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  

 

(注意!以下有可能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之圖片。雖然點進來的想必多半都是異形的粉絲,還是再給沒看過或偶然點進來的人一個提醒)

 

 

  一艘載著從宇宙星球開採礦物的運輸太空船艦,返回地球途中,船上的電腦系統「母親」突然將七名船員從休眠中喚醒,原來是系統偵測到附近的一顆星球傳來不明的求救訊號

 

  在艦長帶領下,船艦前往該星球,卻在過程中不慎受損,修補船艦同時,艦長夥同兩名成員前往探索環境與追查訊號來源。

 

  孰料,待在艦上的成員深入研究後,發覺該訊息不是求救訊號,而是某種警告訊號。與此同時,前往探索的成員之一臉上被不明生物所覆蓋……

 

 異形-Xenomorph  

 

  個人最先知道《異形》的存在,是來自親戚透露求學時曾在二輪戲院觀賞時被嚇到,導致後來同日看的另一部內容已經忘光,而《異形》的記憶卻留到了今天。XDD

 

  《異形》無庸置疑是影史上經典的科幻恐怖片,不單是系列中屹立不搖的神主牌,也開啟了科幻恐怖風格的新篇章。

 

  導演雷利.史考特憑此片在影壇中嶄露頭角,奠定他在科幻恐怖片中的地位。影片不僅獲得巨大的票房成功以及熱烈迴響,催生出後續三部續集和許多著作與遊戲,也捧紅了影星雪歌妮.薇佛,她詮釋的愛倫.蕾普莉更成為科幻影史中為人津津樂道的女英雄。

 

蕾普莉&瓊斯  

 

  雷利.史考特採用大膽創新的手法,在新奇的太空科幻中加入驚悚駭人的元素,獨特的科幻恐怖風格在時間淬鍊下化為不朽經典,也激發了影史對外星生物的想像空間,危險且富侵略性的特質深深影響後來的題材。

 

  

 完全體2  

 

 

  而劇中最早登場的成體異形Xenomorph,是已故藝術家H. R. Giger設計,以獨特超現實主義放入異形外觀,還融入性、人體等元素,打造成前衛又神祕的詭異生物,不但拿到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奬,也成為影史上最經典恐怖角色之一。

 

  《異形》中存有的宗教性暗示一直是許多粉絲樂此不疲的討論話題,以下以本集登場的各型態大致作介紹。

 

  最初登場的蛋形,在感應有活體靠近時就會「打開」表皮,釋放出抱面體,有一說蛋形表皮翻開還流出不明液體是在影射男性的……嗯,你知道的……

 

異形蛋  

 

 

  纏住目標臉部,將胚胎送至口腔進入人體的抱面體,造型明顯影射女性陰部,下方取自《異形戰場》的圖能更清楚看出。而將胚胎強行送入口腔的舉動則暗喻性侵犯,有趣的是《異形》系列裡有「演出」被抱面體寄生橋段中,受害者都是男性,似在凸顯男性也會遭到性侵犯。

 

抱面體  

抱面體特寫  

侵犯  

 

 

  吸收宿主DNA及養分後破體而出的破胸體,血管筋脈昂然挺立的模樣彷彿男性陽具。而從人類腹中破體而出,又宛如女性的分娩,只是將孕育怪物的角色交由男性扮演。

 

破胸體  

破胸體暗示勃起  

 

 

  完全體Xenomorph,細長頭部同破胸體源自男性陽具。用以攻擊的口器也充滿性侵犯的意味,正片中採用的設計已經過修改,在設計者H. R. Giger的作品Necronom II》中可看到更露骨的描繪……順帶一提,系列中被口器殺害的也以男性居多。

 

完全體  

外觀描繪  

性暗示  

 

 

  本片除異形外的另一重要角色──生化人,也成為後續作品中沿用的設定。片中的生化人艾許起初與真人無異,直到攻擊女主角蕾普莉被擊毀時,才顯現出其為生化人的特徵。

 

  艾許代表著企業的貪婪與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也要將異形樣本帶回地球。平時外貌表現均與常人無異,讓人無從想像實為生化人。企圖殺死蕾普莉的手段讓人聯想到性暴力,被擊毀噴濺出來的白色組織液也讓人聯想到男性精液……

 

 艾許  

 

  其他如「Space Jockey」太空船入口影射女性陰部、通道為陰道、蛋室為子宮、人的造訪被寄生暗示受精等描繪就不再贅述,欲知詳情者可自行於網上尋找更深入的探討與講解。

 

 

 

  宗教隱喻方面,七人的成員加上「第八人」的Xenomorph,則頗有史詩《諾亞方舟》的色彩。

 

  艦上除人員外唯一的動物──貓咪瓊斯,也是個特別的存在。劇中蕾普莉在被Xenomorph追殺得心力交瘁仍不忘帶走牠,也被人拿來討論是否有何特別涵義。有一說是引用自古埃及文化中對貓的崇拜,將貓視為神聖和光明的化身,在眾人都被Xenomorph殺死的黑暗際遇中,瓊斯是蕾普莉最終的伙伴與光明。

 

Jones  

 

  而異形蛋的外型,則被聯想到西方宗教中的復活蛋。基督徒以復活蛋比喻為「新生命的開始」,對應片中Xenomorph最初來自蛋中,通過殺害寄主誕生,乍看下的確頗有幾分相似,也有幾分「毀滅與新生」的味道。

 

 

 

  全片從頭到尾都圍繞在一種凝重陰森的氣氛中,唯一明亮且輕鬆的橋段,大約只有全員在決定躺回休眠倉前的聚餐,但在不久後就突如其來的異變徹底摧毀……

 

  除了開頭降落的星球外,其餘的劇情都在船艦上進行,但正因多在陰暗複雜的密閉空間內,更讓人備感壓力。儘管從頭到尾異形完全現身的戲分不到五分鐘,卻讓人感到十足的恐懼與威脅,猙獰邪惡的形貌,殘酷駭人的凶性與人一種惡魔的印象。

 

抱抱  

 

  而本片除在反派怪獸方面充滿性暴力色彩外,勇敢與怪獸搏鬥的英雄則由女性來扮演,象徵女性對性暴力的對抗與反擊。雪歌妮.薇佛詮釋的蕾普莉勇敢、果決、堅毅、強悍,又不失母性的溫柔與善良。能勇於對抗兇殘暴力的異形,也會對弱小的生命存有憐憫與溫柔,如本片中的貓咪瓊斯與續集的女孩妞特

 

  由於特有的封閉環境與黑暗氣氛,本片登場的異形是全系列中給個人壓迫及邪惡感最強的一集。

 

  詹姆斯.卡麥隆打造的《異形二》固然熱血刺激,也是個人認為看過的系列中最精彩的一部,也在前集基礎上拓展更龐大的世界觀,建構出首領女皇、昆蟲般的巢窟生態系

 

  但異形氾濫和在熱兵器下快速死亡,卻也使第一集豎立的「惡魔」形象大幅削弱,降格成宛如群體獵食的生物,女皇的存在,也像為營造如第一集後半段完全體Xenomorph現身的震撼與高潮。

 

  而之後的續作,在第一集的密室獵殺與第二集的熱血動作皆大獲成功下窒礙難行,特別是在格局與世界觀已被第二集擴大之下,如何接續下去成了難題。加上製作過程之混亂猶如災難,即使請來新銳奇才、後成為知名導演的大衛.芬奇執導,最終仍因摩擦和意見不合,繳出差強人意的第三集,以及之後完全不值一提的第四集。

 

  六年前的前傳《普羅米修斯》請回系列鼻祖雷利.史考特執導,走的科幻哲學風格引起極大爭議與迴響,能否適應見仁見智,至少個人還滿欣賞在探究起源中加入的宗教哲學元素;但去年的《異形:聖約》就真的是後繼無力,想延續《普羅米修斯》的宗教哲學,又想走回以往的密室獵殺風,更想讓滿足粉絲加入更多異形的鏡頭,結果變成鼯鼠之技,各層面皆不到位的半吊子,著實遺憾。

 

  而在《異形:聖約》票房不如理想後,原定要拍出的《異形:起源》似乎也傳出將胎死腹中,聽了百感交集。去年的聖約雖不如預期,但時隔多年再次重返螢幕的異形可能再次沉寂,不免有些不捨。

 

  儘管機會渺茫,還是希望在往後,能在螢幕上看到異形再次大放異彩……

 

 

 

製作&雜談

 

 

  蛋形張開表皮釋放抱面體前,裡頭黏糊糊的組織是由牛羊內臟所構成。而約翰.赫特飾演的倒楣宿主吉伯特.肯恩上前以手電筒探照的場景是後製作業才完成,照射蛋中看到抱面體移動的影子,其實是導演雷利.史考特戴著手套比劃出的影子。

 

異形蛋  

 

 

  抱面體的解剖場景中,抱面體內部的組織內臟是用魚、貝類等東西來作成的。

 

抱面體解剖  

抱面體構想  

(以上文字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破胸體誕生的剎那,眾演員的反應都十分激烈──因為當時只有「孕育」異形的演員知道破胸體的模樣,且劇組隱瞞了血漿的存在,故參與者幾乎都不知道會有噴血的鏡頭,胸口血漿爆開的那一刻有了更生動的驚嚇神情。

 

  尤其維若妮卡.卡特萊特飾演的瓊.蘭伯特,在破胸體現身的剎那被噴了一身血,嚇得向後跌倒並歇斯底里地尖叫最為傳神。

 

  破胸體在鑽出肯恩胸膛後快速離開的畫面,是在桌上切開一道縫隙,讓操縱者在桌下以工具固定破胸體後移動而成,為增加破胸體的生物感甚至在其模型加了裝根管子讓尾巴能甩動。

 

破胸體現身  

破胸體構想  

(以上文字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而伊恩.霍姆飾演的生化人艾許,被打斷身軀後四散的組織,是由義大利麵魚子醬玻璃珠所構成,狀似精液的噁心白液其實是乾淨的牛奶

 

艾許組織  

 

  受限於當時動畫技術不夠發達,完全體Xenomorph的演出真的是一個人來扮演,因此其行動上才顯僵硬和貼近人類的模式。

  Bolaji Badejo──這位身高高達兩米多的奈及利亞裔藝術家,全身被塑料包裹後,再加上血管和骨骼,作成怪獸的形狀後才宣告完成。

 

  這種厚重又複雜的裝束,對扮演者來說無疑是偌大的折磨。不光著裝和拆卸都極為費時費事,不透風的裝束也讓扮演者吃足苦頭,脫下時往往滿身大汗,且還得留意別讓身後的尾巴掃到攝影棚內的東西。

 

異型演員  

初代異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混沌 的頭像
混沌

混沌無序的世界

混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