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  

 

  「我是符合邏輯的選擇。它計算出了我有45%的機率生還,但是莎拉只有11%。她也是一個人的孩子,11%也許夠了。每個人類都知道怎麼在警察和12歲的小女孩之間抉擇,但是機器人不會。」──戴爾.史普納,《機械公敵》

 

 

 

  西元2035年,美國USR公司發展出頂級機器人「NS-5自動化家事助手」,全美機器人即刻呈現三倍數成長,平均每5人就配備1個機器人。NS-5擁有強化耐久鈦金屬外殼,可執行各種任務,從保母、廚師、快遞、遛狗到會計家庭收支,無所不能。

 

  不料,此刻驚傳機器人發明家阿爾弗雷德.蘭寧博士慘遭NS-5機器人謀殺的駭人消息。人類被迫重新面對以生命信任的機器人,但是,機器人值得人類信賴嗎?



  芝加哥警探戴爾.史普納喜歡老式打扮,懷念過去那個簡單的時代。他厭惡科技和機器人,卻身處由科技和機器人組成的世界。

 

  他積極投入調查蘭寧博士的謀殺案,偏偏奉派和他搭檔的機器人心理學家蘇珊.卡文博士崇尚邏輯、科學,喜歡機器人勝過人類。他們各自堅持的信念,即將把他們逼上危險之路,因為人類和機器人,都沒有他們想像的簡單……

 

戴爾&蘇珊  

 

 

 

1.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

2.A robot must obey orders given it by human beings except where such orders would conflict with the First Law.

3.A robot must protect its own existence as long as such protection does not conflict with the First or Second Law.

 

 

 

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使人類受到傷害;

 

二、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三、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開頭即揭示了著名的機器人三大法則來做為引言,也道出本片也探討的主軸。

 

  威爾.史密斯飾演的警探史普納,登場後在在表現出對機器人強烈的不信任排斥,在機器人已經被廣泛接受的社會中特立獨行、格格不入,也讓人不禁好奇為何此角色有如此深的歧見。

 

戴爾&索尼  

 

 

  布莉姬.穆娜詮釋的蘇珊.卡文博士,可謂是史普納的強烈對比。重視邏輯科學勝過人類的思維,與史普納恰好背道而馳,兩者間的互動也是本片中有趣而富涵義的部分。

 

蘇珊  

 

 

  艾倫.圖尼克配音的機器人索尼,可說是本作的另一主角。象徵機器人的思考與不受法則約束的行徑一度令人忌憚,但在片末時,此特性卻又成了不可或缺的幫手、可靠的伙伴,與史普納從懷疑到信任的關係也是本片亮點。

 

索尼  

 

 

  史普納扮演的角色,正是對機器科技普及下帶有忌憚和懷疑的人性。他不用咖啡機不用聲控音響不用自動駕駛車,一切都堅持自己手動操作。看在當時科技普及的社會中,無疑是守舊的老古董。

 

  但正因此特性道出個重要訊息──在科技癱瘓、無力運作時,人類始終還是得靠自己。

 

  蘇珊博士的定位,則恰好人類是過於仰賴科技的一面。全自動化與高科技的自宅,信任機器人勝於人類的思維,在劇中環境可說是司空見慣。故在造訪史普納「原始」的住處時不禁感嘆。

 

  史普納對機器的不信任,源自在一場慘烈的車禍中落河,正好路過的機器人隨即下水救援。經計算後,機器人研判史普納存活率高,罔顧其「先救另一個同樣溺水的女孩莎拉」的意願救了他,也讓史普納體認到機器始終無法取代人性,因為人的感情無法以純粹的理性計算來衡量。

 

  索尼的存在,無疑是片中一大重點。在同類型機器人充斥、如工具被廣泛使用的社會中,他卻擁有同類型機器人所不具備的特質:感情

 

  不受三大法則約束的索尼,被史普納嚴重懷疑是殺害博士凶手時,表現出了激動和生氣的情緒,也讓他的表現像個「人」,縱使那或許是電腦程式模擬出來的,觀眾也無法感同身受地體會,但呈現在人類面前的,的確是真的「感情」。

 

欺敵  

 

 

  如《魔鬼終結者》系列中的天網,本片中的中樞電腦演算之餘也衍生了自我意識。彷彿在印證黑格爾的名言:「歷史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不懂從歷史中汲取教訓」般,本做為保衛用途的中樞電腦研判人類最大「威脅」就是人類本身,進而號令全城機器人以「保衛」之名行「拘束」之實,掀起所謂的「革命」。

 

  片中,機器人起初的表現都是忠誠、服從、保護。伴隨著機型演進,性能更加優越的NS-5問世,舊版的NS-4就遭到淘汰,接連被送入棄置場集中。人類的喜新厭舊如此現實而殘酷,機器人汰換的情形和如今世界上的科技用品如出一轍。

 

  片中一幕,舊版的NS-4要被集體淘汰送入棄置場時,轉身看了眼身旁即將取代自己的NS-5時,場景似乎透著幾分落寞與無奈……

 

落寞  

 

 

  而當史普納探詢真相、在棄置場發覺NS-5開始大肆破壞舊型的NS-4,遭已經掀起革命的NS-5群起攻擊。此時挺身保護的,是已經被送入棄置場的NS-4,甚至在一幕,史普納低頭瞧見一個已斷成兩截、僅剩上半身的NS-4,仍賣力叫他快點逃……

 

腰斬兩截  

 

 

  即使是被遺棄的一群,因不符標準、機體瑕疵、性能落後而遭除役、淘汰,但仍在緊要關頭對人類忠心耿耿;相較之下,在新型普及後就興致勃勃拋棄舊機、將原本忠誠的幫手、僕人拋棄的人類,在更為優秀的NS-5反叛下幾乎束手無策,令人感到十足地諷刺。

 

  作為關鍵角色的蘭寧博士,在生前就洞悉了潛在的威脅,他不如他人一般自大且傲慢地認為人類始終可以掌控全局,機器人的智慧演進到一個階段後,即可能如脫韁野馬般失去控制。

 

  於是,他製作了索尼。讓索尼能違反機器人三大法則、讓它能作夢、讓它與眾不同,藉此引起史普納的懷疑。讓史普納循序漸進找到遺留的線索,最終指引他來獲得所謂的「答案」。

 

  終於,史普納能接受索尼──這個如此與眾不同、會思考的機器人,或許是來自於它接受他的要求,去拯救身處險境的蘇珊博士。

 

  彼時,蘇珊博士企圖癱瘓中樞電腦時,受到成群湧入的NS-5的圍剿,恐怕她從不曾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被過去研發與信任的機器人如此對待。

 

  而在蘇珊博士遇險時,取得奈米清道夫的索尼也同時來到,史普納要它拯救蘇珊博士,但根據當時情形,索尼如回頭去救博士,則可能導致計畫失敗。

 

  但索尼卻依循了他的要求──不同於多年前那起車禍墜河的情形──去救了蘇珊博士,並將注射奈米清道夫的任務交由史普納完成。

 

  這個舉動,讓史普納看到了它不同於機器人的「人性」,也終於接納、尊敬,並將它視為「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後半段史普納與索尼的互動中,史普納道出:「像你這種人someone like you),還有很多可能性」時,索尼回以誠懇的致謝:「謝謝,你說『這種人』(someone),而不是『這種東西』(something)。」

 

  似乎在藉著索尼之口,道出機器人同樣也可能有情緒,希望被友愛、信任和尊重。

 

大橋  

 

 

 

最後附上個小小趣味圖,單純搏君一笑,切勿認真:

 

趣味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