,對其他妖族來說也是極大的侮辱,自尊心高的虯龍族更是無法容忍這種言論,只見他拔出寬劍,妖炁爆出的瞬間,衝上前去,手中的劍朝冥骸劈砍而下。

      鏘!

      清脆的刀劍撞擊聲。

      劍並沒有砍中冥骸,而是在砍中他之前便被硬生生地擋下。

      卻見冥骸身旁的剡翊,此時正擋在敖言前方,左手握著一把不知從哪變出的大刀,以刀尖部份抵著敖言的寬劍。

       敖言瞪視著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炁息騰起,向前推去,試圖撞開眼前的對手。

      豈料,對方絲毫沒有動搖的跡象,仍穩如泰山地站著,手中的大刀也沒被逼退,仍死死地抵著敖言的劍。

      剡翊露出欣喜的笑容,手中的大刀慢慢向前壓去,寬劍竟開始逐漸後退。

      隨著大刀刀刃逼近,敖言的手也漸感麻木,他在抵抗之餘不免感到心驚,剛才他卯足了力,都沒辦法撼動這男子分毫,而對方居然只用一隻手,光用刀尖部份就壓制住他,甚至將自己逼得節節敗退,其強大力量可見一斑。

      如果現在一鬆手,大刀可能馬上就會將身體一刀兩斷,現在他只能盡量抵擋直逼而來的刀刃,完全無法攻擊。

      另一側的敖冷見狀,臉色一沉,手按上背後的寬劍,就要上前參戰。

      就在握住劍柄的瞬間,他的動作卻陡然停下。

      完全靜止。

      手雖然握在劍柄上,卻遲遲沒將劍拔出,整個人彷彿凍結了一般,一直維持著拔劍的姿勢。

      在他詫異的視線前端,一把紅色長槍正筆直地延伸到面前,槍尖抵著額頭,在槍身另一端,蒼炎正冷冷地瞪著他,深邃的黑色瞳孔中透著平靜與沉穩。

      一滴殷紅色的液體從槍尖前端滲出,順著額頭、臉頰滑落而下。

      現在一動,長槍恐怕馬上就會貫穿頭部,行動已經完全受制於對方,動彈不得,眼前的對手非等閒之輩,正是因為曾與他短暫交手過,才能明白現在處境的危險,敖冷一咬牙,瞪著蒼炎,沒有任何行動。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懷真與龍王母看著陷入危機的兩人,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冥骸望了望左右兩旁的戰局,彷彿在看著胡鬧的孩子般,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只見他靜靜地說:「蒼炎、剡翊,你們退下吧!」

      蒼炎聞言,旋即迅速的收回長槍,飄回主人的身旁。

      剡翊先回頭看了看,接著左手猛然一推,將敖言逼退了數公尺,這才悠悠地返回冥骸身旁。

      「動武形同宣戰。」冥骸笑容一斂,肅然說:「你們打算立刻挑起我們之間的戰鬥嗎?」

      敖冷、敖言一聽,怒火終於再也無法壓抑,內斂的強大妖炁倏然泛出,爆出巨響,激起陣陣強風向外急捲,空中登時出現兩條青色巨龍,龐大身軀周圍的妖炁引發著氣流旋繞著細長的軀體,不時還可聽到炁息爆響聲。

      兩條虯龍的眼中均燃燒著熊熊怒火,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吼聲聲震天地,在地面上的年輕虯龍們見狀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作為王母侍衛的兩名虯龍天仙居然現形了!

      這種景像平時可不常見啊……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咆哮聲中,兩道龐然妖炁轟然炸出,朝著冥骸等人的方向急衝。

      冥骸身旁的剡翊見狀,收起笑容,臉色一正,閃到冥骸前方,空著的右手一揮,一道更有過之的妖炁霎時迫出,轟的一聲炸散了迎面而來的兩道炁息,強勁的衝擊與風壓讓懷真和龍王母差點穩不住身子。

      兩條虯龍穩住身子後,妖炁再度迸出,就要再次發動攻擊。

      冥骸默默地看著逼近的敵人,眼神中絲毫沒有畏懼、恐慌的跡象,他舉起右手,喝止了欲迎上前的兩名隨從。

      懷真注意到冥骸的表情,一股寒意瞬間竄上背脊,他的眼中正充滿著冰冷的……殺意。

      下一刻……

      憤怒的咆哮變為淒厲的哀號。

      敖冷、敖言痛苦地嘶吼著,扭動著身軀,卻見牠們身上不知何時已插滿了閃爍著耀眼金光的不明物體,有如一道道霞光箭矢。

      金光逐漸黯淡,直到完全淡去後,物體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那是一把把不同類型的武器。

      冥骸身後的空間,此時被一片金紅相間、略顯刺眼的光所覆蓋,無數兵器懸浮於其中,紅光如水面般,不時泛起一波波漣漪,兇器從中不斷出現。

      龍王母、懷真,及在龍宮內的其他天仙、妖仙們,皆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奇異的景像。

      刀、槍、劍、斧、戟、大刀、鏈錘……各式各樣的武器,虛浮在光中,數量過百,仍在持續增加。

    「這……究竟是?」龍王母難掩內心的詫異,訝然說。這種景象,活了幾餘萬年以上的她也從未見過,更別提身為其後輩的懷真和其餘虯龍。

      這是……武器?但怎會以這種方式出現,他身後的光幕難不成是玄界之門?不論如何,這數量也太龐大了,如果是一般兵器的話倒不用太過留意,但若全是類似晶體武器的東西的話,那還得了?

      如果只是普通兵器,絕對無法貫穿天仙級虯龍的妖炁護體,就算是晶體武器,除非如沈洛年那般擁有道息,否則也難以擊破,但這些兵器卻輕易貫穿了兩個天仙的護體妖炁,這其中究竟有何玄機?

      冥骸冰冷的視線掃過眾人,表情冷峻,不慍不火地說:「今日是會面,我並不希望大開殺戒,這次攻擊算是警示,若有下次,格殺勿論。」

      敖冷、敖言怒吼一聲,懷真心頭一涼、暗叫不妙,只見冥骸臉色微微一沉,身後約二十餘把兇器閃爍起炫亮奪目的金色霞光,向前破空急射。

      在兩道撕心裂肺的哀嚎後,兩個碩大身軀墜落地面,發出巨大的聲響。

      冥骸冷冷地看著一臉駭然的眾仙們,閉上雙眼思索了片刻,睜眼後,兵器隱沒入光中,敖冷、敖言身上的各式武器化為金光散去,紅色光幕逐漸消散,他身後的空間,慢慢變回原本的光景。

      「今日就到此為止,本尊並沒有取他們的性命。下次再見面時,本尊不會手下留情。」冥骸漠然說。

      「戰場上見。」

      說完,一轉身,領頭向東飛去,其他三人尾隨在後,黑色漩渦再次出現在他們行進方向前端,不一會兒,四道黑影,消失在漩渦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小夙
  • 喔耶~!搶到了 頭香!!! 讚啦 混沌大 推推
    還有 記得早點補上阿~!
  • 恭喜你了,搶到頭香
    我盡量快點就是了,但原稿部分要改的地方滿多的,所以會慢點,抱歉啊!

    混沌 於 2011/08/04 15:19 回覆

  • ☆闇牙☆
  • 我發現一件事-------
    你可以去演講了!!!!!!!!!!
  • 演講啥?

    混沌 於 2011/08/04 15:05 回覆

  • ☆闇牙☆
  • 講你這篇前半段論點阿
  • 是嗎?
    這篇前幾段冥骸的言論是我看過一些書後想出來的,目的是扭曲正邪價值觀
    (謎音:喂,別教壞別人)

    混沌 於 2011/08/07 17:13 回覆

  • 小夙
  • 對了對了~混沌大...你知不知道光的繞射曲折式怎麼回事?我寫文要用到....
  • 這......我不知道啊......
    我也剛寫沒多久,對這種招式沒這麼了解,抱歉了

    混沌 於 2011/08/04 15:25 回覆

  • 燄煌
  • 喔喔~ˋ這掛還真過分
  • 掛?
    你指什麼?

    混沌 於 2011/08/04 20:40 回覆

  • 乂淵仔乂
  • 弱肉強食是真的...
    殘酷的現實啊...
  • 沒錯,這就是現實啊!
    雖然真的很殘酷

    混沌 於 2011/08/04 20:41 回覆

  • 光之翱翔
  • 這武器也太多,感覺像無限劍制....
  • 無限劍製中只有劍狀兵器,我想的是王之財寶

    混沌 於 2011/08/05 20:18 回覆

  • 巍巍風
  • 無線劍制?
    我覺得比較像英雄王的所有寶具圍功
  • 你想得沒錯,沒想到看過fate/stay night的人還真多

    混沌 於 2011/08/05 20:19 回覆

  • 燄煌
  • 好變態~~~~
  • 正是因為如此才設定他出來的

    混沌 於 2011/08/05 20:20 回覆

  • 乂淵仔乂
  • 推過不能再推
    強到不能再強
    XD
  • 呵呵,謝啦!

    混沌 於 2011/08/05 20:20 回覆

  • 巍巍風
  • 那個是前一陣子我朋友介紹我看的
    說實在的很好看耶
  • 是啊!真的是神作了

    混沌 於 2011/08/06 07:11 回覆

  • 天龍J
  • 王之財寶...沈洛年不是應該穿黃金聖衣嗎= =? 好個金閃閃阿~
  • 那樣的話太華麗了啦!
    感覺會有點像暴發戶,雖然我也滿喜歡那個造型就是了

    混沌 於 2011/08/07 16:15 回覆

  • 燄松
  • 洛年被判出局了ㄚ......
    能像打躲避球一樣回來ㄇ?
    嗯......老實說
    好看啊!!!
    給你一個讚GJ
    我在想
    冥骸附身在沈洛年身上
    力量會不會減弱
    因為沈兄畢竟是人類呀!!
    這只是個人觀點~
  • 會,洛年根本沒死好嗎!
    關於冥骸是否會減弱的問題,事後會提到

    混沌 於 2011/08/08 16:49 回覆

  • 燄松
  • 說的也是
    要是沈兄死了就沒戲唱了
  • 說得沒錯,沈洛年死了我也會很困擾的

    混沌 於 2011/08/08 20:51 回覆

  • 一生懸命
  • GATE OF BABYLON
    這招帥,不過設定完全相同就會沒梗
    混沌大這裡有沒有新的詮釋?
  • 這個嘛.....
    還在想

    混沌 於 2011/08/21 22:35 回覆

  • 獵豔之月
  • 王財阿
    不如叫神的軍武吧XD
    純粹來亂的
    聽聽就好XD
  • 不錯喔!我考慮一下!

    混沌 於 2011/09/05 17:56 回覆

  • 無盡
  • 一片金紅相間、略顯刺眼的光所覆蓋,無數兵器懸浮於其中,紅光如水面般,不時泛起一波波漣漪,兇器從中不斷出現。

    這是命運停住之夜的梗對吧!
  • 是啊,看出來啦?(笑)
    是黃金Archer-英雄王‧基加美修寶具「Gate Of Babylon(王之財寶)」沒錯。
    這位大大眼睛真利啊,希望我描寫得夠傳神。

    混沌 於 2012/06/08 21:54 回覆

  • 無盡
  • 哈哈大大不是要考績測嗎還有時間回覆
    大大的文筆非常好(這是肯定的喲)
  • 是指考,我是高三生。
    謝謝你的讚賞,也希望你往後多捧場寒舍拙文。(笑)

    混沌 於 2012/06/08 22:17 回覆

  • 無盡
  • 哈哈我把你跟別人弄混ㄖ= =
  • 是喔?

    混沌 於 2012/06/08 22:46 回覆

  • 寧夜狂響
  • 精彩..................洛年的意識不是不見而是被囚禁起來吧
  • 是啊。

    混沌 於 2012/07/10 16:48 回覆

  • 蒼雨
  • 一切毀滅之後,重建新的秩序啊......
    感覺好像還不錯,多數總是形成暴力,尊重,只是鄙視的包裝,我超贊成這論點啊~
  • 實力為上啊。

    混沌 於 2012/09/17 23:21 回覆

  • ㄚㄚ
  • 全部生靈被滅後鳳凰又會創造生機嗎

  • 會。

    混沌 於 2012/09/29 09:54 回覆

  • ricco60312
  • 金閃閃現身 只不過這個金閃閃感覺不怎麼驕傲



    顆顆 我也有看過 fate/zero stay night更不用說了XD
  • 是啊。
    Fate系列真的滿精彩的。

    混沌 於 2013/02/09 12:07 回覆

  • ricco60312
  • 不過這有點像夏娜第三季剛開始的劇情

    悠二變成季禮之蛇的代行體去找夏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